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30, 2009

Princess de Lamballe

合該有事。

今天工作有點累--我寫blog食言也慣了--本來就打算今晚擱開手,不寫了。誰知回到家來,大刺刺地映入眼簾卻是今天的【明報】頭條--

合該有事。

Princess de Lamballe 是末代法國皇后瑪麗安東妮特的lady-in-waiting。嫁與皇族中人的她個性內斂,進入凡爾塞後卻對皇后忠心不異。

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後,Princess de Lamballe 曾經離開暴烈的焦土逃逸往英國,但 Princess de Lamballe 心繫皇室,最終她還是回到巴黎來,並命喪於此。

1792年Princess de Lamballe 在審訊上拒絕與皇后劃清界線,瞬間她便被暴烈嗜血的民眾拿下,她的身體被野蠻地撕裂掉。有說她遭受圍毆、輪姦;有說除了首級被砍下外,Princess de Lamballe 的乳房被人割掉,子宮被挖出。

林林酷刑,歷史至少公認了Princess de Lamballe 的首級被砍下的事實。因為她遭砍下的首級稍後被遞上了皇后瑪麗安東妮特監牢的窗口,令瑪麗安東妮特一夜白頭。

Let's observe this one minute of silence.

Princess de Lamballe 的死太殘忍了,有學者說 Princess de Lamballe 慘烈的死,倒讓當時部份法國人開始反思革命中,暴戾的意義何在。

王丹。

事情發生後王丹曾一度離開北京,他其後折返,隨即被捕。

合該有事。我昨晚想寫Princess de Lamballe ,今天讀報,就讀到了王丹。

read more on http://teaattrianon.blogspot.com/2006/12/princesse-de-lamballe.html

Princess de Lamballe

明天寫。

星期四, 1月 29, 2009

置業



四年,才袛不過是四年前,靚女律師叫我儲蓄買房子,不然我年老時怎辦?當時二十多歲的我詫異地表示我還年輕,而且在我該置業的年紀,我應該已經結了婚......

現眼報,我已決定本年置業。09年,良 機勿失啊。

於是,我扭著爸爸要他給開測計師樓的K叔叔捎個口訊,說我不日會致電請安並請教置業事宜。

今天下午有空,便與K叔叔通了電話。K叔叔不愧為老行家,十五分鐘的電話,直接了當,字字無虛言:

入市
K叔叔:「下半年樓價會比現在低,不過有多低就難說。但倘若你不買也打算租的話,我覺得差別不大。你可以開始在你心儀的地區約經紀看房子,看上一兩個月後把範圍收窄,然後再上我公司和估價部的同事談談。」

經紀
K叔叔:「同一區別漁翁撒網,委託萬七咁多個經紀。試想想,若然經紀 A 撞見你和經紀 B 然後又見你和經紀 C 一起,經紀A 還有心機幫你嗎?」

K叔叔:「能力所及,多用0.5佣金去利誘經紀為你尋找好屋或代你向業主還個好價錢。」

K叔叔:「同一位經紀帶你看了十多廿所房子你都未能下決定,不要緊的。這是你作為消費者的權利」

看房子
K叔叔:「帶多個人去幫幫眼。咩人?!你屋企人囉。(errrrrrrrrrrrrr)」

K叔叔:「入了屋,別任由經紀帶你看這兒看那兒。你讓他靠邊站,你要自己看--你心中要自己有個checklist。(丫係咪我暑期工做估價助理時果個checklist呀?)係喇。」

K叔叔:「留意大堂環境--看更坐的那個地方整潔嗎?留意住客品流如何。」

K叔叔:「如你愛靜,要留意附近道路是否重型車輛所經之地。這在日間可能不明顯,但夜晚你就知!」

還價
K叔叔:「別隨便還價,萬一你還的價對方肯首了,你便不知如何是好了。萬一真的如是,記住:你還有考慮的權利,千萬別因為不好意思而隨便做決定。」

一手樓 vs 二手樓
K叔叔:「最緊要你鍾意。」

銀主盤
K叔叔:「當下沒有什麼銀主盤。下半年可能會有,但也不會很多。而且,銀主盤通常先透過經紀行放售(當然經紀不會告訴你那是銀主盤),一段時間仍賣不出去才會拍賣。所以拍賣的銀主盤通常有些問題,也許是屋有問題,也許是前業主有問題。」

