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5, 2017

駕車赴醫院途上,他指著路旁酒店叫我看,我還在看便突然有股衝力,把我往前抽起,安全帶緊緊地保護我把我扣緊在座位上。


回過神來,前面停了一輛日本車,車上一對男女正下車視察。他立即打開車門,下車向男女對歉,並表示願意賠償。


朝早的陽光正茂,吿士打道上他像一個希臘之神,高大勇敢,承擔過失,不推搪,不含糊,不卑不亢。


那一刻,我為他感到驕傲。


星期一, 5月 29, 2017

笑忘書

 

藍色血人吹奏凱旋號叫

朱血獵獸騎著七彩獨角馬兒軍臨天下

墨綠的橄欖技要被遣忘

不是忘記就是死去

這正好是一本好看小說

其為《笑忘書》 https://t.co/jymxkYGVjG

星期五, 5月 19, 2017

青春


 


經過三年的痛苦,總算捱過了,現在只是錢的問題。然而誰沒有錢的問題呢?上市公司尚要撲水,所謂萬惡的金錢。


十七年前從來沒有想到這個港大的法律系學生會陪我長大,幫助我走過低谷,亦陪我看盡高處的風景。我們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能夠遇上當真是天主的安排。多謝 Joseph 。


當然我是 high maintenance ,不然你認為我是怎樣維持青春?又要提黎堅惠的見解:青春不在乎皮光肉滑,而是盡情追求心中的真善美。


此話有深刻的 implication ,首先你要有真善美鑑別能力,其次你要堅持真善美的追求。世界上太多誘惑,又或者懶惰,追追下唔追,變得傭俗,生活只是營營役役。


再者,話說回來,皮光肉滑仍然是重要的,至少體重適宜,皮膚狀況良好,否則出門穿衣服化妝都是為難。


生活在很多人的幫助下慢慢重回正軌。今年秋天,應該可以把鎖事都一一了斷,做番個清楚明快的人。火爆的烈女性格亦要改變。


常常覺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總是會得到。我的生意拍檔不知道他對我的意義有多大。我想做 serviced office 的生意,company secretary 一條龍嘛,自己財力不足,竟然由他圓了我的夢。


有機會,情調好些的日子我會告訴他。努力把事情做好,增加租金收入是報答,同時把感恩之情宣之於囗同樣重要。人生匆匆而渺渺,依家唔講幾時講?好,佢返港我即刻同佢講。


還有新加坡的靚仔們,我不知道你們會否成功但我希望你們成功,市場已經有競爭者,速度和質量都要提高。亦多謝攝影師,你鏡頭下的我模樣可愛。等有機會一起發圍。


這個年紀仍然天天有新鮮的事物發生,誰可以料到?《紅樓夢》林黛玉十多歳含恨而終,我視作最佳娛樂的亦舒,其筆下女子三十歲就已經世界沒日。能夠在這個年紀屢試屢戰,真是不容易。


要對自己更好。

星期一, 5月 15, 2017

那夜凌晨我坐上往大埔的私家車

 (1)

侍奉皇上吃午餐,皇上問起昨夜大埔凌晨之消夜。


皇:「你做咩要講自己幾多歲?人家問你什麼問題鳥?」


婢:「啟稟皇上,昨晚奴婢叫 Room Service 時,叫完野食後酒店員工問我爹地媽咪向邊,逼不得已我才公開年齡鳥。」


皇:「你被人誤會是小孩子實在活該鳥。好心你就諗清楚先打個電話丫嘛你把聲又白痴~」


婢:(跪下)「奴婢知罪!」


皇:「你已經不是第一次鳥!(愈講愈烈)你呀,成日都係咁,平白無故生出多少事鳥?🐦!」


婢:(叩頭)「奴婢該死!」


皇:(拍案而起)「🐦!抵你死要自爆自己貴庚🐦!」


(2)

上午在中文大學。


蘇秘書:(浪漫)「這是母校崇基學院,讓我們步行上去小橋流水~」


蕭律師:「係咪女鬼果度🐦?」(浪漫已被粉碎)


(3)

談找數問題


小老闆:「我俾張支票佢啲 Bank info 向曬上面鳥。」


大老闆:「你真係唔🐦識做人🐦!你估個個識解 cheque 啲數字架?!」


小老闆:「咁係我唔岩囉咩啫。」

星期一, 5月 01, 2017

器官捐贈

許多話題沒有討論呢。


像器官捐贈,開正你果行其實。普通法絕對建基於其時道德,而法律卻絕不涵蓋道德的所有範圍。


我本人是不支持點名捐贈器官,雖然即使不點名,只要知道器官捐贈冊排名,捐贈者亦可能知情受贈者是誰人。


這單新聞全港各方人等各自 spin,事情越弄越複雜,連捐贈者在手術康復中也要意無反顧地幫助解畫。然而亦看見有評論問為什麼有人有兩次機會,而這第二次機會,是否有其他生命付出了機會成本。


