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27, 2015

Very Angry Cats Compilation SPECIAL

星期日, 4月 19, 2015

星期六, 4月 18, 2015

Funny Guilty Dogs Compilation 2014 [NEW HD]

星期二, 4月 07, 2015

再默默讀十年了的素顏師妹的文章

素顏師妹:

今天是你的十年祭。有幸與你相認,並在虛擬的世界𥚃默默感受你的生活。

^_^

...

老實說我是好佩服你寫網誌寫到護膚品牌pr會邀請你試sample餐廳會叫你去試食
呢個除左勤力寫,都仲要有感受色香味美的天份同埋對事物的熱誠
拿寫食評來做例子
你對食物的評語不止於好唔好味
你還會提及味道的層次
我覺得這是因為你也享受烹飪的緣故
而你享受烹飪
可能因為你愛創作

我有時覺得學校的土壤幾特別
每一屆都有為數不少頗具藝術氣質的同學
你果屆同我果屆同你對落一屆有好幾位同學入了apa
她們湊在一起便是一個舞台表演的班子

我是常常來看你這個blog的
不過不太有動力和你「混熟」
可能我怕我自己畢竟比你大,你會覺得我老氣呀

我對校學有強烈的歸屬感
所以知道同門活得好好的便會覺得開心

所以我好開心

煩膠


因為一首「話你on9怕你嬲」,我開始接受自己講廣東話粗口,並在被人企圖吊高我時我能夠9秒9轉身回贈個三分波答佢「吊?你梗係想啦」,敬備英文翻譯"Fuck me? I am sure you wish."
我唔係中大政政,但我選修過政政的時事評論課,分數是由有多少報紙刊登同學們的稿為定。

我唔係哲學系,但我作為中大書生,梗有讀哲學1字頭的科,所以,嗯,若有人挑我機,我不單可以「今天我…」,我仲可以由蘇格拉底開始說下去。

所以我,是煩膠。

星期日, 4月 05, 2015

我把詩寫在沙灘上,潮水沒卻了詩,只讓你知道。

你昨天説過去就是過去。但回去對我很重要,因為那叫回憶。有時我跌,係跌落回憶的隧道。

我以後把對你說的話寫在blog上,只讓你知道。重新寫,亦是一種再出發。

是春夢一場嗎?

讀報的時候是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清晨六時。按耐不住情緒,很不安很難過。我不明白。如果我是政府,我一於大手大腳啥也不做,他們集會,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他們便會散去。何止不用出動防暴,連PTU都慳返。

又不是説只有wiki先有生活的背負,一介草民如我也有自己的𣕧鎖,自己的局限。我害怕人多的地方,人多反而我會有幽閉恐懼,我心跳會加劇,我會不安我會哭泣。所以我沒有行落山去參加。單身一人,我既無能又懦弱。

啟蒙後的學生年代未曾有大型的學生運動。六四時才小學,〇三已經大學畢業。百萬大道坐滿人的日子我沒有見過,因為我連畢業禮也沒有出席。

既是自由派,又是扮存在主義者,那麼民主是什麼?民主就是容許眾聲喧嘩,以及透過選舉以求令為你發聲的人當選成為統治者,並循同一途徑,把你不同意的人趕走。

民主亦是眾生平等,政冶上沒有世褺得以嬌蠻N世的人。為弱勢發聲,不是因為他們可憐,而是他們有權獲得平等機會,亦是此心彼心。喂,話唔埋他朝吾體也相同?!所以要做好個制度,令其完善。

各報紙的頭條令站在便利店前的我震驚,再看看我面書上的更新,很有人說本來覺得學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見出動防暴警察便覺得學運是不和平的,香港真是亂了。本末倒置得很。

學生手無寸鐡,至多是爬來爬去,沒有暴亂。示威一方沒有暴亂的能力,也就沒有防止暴亂的需要。說亂,我親歴其境的是上星期六的蘋果店,那時的lFC,就真係亂啦。

學生們人多又爬閘,表面證供是他們闖入私地,警方的而且確可以拉人。然而公民廣場(即什麼政總東冀前地)是否公眾地方,則成為警方是否依法執法的前題。

不過政府如斯輕易就出動防暴警察也容易變成狼來了,以後的示威也會把此納入預期,香港人亦會見怪不怪。

自由行在香港亮刀恐嚇都只是緩刑之麻,咁點解黃同學要求保釋被拒?不分左右紅藍綠,大家可否想想是否合理。



我無能我懦弱,氣壓太低我唔想出街。於是我唔出街又可以發揮我一介草民的綿力。放心,我唔會出街的。

扮存在主義者是我。




去年的十天我多次在金鐘徘徊,自然因為我是自由派我不要不民主所以我撐雨傘,亦當然因為跟年紀人們同理連枝面對催涙彈我只會把眼睛睜得更大,更因為我自己蛻變,進一步明白及面對「我存在」的意義。

