星期一, 11月 08, 2010

剪頭髮

在蝙蝮俠曾經現身的中環中心前,我用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從他眼內找不著一點光明。「卜」火花熄了。

我終於明白有危險,我這根本是在玩漏煤氣的遊戲。

剛剛打電話約髮型師,我說我要bob,要及腰,要hush puppy,要保留我的自然鬈。

我成十年無染髮了。髮型師:「係丫你一直話傷頭髮呀嘛。不過你把頭髮咁黑,染淺兩度色都好耳目一新㗎啦,唔傷既。」

這個冬天,色頭將會暫時取代紫色頭。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