至於利用其他動物及甚至異想天開地利用複製人孕育器官,以成就移植器官,救活人類生命亦逃不了道德批判的命題。讀過衞斯理的人,應該已經有思考過雷同的問題。


很久以前我對蕭公子說我不特別支持環保倡議團體,因為我覺得最違反自然的是人類。


現代社會明細地分工,這道德不道德的問題就交給醫生,和代議仕;然而盧醫生畫蛇添足搞到自己形象咁差,立法會又⋯⋯


我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思辯者,蘇格拉底果套正中我何車。奈何世界不是這樣的,大部分時間秀才遇著兵,徒呼呵呵。


這叫我懐念中學及大學時代,有事沒事三兩個人天南地北吹水。青春時沒有好好地性感打扮是遺憾,不過算了,青春時有過許多能言善辯道理分明的朋友,聊天爭吵的時光實在是千金不換。


立此存照。

星期日, 4月 23, 2017

轉:你空虛嗎?小心邪教趁虛而入!

洗腦:你空虛嗎?小心邪教趁虛而入!

2016/11/0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編按]日本視覺系搖滾天團X Japan主唱Toshi擁有超高知名度及眾多粉絲,卻有長達12年的時間淪為邪教團體Home of Heart的斂財工具,身陷「洗腦」地獄而無法自拔。賭上性命逃亡後,他為這12年的洗腦時光,寫下字字血淚的回憶錄。
本文為網路媒體工作者李怡志為方智出版《洗腦:X JAPAN主唱的邪教歷劫重生告白》一書寫的序言。檢查一下,你身邊有邪教嗎?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多一點警覺、不被黑暗的勢力控制?
你喜歡做自己嗎?遇到所有事情你都喜歡獨自判斷嗎?你可能覺得生活很煩、很累,很想讓生命更簡單一點,X Japan的主唱Toshi也曾經這樣想,最後喪失了12年的自由。
我們身邊有非常多的人,其實也都過著跟Toshi一樣的生活。
這個社會非常複雜,很多人因為種種原因,選擇拋棄自己為生命作主的權力,讓別人替自己決定。市場有需求,自然也會有供應,所以有許多邪教應運而生。
當然,「邪教」兩個字,每個人的定義不同。我們講的是利用洗腦技術,讓信徒會甘願拋棄自己的自由、信念、家庭、親情與財富的那種,而不是因為使用了你不熟悉的儀式、法術。
我也只是一般老百姓,不是邪教研究專家,但我曾經翻譯德國政府的邪教檢查表,只要上網查「邪教」,都會找到我翻譯的檢查表
德國薩克森邦政府文化廳的「邪教檢查表」
1.在這個團體中,你彷彿能找到過去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他們非常清楚,什麼是你在找尋的。
2. 當你一接觸這個組織,你對世界萬物就有了全新的看法。
3. 這個組織的世界觀非常簡單易懂,一目了然,並且可以解釋所有的問題。
4. 你很難對掌握組織的全貌,事實上,他們也不允許你仔細思考或是檢驗。你在組織中新認識的朋友會告訴你:「這很難用言語解釋,需要親身體會,要不要現在就過去看看?」
5. 這個組織有一個「大師」、「師傅」、「導師」、「老師」「上師」、「╳師」,只有他能知道宇宙或生命的真相。
6. 這個組織的教義才是唯一真實的、永遠的智慧。社會上的科學、理性思考等,都會被當作負面的、惡魔的或是不夠啟發。
7. 外界對於組織的質疑,反而被當作是組織正面的證明。
8. 這個世界即將遭遇大災害,只有這個組織才知道,要如何拯救地球。
9. 參加組織的人才是菁英,其他人都是病態與敗類,除非他們願意參加我們,讓自己獲得救贖。
10. 組織會要求你立刻參加。
11. 組織會要求成員透過服裝、飲食方法、自有的語言、嚴格的人際互動關係,將成員隔絕在社會之外。
12. 組織會要求你與過去的生活斷絕關係,因為這會阻礙你的成長。
13. 對你的性生活有嚴格規範,例如由「上面」替你選擇配偶、集體性行為或是完全禁慾。(譯注:佛教、天主教是「出家」後才禁慾,一般信眾並無強烈規定。)
14. 組織不斷賦予你許多工作,並佔去你所有的時間。你必須賣書、賣刊物、招募新成員、參加課程、靜坐靈修……
15. 幾乎喪失了獨處的時間,組織中的某個人總會整天纏著你。(譯註:Buddy System)
16. 當你開始懷疑,為什麼組織當初允諾的「成功」並未發生時,組織會告訴你,是你投入不夠,或是信念不足,是你自己的責任。(譯註:多層次傳銷也具有具有這種特質!)