唔扮野,存在,明白及面對「我存在」就是你坐在馬車上回家,本來老馬識途,你儘可以閉上眼睛任由老馬牽引你回家,然而你選擇張開眼睛。

城市的公民們,你作為一個公民個體的存在,你的存在感不應只在交稅時才有所感應,這個城市的每一方面都應該體現我們的存在,我們的喜惡,我們的黑白灰。所以我們要全民普選特首普選議會,因為他們是我們的代議仕;有一天你覺得他們不代表你,你可以循同一機制發聲趕走他。

深色西裝一男子

在中環至香港站之間,我走沒有實在觀眾的貓步。黑色背心jumpsuit配紅色平底鞋是我的便服,但突然攝映進入我眼簾的是一套筆直的深色西裝。説不出是什麼深顏色(你知道顏色不一定是單一),西裝剪裁合身又貼身,腰和大腿有點緊,叫人看得心𥚃也緊張。五呎十吋以上的高度,氣宇軒昂地邁兩大步已經超過我有半尺之距離。一步一步,很有節奏地步行,轉眼間已經往左拐去。我失落地向右繼續走自己的路,但出了閘門,我又看見另一套深色西裝服貼地穿在高大好看的男子身上,這一位正在購票機前研究。我發緊夢嗎?中環何來這麼多叫人心動氣喘的有型男子?,

「你何時結婚」

報載高更的畫作「你何時結婚」售價創新高。




談高更一定離不開大溪地(我知我知,官恩娜丫嘛)。高更在中年來到大溪地這個盛產珍珠的原始國度,起首時卻為其歐洲化的一面有點氣餒,幸好高更意志堅強,守下去畫下去,才有這些畫風別樹一格的大溪地仕女圖。

我不肯定我認識高更在先還是梵谷在先。在亦舒小説《圓舞》中女主角承珏一時貪玩化了個濃艷妝容,她的監護人傅于深便給承珏看高更筆下的女人。自始承珏便常常一張素臉示人,不能忘懷的只有囗紅。

至於梵谷,應該是從台灣作家三毛書中讀到的。中學二三年級時買了梵谷的畫冊,《星夜》令我驚為天人。

現實中當年的梵谷及高更應該惺惺相識,不然梵谷不會邀請高更一起渡假,高更離開前後梵谷又發神經剪掉自己的耳朵。

常説警世藝術家必然有病,不然他怎麼看得到凡人看不出的脈絡?又或他怎能看出凡人看不出的脈絡後仍能心境如水,心態平和?

是以梵谷腦袋有病,他精神分裂;是以高更身體有病,他是淋病梅毒之類。

沒有病的可能惟獨是一個畢加索。這個能夠拒絕可可香奈兒的男人,其精神自有其幹練之處。

至於我,我的最愛已經從梵谷轉到達利,最後落戶 Rene Magritte。

翟紹棠

終於病倒了,為免死於流感,我睡足整天,定時定候吃撲熱息痛。
流了一天冷汗,終於好了點。
但是心情很抑鬱,孤單的感覺太強烈。




我何時會遇見翟紹棠?
翟紹棠,我等你等了兩年了!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爬滿了蚤子。

傳說中的dry...是嗎?係啦係呀係啦


有幾何見我相機先吃呢?證明我真的很無聊。此時此刻有什麼稍稍有誠意的男人追求我,他一定成功地乘虚而入。
悶悶悶悶悶悶。
悶L死我。

説洋夷



等我share下鬼佬同亜洲男人的分別:鬼佬永遠自己排第一,美其名男女平等,其實自私鬼。為左免看更講閒話叫你自己走,為左番公司做野夜麻麻叫你由花園道自己行番半山。然後電話都冇個唔care你安全。但又時時check 住你唔俾你自由懷疑你出軌。

澳洲荷蘭的年輕男人最差,未食飯已經講明男女平等。咁你搵番自己友罷就啦。

不過又咁,佢地時菲律賓女士又好豪爽,我真係唔明。

哈哈哈,我亦唔打算明,關我鬼事。

只愛我一陣子的男人

我有很多豔遇,我有本事令陌生男子取消工作來陪我一夜,或在街上因拎重物和擦身而過的揸車男子停車載我回家,並且是沒有下文。

這亦是我小時候的理想生活。

但遇的人愈多我便知道一切都是霧水情縤。我把心一橫,block了好幾個人。

兩年了,是真的曾經滄海難為水嗎?

