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28, 2012

SSO and FTE

正所謂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又有謂唔見棺材唔流眼淚,我唔想做cost centre manager,但看來就算我不是cost centre manager,我都有必要實現我這條小小團隊的價值。是以我今日成天向到我諗如何implement Shared Service Organisation (SSO) model 和吹奏Full-time Equivalent (FTE)這個概念。

以前?以前我真係無咩興趣搞 SSO。囉。

依家?依家工商管理萬歲!

他來自月球

月亮就是:玉兎,常娥和吳剛。

古人說外國的月亮特別圓,我就說我家的月亮特別(`_´)ゞ。

男人生肖屬兎,男人常哦(哎honey你摺左啲衫啦哎您要熄燈先得架),男人又有吳剛師傅的身形。

地球很危險的。。。因為月亮總在牽引潮汐起落。月亮來的人在地球更危險,因為地球有活火山,隨時炒大鑊。

月亮有陰睛完缺,月球人見地球人面色不善,便滿月變彎彎小月兒,從善如流,顧左右而言他。

嘿。

星期六, 10月 20, 2012

If on a winter night a traveler

【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此譯名就非常好了,句式及語意都譯到一百分,仲要令人深感迷茫:本書根本就係咁令人迷茫,有頭冇尾哇。是以先生想破頭也未必有更好的提議啦,嘿嘿。

咁"Invisible Cities"譯作【看不見的城市】呢?又無咩改進空間喎。若然譯作【隱形的城市】不妥,因為城市並沒有自己隱形自己,只是人們鬼暗眼看不見罷了。


星期日, 10月 14, 2012

Keroro

哈哈哈哈如果我們家有隻幫手做家務的宇宙人就好啦,俾你一次過食兩個杯麵又點話丫。

法治精神

詩姑指指點點,兩個律師會發聲明回應。草民如我,只要recall小時候讀過的書,一樣可以心上有所權衡。

1)普通法以判例為骨幹,法院就每宗判案理據所薀涵的原則都可能是法律
2)普通法信奉三權分立,且互相監察和制衡
3)普通法極重視個人自由和公平審判,故有無罪推定及刑事訴訟必須無合理疑點的準則。並且不會因為集體利益損害個人利益
4)普通法的審訊程序傾向辯論式,所以認為譲控辯雙方能竭盡所能提出對自己一方最有利的供詞和證據至為重要
5)法律必須是公諸於世。(所以用咩觀禮守則來限制個別巿民人生自由是有商榷餘地的,參考:Chim Shing Chung v The Commission of Correctional Services)(1995)
6)三權之中唯司法有解釋法律權力

不爽資源被雙非侵佔,但也不要因為一時火遮眼棄明投暗送法治精神一程。

正如撤科才是治本之道,修改基本法先至合乎法治,而唔係咩鬼釋法。

星期二, 10月 09, 2012

𧐢油節瓜脯

六時半下班,從高智能大廈回家簡直是十萬里長征。八千里路雲和雨地回得家來,哪裡還有好心緒做飯?

冰封三尺,有人終於委委屈屈地要求吃一頓住家菜。今晚我拾起久違的鑊鏟,煮了三餸一湯。三餸一湯呀!有北菇炆雞,手造心形漢堡扒,蕃茄薯仔湯和𧐢油節瓜脯。

唉,女人真難做。又要咁又要咁。

星期日, 10月 07, 2012

The Sketch Behind Anne Hathaway’s Valentino Wedding Dress

PAULINE MILLARD posted on SheFinds about Anne Hathaways' wedding dress by Valentino.

I am into the cathedral length veil very much.

The veil will become my wings when I walk down the corridor and it will become a breeze when I am standing in the garden.

http://m.shefinds.com/2012/photo-the-sketch-behind-anne-hathaways-valentino-wedding-dress

星期六, 10月 06, 2012

情趣趣談

w:「我們何不一起看明日花綺羅的電影,以添情趣。」
m:「我都唔知明日花綺羅係乜水。」
w:「真是守禮的謙謙正人君子啊。」
m:「車睇片洗記得佢叫咩名架咩。」

「扑」的一聲,乖孩子幻象破滅了。

[好文共賞] 買粵語送粵菜… - FABER的日志 - 网易博客

http://feb1990.blog.163.com/blog/static/9569672201262255250775/?suggestedreading&wumii

隨著7月25日“國際粵語日”臨近,當然得談談廣東話。這期的話題是:買粵語送粵菜。

人類學角度來講,文化和語言是一體的,如果不懂當地語言,不可能明白當地文化。而廣東人最著重吃,要理解粵菜就必須用粵語。拿前段時間很熱門的《舌尖上的中国》中關於廣州竹昇麵來說吧。竹昇麵的傳統製作方法是用一根竹槓來壓制麵條,所以正確的名字應該是“竹槓麵”。但因為廣東話中竹槓的“槓”和降低的“降”同音(gong3),而俗話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芝麻開花節節高,人要蒸蒸日上,步步高升,怎麼能往下降呢?意頭不好,所以把“降”改為“昇”,叫竹昇麵。