17. 組織要求你嚴格遵循教義與規定,這是唯一獲得拯救的機會。
雖然我過去不認識Toshi,但閱讀他的故事,卻讓我不斷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他的許多遭遇都符合德國邪教檢查表的內容,例如立刻被要求參加、與家人及過去斷絕關係、生活所有時間都在為組織賺錢、隨時有人監督你、馬上改變個人外觀、價值觀非常簡單易懂等。除了邪教檢查表的敘述外,還有一點就是大量的課程。現代化的邪教,通常有非常多課程、更昂貴的進階課程、超級昂貴的大師課程等。
我因為翻譯了這些文件,所以十多年來也接到許多求救的來信,大部分都是因為親友參與各種奇怪的課程,瞬間變了一個人,又不斷地花更多錢上課,這跟Toshi初期發生的事是完全一樣的。
因為現在愈來愈多人生活空虛,有一次我在大學演講時,提到我身體某處不舒服,之後立刻有一名同學表示他們的團體可以治癒我的疾病,之後還多次來電,希望我能加入那個社團,那個社團其實也是一個成長初期的「邪教」。
差一點的邪教只會控制信徒的自由、騙騙小錢、騙色,但真正有組織的邪教,則是透過宗教與企業的方式,不但獲取大量金錢,而且也企圖染指政治。
德國政府明確地在「憲法保護」範圍內,宣告某S組織為「觀察對象」,與S組織同等級的觀察對象包含:極右派組織、恐怖組織、極左派組織等,並且提醒國民,參加了這個S組織,不但會讓你產生心理問題,而且財務也會破產,真正人財兩失。
Toshi僅僅參加了一個非常小、非常鬆散也沒有制度的邪教,就喪失了12年的自由與超過10億日圓的金錢。可想而知,如果遇到了大型、跨國、有系統的邪教,一般人可能陷進去之後就再也無法擁有自我,更可怕的是,這種跨國邪教會以多面向出現在你身邊,例如企管顧問課程、心靈成長班、激勵課程、反毒計畫、青少年成長團體、專注力課程、交友活動、課業輔導班、學校社團、品格成長營、溝通技巧班等,幾乎任何人都可能被捲入,台灣很多企業、學校不知道邪教洗腦的可怕,所以經常放任這些團體進來。
當然,人有信仰自由,也有宗教自由,所以不要輕易把一個組織套上邪教的帽子,要知道,我們現在許多正信的宗教,當初也曾經被當成「邪教」打壓、迫害。
台灣人過去很少聽過現代邪教的危害,因為這些組織通常都會嚴格要求參加者不得透露課程內容或組織內的狀況,退出也往往非常困難。這本書的最大意義,在於讓台灣人知道,一旦被捲入這種洗腦、騙錢性質的組織,會發生什麼事,未來遇到任何會探索你生活、生命的新組織、參與任何不明課程之前,都可以保持更高的警覺。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90/article/4957

星期四, 4月 20, 2017

遇見舊人

【88】:我算真的面對面碰上了,也應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後若無其事地走開,假裝不認識他。這個反應我練習已經有七年,怎麼一旦危急起來,半分也使不上?太窩囊了。 --亦舒 《開到荼蘼》


我麼,我的生命發生了太多事情,改變來得太快,人物場景不斷地換轉,除了小丑先生,我已經忘記了其他可能相愛的男子。


世界上是否千人一面?沉寂下來,沉澱下來,我舉個旁的例子:有一個人,有一個男人,他這一世也不會承認他對我的感情。雖然他一直出現在我身邊,但他希望香我灌輸的是世界上沒有真愛,叫我不用浪費氣力浪費青春浪費精神浪費感情。很明顯刻上我跟他一起,但他又不願意作出承諾。


我是一個多事惹火的女子,時時常常陷於水深火熱之中,需要向其他人請求他們的幫忙。這一位紳士,每次我出問題都會找他,每次他又會把他那世界上真的沒有真正的愛情,更加沒有一生一世的愛情,我依然抗拒一直抗拒。  


他認為我是癲的。我當然是瘋狂的,既然我這麼瘋狂,你這麼清醒,你還不清楚離開了我?為什麼一直在我身邊徘徊,好話又說不出幾句,而且次次看着我的眼珠內一再重申這個世界沒有真正的愛情,更加沒有一生一世的愛情。答在我肩膊上的手在遊走,我始終沒有答應他。


我身邊很多這樣的人,男人女人,在我跌倒時都會伸出手看似想幫助我,可悲的是,現實的是,他們除了向我說教,傳播自己的一套思想,指責我的的現實,落井下石。其實你你你你你他他他他他你沒有幫過我嗎?


