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29, 2011

Willy the Dreamer

Can you identify all the Magritte, Rousseau, Dali parodies? Or can you count how many bananas are there?

The daddy who read the book to his girl is great. Comforting voice, steady pace, unlimited patience, up-front encouragement and genuine interest.

At the very last page when his baby girl made a count in a different way the daddy made a witty conclusion. How amazing!

星期日, 11月 27, 2011

落斜路倒車上斜泊車

我喜歡看我的IT男朋友扭呔泊車,上天就是寵愛我,星期三晚讓我觀賞了他落了斜路再倒車上斜泊車的英姿。

你是否拉了手制+大力踩油? 最重主的是你有那份自信。我相信很多人會落埋條斜路兜個大圈從返斜路由頭再泊一次的。

為甚麼喜歡他呀,「其一是他駕駛技術好囉。」我天真地說。「挑的士司機夠好啦咁。」

車,我係鍾意我的IT男朋友呀,吹咩。

星期六, 11月 26, 2011

三毛與荷西

我沒有童話結婚的夢,反而是他想這樣要那樣。

不知道為甚麼我想起三毛及荷西。荷西是這樣的一個男人,高大有力的臂彎,對朋友慷慨,為生活能吃苦,為愛情而拼命工作。從前讀三毛的書不會想她的愛情故事,現在就是會想。

婚戒難買,因為我想跟訂婚鑽戒相襯,而這兩隻戒子我想一世也戴著(不過我的的無名指的實在太幼了)。婚紗我想要一條 Nicole Kidman 在Omega廣告中所穿的長裙,配一雙 Kate Spade 的金色涼鞋。禮樂要輕快的,我要走起來,裙子飛揚,並且整天跟你身貼身,不會撐一個大蓬拒你於千里。珠寶也不一定要另外買,我的 Van Cleef and Arpels 貝母耳飾不是夠標緻了嗎?嘻,不過有錢的話我會再配一條項鍊。

誠然我的穿戴不是三毛的風格,但我相信我的愛情有她那麼強大。

移花接木

上月探訪中學修女,短短四十五分鐘,catchup 了很多事情。「唉現在的小孩子很難教呀,港童問題嘛 。」「老師們很辛苦呀,咁多行政工作。」「校本條例呢......」「d 報紙咁講陳日君,無 ground 呀。」

聊到校慶。「怎麼你不知道晚宴的事情?你不上 facebook 的嗎?」「咦 CMM 都劍橋去做研究嗎?你們舊生不說,學校怎知道呢?」

修女後來說要建立一個關於修會的網站,但是有一樣事情特別擔心:「是否相片一放在網上,便可任人下載?」我立即拉響了警號,連忙問是否有網路上的問題發生了。「是的,一個學生的照片給人移花接木了?」「可有報警?」「有,但事情已經發生了,同學蝕了底。」

我是一個沒有「蝕底」概念的人,再說事情是別人不對,同學固然不忿,不過不對的不是同學自己,而是移花接木的人。

離開學校我徒步往又一城,不斷回想這件事,便勾起了我在大埔給人非禮的事。我記得事後不只一個人叫我日後穿衣服不要那麼低胸及走路不要那麼扭。

但這豈是我的錯?

同學呀,被人移花接木也不是你的錯。首先要知道你是受害者,要勇敢頂證那些傷害你的人。其次是別因為這個事情而失去了對人的信心。最後是也不需要恨那些傷害你的人,銘記耶穌死前所說的:「原諒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與其花精神去恨,不如去愛。

星期二, 11月 15, 2011

情信

親愛的:

我深愛你。當我獨自一人思索的時候,我的雙瞳,常常被淚水沾濕。香港這麼多人,我竟然遇見了你。零九年的秋天,我常常穿過花園道籃球場回我在青年會的房間。那些打男球的男子中,你也在嗎?

二零一一的今天,你告訴我你當年應該也在。

我的個性千瘡百孔。我缺乏安全感--是一種感到得不到保護便會死掉的恐懼。在我成長的過程裡,我積極向上,善用自己的潛能,為自己建設一個理想的世界。但我心底裡我仍是那個又被放在樹脂塗覆的草籃裡順水漂來的孩子,等待一個拯救我的勇者。

你是我的勇者。

你的毅力及堅忍令我傾慕,你的笑話令我歡笑,你的愛意令我融化,你生活上的擔子令我心痛。我希望無論環境順逆我都能在你身邊支持你讓你吃得飽讓你笑。

今天我很軟弱,我討厭返人治部,我想快d攪點兩層樓的事。然後,我需要休息。

星期一, 11月 14, 2011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