同樣的典故,普通話人士一輩子也無法理解。因為“降”是jiang,“槓”是gang,不同音又何來的避諱。一個名字的由來,換另一種語言講述就成了全球未解之謎。



廣東話因避忌而換字屢見不鮮。例如舌頭不能叫“舌”,因為“舌”與“蝕”同音(sit6),“蝕”意思是虧、折,例如“蝕本”就是賠本,“蝕錢”就是虧錢。做生意不能日日蝕,而應該一本萬利,所以不叫舌,叫“脷”。換成普通話又聽不懂了,舌與蝕不僅毫無關係,蝕也和生意失敗扯不上親戚。

廣東話影響力飄洋過海,許多洋人超市的“中國蔬菜”區那些菜名都用廣東話,早已約定俗成。例如:





講解一下,Wombok 就是粵語“黃芽白”(北方叫“大白菜”)的譯音,Pak Choy 就是粵語“上海白菜”(北方叫“上海青”)咯。直譯的如 Gai Lan(芥蘭)、Gai Choy(芥菜)、Choy Sum (菜心)、En Choy(莧菜)、Tung Ho(塘蒿)、Chi Qua(節瓜)。這麼多名字裡,唯有 Kang Kong 不是廣東話,而是閩南話“空管” = 通菜。

有很多人分不清 Pak Choy 和 Buk Choy 的區別:都是“白菜”發音,有什麼不同?是這樣的,Pak Choy在廣東話裡是“上海白”,而Buk Choy則是“江門白”。至於為什麼絲瓜成了 Sin Qua?南海番禺順德(南番順)一帶的粵語口音“絲瓜”和“輸瓜”同音,意頭不好,所以改名叫“勝瓜”,音同 Sin Qua,從此而來。

廣東文化中,飲食佔了大部分,就算是罵人,也用食物:滷味、蛋散、粉腸、碌葛、水魚、一舊飯。

若想做好粵菜,不懂廣東話恐怕也不行。粵菜裡有不少關於烹飪的動詞非常獨特,絕無僅有。廣東話裡,“煮”這個字泛指烹飪,煮飯=做飯。煮餸=做菜。但注意,“菜”和“餸”又有不同,這裡就不浪費篇幅了。那麼既然不能用“煮”來表示 boil 的意思,怎麼辦呢?放心,有一打詞可以用:

比如“煠”,清代的翟灝在其著作《通俗篇·雜字》講到:今以食物納油及湯中一沸而出曰煠。意思是把食材放進滾油或滾湯水中過一下然後快速撈出,讀“zaa3”的時候用油,讀“saap6”的時候用湯水。煠熟的狗頭嘴會咧開,所以形容人笑得很醜就叫“煠熟狗頭”。saap6 這個音是入聲,也就是最後帶尾音閉口。表現出動作之快,英文裡有 hop、tap 這些尾音閉口的字眼也是形容一些較快的動作。“啲青菜煠下就食得啦”。

又比如“淥”,同樣也是boil,但時間稍長,而且加多一個過濾的動作。“淥個麵”的“淥”,一個字就包含了煮麵和麵出鍋後濾掉水分的動作,言簡意賅。淥字還可以指將滾水倒在某物上將其燙熟的過程,俗語“滾水淥腳”。

如果要長時間文火 boil,廣東話裡用“煲”,煲湯,兩個字就告訴你這湯起碼也要幾個小時的功夫。

那麼“燉”呢?和煲一樣也是長時間作業,卻用武火。如果說文火煲的過程要蓋上蓋子等湯料裡的營養跑進水中,那麼燉的過程就是用武火讓食材收汁。所以香菇煲雞和香菇燉雞的不同之處就是一個多湯一個少湯。

至於最少水的煮法,當然是少少油,少少水,最能保持食物原本鮮味的“白灼”啦!

同一個煮食的動作都有這麼多不同的字眼代表細節差異。可見,要理解粵菜文化,就要保留粵語。有的人一邊吃廣東菜,一邊大聲:“听不懂!说普通话!”實在顯得自相矛盾。此外,我也一直強調廣東話所包含的古文價值。比如在飯店點一道“瑤柱蝦崧炒桂花”。北方人全都不明白“瑤柱”是啥。北宋的劉子翬在《食蠣房》寫到過:“江瑤貴一柱,嗟豈棟梁質。” 至於為什麼廣東人知道瑤柱,你的祖先也知道瑤柱,就你不知道瑤柱?耐人尋味。



其實道理人人都懂,想吃正宗蘭州拉麵,當然要到處打聽哪的師傅是蘭州來的。想吃正宗粵菜,當然要找說廣東話的酒樓啦。有的人啊,一邊吃雲吞面蘸蠔油,一邊推廣普通話。這種人,廣東話裡叫“又要威,又要戴頭盔”,至於我對他們有什麼忠告?希望你“食得鹹魚抵得渴”。

P.S. 本blog所提到的一切“廣東文化”“廣東話”中的“廣東”都獨指廣府,不包括廣東省內的潮汕、客家文化及其附屬物。因英文“廣州”=“廣東”=Canto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