三年的跌跌宕宕,三年的跌跌宕宕,我忽然間褪去了我的天真,看清楚了世人是什麼一回事,人與人之間的那把尺是什麼。


我一直用我的那把尺去看世界,是落後了。是落後了,是比我的真實年紀落後了。事情其實很簡單,誰願意真正給予援手,雪中送炭,這些人才是真正關心你的人。這些人,如果一直在你身邊很多年,他們就是關心了你很多年的人。


其他人各有自己生活的軌跡,很多人人生到了一個年紀便會走一條公式快路途;當他們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伴侶自己的下一代,當然不能夠痴心妄想 on track 的人還可以有時間有心思有情懷有真正的一顆心來看來聽你的跌跌撞撞。你的跌跌撞撞你沒有給他們帶來快樂,就像一輪按着軌跡前行有一個一個里程碑待他們走過,他們如何有空回頭或者把頭伸出車窗外看你怎樣騎一隻血紅綠眼珠的寶馬迎着風向前跑啦。


所以我人生之中最好的朋友就是中學的女同學和慈幼會的各位朋友。我衷心希望我的女同學們或持有的各位朋友特別是戴安娜,你們開心快樂,愉快地過你們的家庭生活。


既然大觀園已經逛完了,是否應該真正成為一個成年有成熟的女子呢?


成熟的女子應該學習內斂,低調。不是嗎?但全世界人也知道我,我天生不會是一個低調內斂的人,我相信如果一樣野打不死你,你將會更強壯。

 

星期三, 4月 19, 2017

眾人之惡

上星期暈倒入急症,可能佢地以為我真係失去意識,救護員和 A&E 登記員公然取笑我。


不需要再勸我好好保重,上述事件已經令我對白車失去信心。我唔會再俾自己上白車。


可能只是一個人口痕,其餘二人陪笑而已。但是這些眾人之惡是好恐怖的。


連我這樣勇敢的人都退縮了。世界上真的沒有可以倚賴的人嗎?


(這個時候該叫我重回神的懷抱啦是嗎?今天是 Good Friday,但是昨晚我經過聖堂,我真的勉強不了自己入去參與彌撒。)


 

星期三, 4月 05, 2017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懦夫在死亡之前已經死去多次;勇者則從不嘗死亡的滋味,直至氣絕。(我亂譯)



好野要一講再講!誰説沒有一世良師?母校心理學老師 Mr. Lai Ying Pun 誠然是其中一位。

好老師不單教你讀好你要讀的書,好老師更會教你走好你要走的人生之路。

Mr. Lai 的文章常常出現文學家的警世良言。心理學好算一門社會科學,有實踐理論,亦可鋪路成為臨床心理學家等專業人士,實用實用。

然而人生可以更色彩繽紛,文學的世界往往在我需要支持和鼓勵的時候以各種不同渠道以 serendipity 的形式呈現出來,給我觀照自己。

Shakespeare 的作品其實非常深奧,不是自己無無聊聊翻幾翻書便參透其中所有意味。中學沒有念得到英國文學是人生的小小缺撼。中學沒有好好發展藝術才能是另外一個小小缺撼。

如同果隻咩葛凡的貓(對不起啊我理科白痴啦 physics 更加空白一片),我不能幻想如果當時有多個平行時空,我會成為怎樣的我。

Serendipity 是確實存在的。昨晚的枕邊細語話題之一就是平行時空,今天我就 serendipity-ly 地在老師文章讀到:"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the valiant never taste of death but once."
如果我當年讀了英國文學;如果我當年的美術老師樂意栽培我,不知道今天的我會怎樣?

