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26, 2009

今年生日

多謝精心炮製的party,漂亮的鮮花及三隻可愛的熊仁先生。很愉快的一個夜晚。Life is thrilling but you light up my days.

Picture: Dance at Bougival by Renoir

星期五, 10月 23, 2009

Building My Helena May

我其實蠻愛冒險(所以我喜歡永遠嚇死你的 event management 多於 office admin 所以我喜歡鑊鑊新鮮的舞台多於電影)。

談戀愛我唯心,知道應該為將來籌謀但我縱容自己放肆。工作上如果覺得委屈,我話走就走,寧願獨自面對其後找工作的種種不安定。旅行不買地圖不訂酒店,亂行。而原來買房子我也可貫徹任性的作風,霎時衝動購入低密度住宅一間,回首還是覺得之前居住的那區好,便立即放盤。

家人朋友都覺得我冒險。但 no risk no gain, 並且常常謹記 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既然有心理準備接受最差的情況,何不釋然去到盡,all or nothing 地 execute 自己的自由意志?

這次賣房子我必定扭盡六壬,使出我混身解數。如果我連其他人的ideas都可以market,我為什麼不能market我親手收拾,滿是我靈氣的房子呢?嘿!

Pic: Personal Values by René Magritte

星期二, 10月 20, 2009

Soooo Sofina Beaute

中學念的是文科,但我時常想想像,如過我讀理科,如過我讀chem,如過我chem拿了A但考不進醫科,我會不會選擇主修化學?如果我主修化學,我會不會進入護膚品公司,研發護膚品,造福萬民?

The body shop尚未賣盤時,其創辦人曾經說護膚品是一門好生意,你只要生產一瓶氣味顏色清新可喜的東西,然後找個代言人,便可大賣。但好說護膚品也是一項化學發明,實則虛之者有之,真正有益用家者亦不能沒殺。誠然大家可以選擇塗凡士林,但能夠一生只塗凡士林的女子,世間幾何?

回顧Sofina 母公司花王的歷史,正正是一個科學進化里程碑。從1890年的第一塊肥皂到潤膚露,從洗髮精到洗面膏,最後到護膚品,企業在研發的旅途上一步一步向前走。而Sofina,由1982年面世,發展至今,已經是一個擁有27年資歷的品牌。

猶如其他人情物事,能不能邂逅適合你肌膚的護膚品,也講求緣份。當然Sofina Beaute稟承Sofina產品一貫潤澤透薄易推的優點,討好用家不難,但更令我驚喜的是,大學時我用 Sofina very very,深覺其甜睡面膜極窩心滋潤,現在長了一點年紀,這Sofina Beaute又能切合我肌膚在初秋時份的轉季需要。

Sofina 彷彿在陪伴我,走這條成長之路。

英雄先生:你當年chem拿了A,令我非常崇拜。又不過吸引我的其實是你的味道--這個有機會再寫。

星期五, 10月 16, 2009

如果西瓜,一個旅人

~ 很喜歡sofina贈送的這一套新產品。容許我,緩慢地寫 ~



那年盛夏,在羅馬一城碎石上我與你揮著汗在遊行的人群中蠕蠕前行。你把一塊濕毛巾搭在我的後頸,為我散熱。我的身子從來沒有那麼熱,混身不舒服。你拖著我的手,引領我向前走。

那個毒太陽普照的午後,你在路邊,買了一塊西瓜給我。你不懂意大利語,但你在人頭湧湧的街頭擠來擠去,終於從小販攤子上買了一塊西瓜給我。要我吃西瓜消暑,是你的主意。菓汁滴滴,我卻不完全領情。我嫌西瓜拿在手中黏呼呼,又想回家洗澡。一貫縱容我的你為了要我吃那消暑解渴的良菓,便像逗貓一樣慢慢地安撫我。

那片西瓜,甜蜜可口,菓香怡人。

其後,你我不再走在一起。其後,我受過傷。其後,我成天跌跌撞撞,因為沒有人愛我一如當天的你。其後,我長了一點年紀,因為沒有你在旁,我不得不長大。這些其後,不知道你可知道。

是 sofina 爽膚水喚起這關於西瓜的回憶,關於初戀的回憶。

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我便得自己照顧自己。幸好有 sofina 爽膚水,我塗塗抹抹,既潤澤了疲倦缺水的肌膚,並帶走了黯淡無光的老化角質,那婉約的花香亦鎮定了我起伏不安的神緒。