我怕我的結局像張愛玲,一個華麗的人孤獨死去。(死人胡蘭成)

嚴浩導演的《滾滾紅塵》說的就是張愛玲的故事。

我常識很豐富,生活多姿多采,但三十年後我還不是要死?

Alexis Kong 師兄之前成鬼日話四十五歲就死,但師兄現在不這樣說了吧,因為你生活穩定下來了。我替你高興,下次再請我去 angel's bar,我要喝廿年的威士忌和吃牛肉意粉。

死火我這兩天真的抑鬱。吃藥作用太慢,有人車我去郊外就好了。

我又不會自殺。玫瑰書院的同學對自殺都很有研究,我們都熟讀《完全自殺手冊》你估死咁易吖?

而且我沒有陳淑芬這樣的經理人,哥哥跳樓後傳媒一張屍體相片也沒有。我呢?我熟睡後就似屍體。

多年前我出發過去自殺,但因白痴迷路兼走露風聲,差人捉到我時我淡淡地說我去散步。結案。

呢片文我一定會刪,睇下幾時。


如此就冬去春来來了

都係唔開心~
Takki Ma 話好多人過唔到甲午,我捱過左。天主,請讓我躺於青青草地。
我需要一個我崇拜的男人的愛。我玩夠了,亦鍊成了一颗男人一樣對男女之事雲淡風輕的心,現在給我來個真命天子吧。
另外我想擺脫濫用藥物,我要做番自己的主人。
我又想生活無憂,浄係見靚人靚事。
天主啊天主,你鍚番我啦。
其實都自知幸運,現在所擁有的東西都是小時候的夢想。
討厭!

以相為喻


Thanks Master Paul's voluntary photography services. I love the pictures very much!

一緒二はなし



わたしはsunshin오빠と一緒二います!
都唔知韓國人同香港人點解要用國語聊天!對對對是我錯,我的日文完全忘了。做咩提日文呢又?因為噢爸在日本長大的,如果我長進點我們便可以説日文。又,我在東京創価大學待了一年啊!

Twins

I was eating at McDonald's. The 4-years-old twins at the next table have been looking at me now and then. Finally the boy initiated a conversation with me by asking why I didn't have a coke, the twin girl joined the kid talk. They judged my eyelash, the fact that I did not put on socks, and soft voice. 

I insisted in winter we would better drink hot beverage not iced coke. The kids argued with me with funny kid language. Their father kept smiling and stayed away from our kid talk. I pointed at the father and told the twins that their father wasn't doing a right job on choosing drinks. 

Then the funny kids came to my table and they said I was fat as I had a big belly and they ate my French fries.

Well, the belly they were referring to was actually the part of my body under a bra😌😌😌😌😌😌😌😌So I told the father to give the twins some "education" and I asked the kids to ask their mama if that part of my body meant "belly".

Very interesting encounterment indeed. Local kids are always shy with strangers. They father attributed it was because they were twins and they have had a lot of interaction which single kid wouldn't enjoy.

From their father I knew they are Catholic family and we go to the same church. If I meet the twins again at the church I am sure they will poke fun with me again.

I appreciate the way the father responded to the twins' behaviour. As long as he observed that I was not mad with the twins he stayed away and let go. Kids are kids and they are naturally curious and naughty. I embrace this matter of fact.

Last Chanel beyond 2.55

洞穴

William Wong 我的麒麟,多謝你。

我媽媽懷疑我的朋友都是酒肉朋友,因為她目測在我跌倒時,沒一個人來幫助我。

其實朋友應該無事才常相見。我跌跌撞撞時,只想收埋自己,不想見人。

麒麟說我時常在相處時靈夢飛仙,他在旁,就像眼見我突然跌了入一個洞穴去,他手足無措,不知是否要跟我一起跌跳下去還是怎麼樣才好,很是「panic」。

這是我聽到過的「你做乜諗野」的最好演譯方法。

其實我不picky,是我思想乖張,嚇退了很多人。

Tim Burton 的愛麗斯拍得好,其精神與 Natalie Portman 的 Miss Dior廣告 一様,述說女性的出走:從社會的框架出走。

我 off track了,僅此而已

Soka University



代々木の他に花見の場は

幸福為你行多步。

以前覺得用「幸福」為名好娘。係,名字係娘,但概念唔娘。

明知係輸,都係要贏,我都係咁既人,因為幸福為我非必然。

要幸福,就要行多步。

Hihi接近兩年,到紀念日,一定要開始行多步。

其實係應該入醫院打個點滴,種個菌。

睡前讀哲學

 
啟蒙是關於理性思考而不是愛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