星期一, 4月 03, 2017

Serendipity





時時有貴人在 LinkedIn 提攜我。


前晚東岸下午茶時間,一名年少時在 St. Paul Co-ed 上學然後飄洋過海的香港前輩打電話來醒我幾句。


聰明而有自信的人遇見另一位聰明而有自信的人多數快人快語,不拘小節。本來是陌生人的彼此高手過招三四句,便大概摸清楚對方人品性格能力智慧,合則來不合則去。這個電話一談談了三小時。我放下電話時,是清晨六點。


親身體驗過無數次只要頻道契合,識英雄重英雄式的友誼可以跨越世代,無視性別界限,毋須擔心地域,超越語言。


「原來你早稻田架?我創価大學啊。」前輩哈哈大笑:「我在日本時你未有耐出世啦。」


前軰注意到我新合伙的公司及 com sec 的生意同屬保守行業,「喂你張相咁點似果啲行業呀?」我表示明確立場:「姿色(發出來的姣)是一種鮮明的本錢,唔鐘意咪不相往來囉。」


「哦。」


前輩又問,「咁你個 Wardrobe Bon Bon 又係咩嚟?你打什麼鬼主意?」既然都是生意人,我便坦白地把我天馬行空的 vision 説出來。無懼坦白結果換來了一個美國東岸的生意故事。


一隻貨櫃做到五十隻?我直頭聽到兩眼發光,係啦係啦,原來真係有人咁做同埋得左架。


不過 Wardrobe Bon Bon 的計劃需要時間去育成,我首先要學會靈活應用環球貿易生意的各種橋段。前軰考問:「你知道什麼是 factoring 嗎?你唔識 factoring 就輸蝕啦⋯⋯」


雖然講電話但我舉起了手,「額,2007年我幫某上市公司草擬 factoring 文件,對家係中銀的肖鋼⋯⋯」


命運有冇咁伏筆千里呀大哥?!


******

之前有一段短時間承蒙 Ricky Lam 收留,學會了如何做 retained 生意。其時那一間小公司但被小老闆當大企業搞常常說不是 Hxxxhunting,而是 Hxxxfarming。


人生亦如是。人生是 Farming 而非 Hunting。人生(天主)會把你過去種下的一點一滴用 serendipity 的形式在你的人生譜曲中 生きて,然後在奇妙的時候,you see the power of such kind of serendipity!


😘😘😘😘😘

星期日, 4月 02, 2017

一位呀唔該

1



可愛的「一位呀唔該」唱出了三月消失了的會計師的香港大神祕事件!

其實,三月所消失的,呢又豈止是會計師呢。

三月業績期,消失的何止是會計師……

我又填,但未填完。

《X孩子》
原曲:野孩子
作曲:雷頌德
作詞:黃偉文
主唱:楊千嬅

就算清晨起來 drafting
啦啦啦啦 revising
PQE 過再被阿姐磨練過
賺錢同時忙得出煙

床頭落空我心底痛
承受最孤寂的熱情
想起你我拍拖
啦啦啦啦啦
獨對空窗我就癲

明知我這種騎呢鬼
最癡身人人知
做了你
情人慣了齋等   只好瞓覺先
深閨寂寞  我有Facebook時時陪伴我
內心中只渴望  共抱擁不停止
(夜深三點掛住  或者只可念經)

許多旁人笑我一句為何時時等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更沒情義
笑我這個毫無辦法痴心的女孩子 
來又往是孤苦都愜意
(明日也是孤單都愜意)

--------------------------------

星期六, 4月 01, 2017

行出你的 Comfort Zone 

行出你的 Comfort Zone 

http://bonbondating.com 
想要約會以至變成彼此的終身伴侶,是很多型男索女的目標。然而,這些一位一位的單身男女,卻像平衡缐,明明各有自我本色,卻總是一直平衡延展,未能彼此邂逅。
這是因為大部份的我們的人生走到某個階段,都會找到自己的 Comfort Zone。平常工作已經很忙,工餘時間巴不得慵懶下來,見習慣見的人,在習慣的地方作息,亦鮮有拓展另一個嶄新的圈子的意願。
如果待在同一班朋友𥚃已經有一些年期,在這個由來已久的圈子就是沒有和任何人起化學作用,那末,命運那 invisible hands,就可能叫你走出去,離開自己的 Comfort Zone。
其實,一直無法找到對的人,或許是因為某些原因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接下來會有數篇文章,分析一些 relationships 的 humble insights。
Stay tuned!

星期一, 3月 13, 2017

I killed my rapist when he came back for my sister





Recently UBS launched a marketing campaign on YouTube. 
Attempting to say it from a working woman's prospective but actually trying to sell her private banking business.
I found it ignorant because many women out there are suffering, a painful emotion far more than worrying.