星期四, 10月 08, 2009

寧靜甜美的生活

我跟寧靜甜美的生活,一度疏離。在這流火十月,它竟然踮著腳尖,悄悄回來,滿滿實實地擁抱我。

一份喜歡的工作一間簡靜的屋一室的書一牆的畫一群互相支持的好友一張體面的糧單一位風趣怡人的男伴。

八時半從公司回家,洗澡後在床上呆了一陣子。餓了便下樓買甜餅牛奶充饑。聽一會兒小夜曲,我想睡了。

Picture: The Kiss by Gustav Klimt

星期日, 10月 04, 2009

Single Point of Failure

按wiki:
A Single Point of Failure, (SPOF), is a part of a system which, if it fails, will stop the entire system from working [1]. They are undesirable in any system whose goal is high availability, be it a network, software application or other industrial system.

The assessment of a potentially single location of failure identifies the critical components of a complex system that would provoke a total systems failure in case of malfunction. Highly reliable systems may not rely on any such individual component.

轉了用iPhone 3Gs 後,驚嘆科技昌隆之餘,也dowdload 了很多很好用的 applications。但在越來越依賴這些便利的程式辦理日常瑣事的同時,我亦看到了risks of single point of failure。我不敢想像,有朝一日,我丟失了這部小型電腦,我將會如何的發飆。

又想起,在規劃及管理自己的人生,包括工作財務以至愛情,我們都得提防single point of failure。要避免single point of failure,套用 IT solutions, 其實也不外乎:1)簡化生活;2)兩手準備; 3)多元/分散; 4) 清晰明確的思路。

又不過,世事古難全,有些人情物事,就是沒有resilience可言。比如說你愛上某個人,就從此月是古鄉明,除卻巫山不是雲,外國月亮再圓再大,你都不能自己。那怎manage呢?冇架啦,呢d叫人生,唔係system。點解?冇得解,鬼叫你係人,唔係電腦。

亦舒說緣份即機會率。我就說緣份是timing。而time,卻可恨地超越我們人類的認知,欲算無從。

Picture: Wiki illustrates a router, as a single point of failure for the communication network between computers

High Sounding Nothing

丫發神經,呢句係向form three history學的,但邊個歷史人物講既就唔記得。同大玉兄聚舊慶生時問下依位讀左五年世史的同學先......

Response of Wai Lim

Wai Lim's response was quick and simple enough: "PK la li".

70/F's comments:
  1. It should be" PK la nei" . Cantonese is our mother tongue and we should attempt our very best to make our sounds clear;
  2. Feedback is welcome. Meanwhile, much appreciated if you would blogcast your feedback so that everyone can be benefited from your ideas and shared your views.
Cheerio!

星期六, 10月 03, 2009

中秋疑魂

中秋佳節,相約 Wai Lim到山頂晚飯,寥報 Wai Lim 先生這壹個月以來在壁球場上對小女子的養育之恩。十一點下山時巧遇寵物狗及其主人們一大團,熙來攘往。

七十:「咦,我聽見狗主之一叫 Wai Lim 快跑喎--」

Wai Lim:「狗主叫的是 Dolly, 不是 Wai Lim。你行山 be more attentive 好冇,唔好一味諗住我好冇?」

星期五, 10月 02, 2009

從chanel甲油說身外物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塗寇丹。我甚至沒有留長指甲的習慣。但這瓶甲油的綠極為吸引,黃昏時我便跑下山,纏著香奈兒專櫃的小姐給我賣一瓶這明天(十月二日)才發售的本季限量產品。

跟 operations manager 吃完晚飯喝過長島冰茶,再回辦公室做了一會文件。十一時半回到家裡,我把十指攤開,慢慢塗上甲油。這一折騰,光陰似箭,兩個小時竟就過去了。

完事後十五分鐘,我凝視這翡翠顏色,覺得滿足了,便把甲油洗個乾淨--年紀大了,對於身外物,我是越來越不在乎天長地久,祇在乎曾經擁有。記得兩年前那隻鐵芬尼鑽石指環嗎?我不再愛它,便成天想如何能把它脫手。

逐漸學會不為身外物所羈絆。成長,便是這麼一回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