  【84】:結婚與戀愛毫無關係,人們老以為戀愛成熟後便自然而然的結婚,卻不知結婚只是一種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結婚,簡單得很。而愛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亦舒 《我的前半生》

  【84】:結婚與戀愛毫無關係,人們老以為戀愛成熟後便自然而然的結婚,卻不知結婚只是一種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結婚,簡單得很。而愛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亦舒 《我的前半生》

星期六, 3月 11, 2017

Compliance Recruitment in APAC

 

I have just completed this 10 pages eBook, "Compliance Recruitment in APAC". 

By looking into Over 2,800 Current Market Vacancies, you will get insights on the top hiring Banks,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nd the agency hiring; as well as the skills required (such as PMO, KYC, AML, etc) and years of working experience desired. 

Please leave a comment or click here and I will get back to you very soon about the eBook. Stay tuned!

星期五, 3月 10, 2017

葉劉葡萄



(車廂中)

風蕭蕭兮:「葉劉係冇人注意佢,連傳媒都冇咩報導佢~」

七十危危:「所以葉劉咪葡萄囉,嗱,四個人淨係佢一個先經過民主洗禮,仲要落選過,真係有市民選票在身得葉劉架咋。」

風蕭蕭兮:「你啱。」

聲明:本小姐七十樓危危下望係撐薯片先生既,上述只是事實陳述及拍拖活動紀錄。

拍拖活動係咩?咪議論時政囉。

星期三, 3月 08, 2017

Sonia SO's gut feeling for creating great marketing programmes after doing reading on Richard's Advice on Marketing on Virgin's website


In this era we promote characters and being dare to be different. If circumstances allow, we should go ahead with the things and the ways we'd love to.
Aspiring entrepreneur and leader Richard of Virgin said in his piece of writing that every marketing plan is a story telling and for some cases the entrepreneur is part of the marketing plot.
Three years ago I tipped into the world of business. I spent a lot of time to think about the names and artworks of my businesses. I named my street store at Hollywood Road with my name "SONIA". A friend told me it's a crazy idea.
Three years of time gone by but success is still waiting to be done. Meanwhile, I am more and more in a belief that it's all about me. The businesses, operations, marketing and sustainability are all about me and on me.
My businesses will shine if I keep up my positive and upward momentum and if I am unleashing my inner beauty and wisdom. My businesses will continue to be out there nowhere if I do not get rid of my dark side.
I will tell you my stories in my every business and I wish we will sing together alongside the development of my businesses. Stay tuned.

星期二, 3月 07, 2017

聖母玫瑰


今天回又一村探訪修女,本來在德雅碰頭,修女卻把我迎進修院。

修院客廳光線幽暗,Sister Mabel Chan 話:「Sonia 我們幾年沒有見面了。」額,真係有四年。

千萬別小看修女,我們聊天的頻道和速度非常之高,短短十分鐘已經 catch up 了很多事情。修女善用手提電話非常有一手,拍照時還懂得對焦,勁呀!

聊天話題除了我點樣修女又點樣更離不開聖母玫瑰又點樣。知微見著,很微小的一個安排改變了學校氣氛,我留心聽修女説話,心𥚃明白。

我和修女一起玩手機,看見 Baby Kingdom 談論聖母玫瑰,便埋首看 post,讀得津津有味。

然後許修女出現,見到我便說:「我認得你,Sonia。咪就係你响美國時搞到美國修女間屋水浸!」額,真的冤枉呀大人。

Sister Michelle 見到我便讚我靚,我一面苦水,我這是因為生病而消瘦⋯

五點鐘唸經時候到了,修女邀請我到小教堂參與。我竟然忘記了《天主經》和《聖母經》怎樣唸,要依靠 Sister Michelle 指點。這真令人汗顏,我可以説是在天主教家庭長大,還是 Katso 的 Chairlady 呢。

剛剛跟蕭律師電話滙報,他即場流利地背出經文。「你有冇搞錯,咁都唔記得!」嘿!咁叻你背《信經》來聽下吖。(收皮,我自認自己忘本。)

聖母玫瑰的一切一切都是溫馨的,暖和的。聖母玫瑰是一間很好的學校,學校有不同的老師,不同的同學。聖母玫瑰是一間很女校的學校。我非常感恩我的青春期在聖母玫瑰渡過。

其實呢,呢間中學是我自己㨂的。是的,我小學六年班便有自己的主見,跨區選擇聖母玫瑰。存在主義,對我來説,是與生俱來。

P.S. 個校徽是超複雜。有一次 Bible Service 我唔知死地畫校徽,结果玩大左,唔夠時間上色,要同班同學幫手,Catherine Sit 有幫手。在此再次感謝各位中學同學的包容和愛護,我個人就係咁成日玩大左…

星期一, 3月 06, 2017

道德心理學

溫故知新,這些實驗都是 Mr. Lai Ying Pun 教授給我的知識。好想再回到中學時代,和一衆女同學上心理學堂,笑笑問問想想。



++++

亂倫愈想愈亂

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海德(Jonathan Haidt)曾就以下的情境詢問人們的價值判斷:
「茱莉和弟弟是親姊弟。他們在大學的暑假期間一起去法國玩。有一天晚上,他們單獨住在海邊的一間小屋裏,他們覺得如果發生性行為的話會很有趣和好玩,至少會是他們的一項新體驗。茱莉已經吃了避孕藥,但是馬克還是用了保險套以策安。他們兩人在過程當中很盡興,但也決定以後不再這麼做。他們把這一晚當作一個特別的祕密,讓他們覺得和彼此更加親近。」
海德正是以此敏感話題問人們接受與否,以及提出箇中理據。不難估計,所有人一致認為「亂倫」是道德錯誤,不可接受,也很噁心。原來海德借此情境提問,最想知道的不是人們的立場,而是提出甚麼理據支持看法;大部分人都提出「亂倫行為可能誕下畸胎」,或會出現心理問題等理據作出回答。當海德步步進迫,續問:假如雙重保險,絕不懷孕呢?假如二人真的沒有任何不快情意結呢?假如真的不會有第二次呢?這時人們大都改口說不知怎麼解釋,「總之」就覺得不對。[1]
其實,早在一八九一年,芬蘭人類學家衛斯特馬克(Westermarck)已回答了海德的問題,人們之所以對亂倫行為「普遍噁心」,這不是一種理性判斷,而是直覺判斷,人類從遠古演化出一種遏止亂倫的相處機制,這直覺反應跟文化差異可算沒有關係,人類普遍社會都有厭惡亂倫事件的傾向。這是一種潛規則:對於由小到大一起緊密相處的異性伙伴,對彼此發生性行為會不感興趣,甚或厭惡。繼後,演化學家莉伯曼(Lieberman)印證了衛斯特馬克的見解,他發現厭惡亂倫的普遍直覺,不但能套在親生手足上,同時能套在一起長大卻全無血緣關係的領養子女上,他們照樣不甚可能出現彼此的性衝動(至少是機率偏低)。人們對亂倫的價值判斷,全不倚靠任何文化教育或宗教信仰均會形成,當一切理性和經驗依據都不可能成立時,便會明白整個問題本質在於:道德直覺。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漫長的演化史如何混入直覺,影響我們的道德判斷,但道德直覺背後只有演化因素影響嗎?當然不是,還有很多因素在我們進行道德抉擇時不知不覺地混了進去。[2]

學生在尖叫,老師在凌虐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米爾格倫實驗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二十世紀六零年代開始,一些心理學實驗,看來頗呼應海德對道德的看法。七十年代美國心理學界不乏借電擊測試人類各種直覺反應,當時還是二十八歲的史丹利.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設計了後來以他名字命名的「米爾格倫實驗」(Milgram experiment)。米爾格倫找來一些厲害的演員,模擬出一個仿真度很高的電擊學生情境。接受邀請的被試者並不知情,他們只知自己在實驗中擔任老師身份,但主持人和課室內的學生都在做戲:
學生被設計成綁在能通電的椅子上,過程中只要學生答錯單字配對問題,身處課室隔壁一邊的老師便要按下電掣,以程度不斷遞增的電流懲罰學生,主持人在過程中保持實驗如常進行。[3]
實驗剛開始時,大部分受邀老師都會疑慮電擊學生會否不好,但主持人此時會以冷靜平和的口吻指示老師堅持,也承諾不會有責任上身,由主持人承擔一切後果。實驗持續下去後,四十位受試老師中,表示過疑慮的只有二十六人,但請別要誤會,他們並無要求中止實驗,這二十六位老師還是完成整個加強電壓的懲罰實驗。值得注意的是,最後老師知道要按下四百五十伏特的電壓到學生身上,學生也會因應受電擊的程度,表現出非常真實的痛苦狀態,甚至開聲懇求中止懲罰。整個實驗完結後,最終只有十四位老師違抗主持人的指令,堅持中止實驗﹗而且中止時竟已加大到三百伏特電壓。這是心理學界流傳極廣,關於服從權力的實驗,但就筆者所知,香港部分大專講師解釋這項實驗時,不少只交代實驗目的和背景,也僅僅強調服從威權的心理,未能全面解答實驗背後的人性本質。

好像不敢殺人,卻簽殺人合約

接下來,我們不妨串聯另一些實驗進行比較,或許能探究出當中關鍵(假如有人認為面對的情境不同,道德抉擇不能作出任何比較,則很多課題也無法分析下去了)。
曾有心理學家找來一批受試者,向他們提供一份合約,若簽署同意會有一位不相識的人被殺,受試者有一晚時間考慮,簽署後便立即取得一千美元作為報酬。結果令人相當驚訝,為數不少的人竟然簽了,並不顧一位無辜的人因此而死。我們細心留意的話,自然知道簽署殺人合約的實驗,「後果」遠比學生受到電擊之苦來得嚴重,但何以人們仍願意簽署呢?問題也在於,兩個實驗均未形成所謂「從眾壓力」,因為電擊實驗主要影響來自主持人的威權,而殺人合約實驗,連威權壓力也撇除了,一整晚都無人催促他,足夠冷靜思考一千美元與無辜者性命的價值衡量。有人或許會說,這是金錢的誘惑啊,可能認為一千美元比一條人命更值錢的「賤種」大有人在哩﹗那如何解釋經典「火車難題」的第二重設問呢?在沒有權力或從眾壓力下,統計回來的數據顯示,百分之八十九的人都不會推那高大胖子下橋,使該列火車轉軌,從而「殺一救五」。若是危急情況之下人們都下不了手,這樣更顯得殺人合約的實驗結果頗不尋常。(補充:假如不用「推」胖子,只是被迫轉轍軌道「殺一救五」,則有百分之八十九願意去做)
這些心理難題並非沒有哲學以外的其他解答,各種情境當然是不盡相同的,卻存在一個關鍵因素:抉擇屬於「直接/間接」呢?所謂直接/間接,是指面對道德困境時,你可能傷害別人的方式直接與否,簡單點說,「親手」推高大胖子下橋的情境,就是直接;相對於老師身處隔壁「按電掣」懲罰學生,也相對於人們用筆「簽署」殺人合約,後兩者則屬間接。
CREDIT: Just Ard via Flickr
CREDIT: Just Ard via Flickr

碰一碰令你搭訕能力急升

也許你感到難以置信,直接與間接真有這般嚴重嗎?神經科學家葛林(Greene)分析火車難題時已一併解答了上述疑問。他發現如果人間接地進行道德抉擇,例如只是按電掣、拉開關等,大腦中處理抽象推理的區域比較活躍;相反,假如要親手去作出抉擇,例如親手推胖子下橋,手執電槍電擊學生等,大腦中涉及情緒與社會認知的相關區域便較活躍。研究意味着,我們受強烈的感覺主導抉擇,只要方式比較間接,人的道德感便冷酷無情起來。仍在懷疑嗎?還有個關於「觸碰學」的心理實驗,雖然意向不同,卻跟葛林的發現互相輝映。這個實驗在法國進行,研究員找來三位年輕帥哥,在路邊向二百四十個少女勾搭,搭訕的模式分別在於,三位帥哥對一些少女輕碰其前臂一下,對另一些則沒有碰臂,最終發現輕碰手臂取得聯絡電話的成功率,比不碰手臂多一倍﹗[4] [5]還有一個相類實驗,餐廳服務員假如問候客人時,輕碰客人的手臂,得到的小費都比較多,選擇點菜時更願意聽服務員的意見,實驗在歐、亞洲測試結果一致,並無所謂文化差異。
是故,人類在亂倫問題上,演化機制影響著道德判斷;在傷害他人,甚至殺人的問題上,原來採用方式是直接抑或間接,又如此影響我們抉擇,一切都源於先天或後天不知不覺塑造出來的「道德直覺」。那麼,人類的基礎教育便顯得相當可貴,是後天的一股重要文化力量,除了解決實際問題以外,還欲提升人類的理智和感知能力(尤其抽象的推理能力)。話雖如此,現代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並不保證有良好質素,有多少人能夠巧妙擺脫天性直覺干擾我們的判斷呢?更遑論倚賴那含糊又難以界定的「自由意志」了。
  1. Haidt, J. (2001). The emotional dog and its rational tail: A social intuitionist approach to moral judgment.Psychological Review. 108, 814-834
  2. The Westermarck Effect minimizes the risk of incest
  3. The Milgram Obedience Experiment
  4. Why Light Touching Can Double Your Chances of Getting a Date [Excerpt]. Scientific American [Apr 25, 2012]
  5. 《潛意識正在控制你的行為》天下文化出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