兇宅
K叔叔:「兇宅或有類此問題的房子我這兒有資料。當然你亦應該要經紀向你保証房子並非兇宅。」

總結
K叔叔:「不要心急,也不要執著。房子看得愈多,你便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所以,我這兩個月會開始我的找房子之旅了。

Moral hazard with stilnox the sleeping pills

When you get a handful of these miracle little things in your pocket, you will easily commit such a moral hazard. It is convenient it is personal it doesn't affect others it is your own story it is your own life. So while your right hand catches the nightingale which just escaped from the secret garden, your left hand is waving at a gang of strangers,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 cherry of yours blossoms and says oh THE NIGHT IS YOUNG.

星期三, 1月 28, 2009

位於福爾摩沙的海角七號

動人心弦的電影,令人敬佩的台灣。

一向喜歡台灣。小時候讀瓊瑤、唸三毛,就已經對台灣的生活心生羨慕之情。雖然亦舒常常不屑地說台灣這樣那樣,但香港又地少又人擠又不詩意,我便天真地想:呀,長大了到台灣去唸大學多好呢。當然真的長大後,考慮到前途等實際的問題,這個夢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從喜歡到敬佩,事出突然。話說八月時那天我看【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看到時尚橋車在上海的摩天大廈及高架路種種的現代化建設之中穿插時,我的思緒卻漂往了海陜的另一面。侯孝賢的【戀戀風塵】中,台灣百廢待興的畫面一個接一個的在我眼前重現。我忽然頓悟:啊台灣,多麼了不起的一個地方!

不是嗎?台灣不像香港,有大陸及南洋豐富的資源可以依傍。台灣,一個名乎其實的孤島,卻像建在沙漠上的維加斯一樣,靠台灣人自己的努力,憑空建築一個又一個的辰樓城市,一條又一條的鐵路,一棟又一棟的大廈。台灣,更有力地展現了層次豐富的人文精神:一位一位的文學家、國學家,一部一部的著書立說,一所一所精神面貌各有千秋的大學,一家一家的宗教門派,一間一間自有理想眼界的出版社...... to name a few。在這種種人情物理中,我看見了無數個為台灣打拼的故事。就算你說台灣有美帝暗渡陳倉,我說上述一切說到最終還得靠台灣人自身不死的努力,一步一步走過貧窮漆黑的日子(美麗島事件我知道),才能夠得以實現。

【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說此戲的觀眾群本來是鎖定了挫折一大堆但對生命仍有希望不過呢苦無出口的年輕人。頂你個肺。我雖然不再年輕,但「對生命仍有希望不過苦無出口」就正正係我這一陣子心情鬱悶的緣故。(你就原諒我今天偷偷摸摸黑市裡買來了四十粒stilnox吧。)

關於【海角七號】:
  1. 前有【上海潮】,後有【海角七號】,我從今以後便可以在國語中多辨別出一種口音;
  2. 背境音樂非常【雪映移城】;
  3. 看見林曉培,衝口而出問麗口咦喂她不是開車撞死人了嗎?不用收監的嗎?
  4. 不過我仍然喜歡林曉培,因為她是由我更喜歡的陳珊妮推薦的!


星期六, 1月 24, 2009

珠光寶氣酥荔鴨

昨夜跟媽媽同看【珠光寶氣】,但見劇中的蔡少芬演來真正出色,我會用「深層次演技」來形用她的表演。相比下黎姿的角色則一片模糊。

【珠光寶氣】吸引我,因為曾幾何時,我也親歷其境。

香港地狹,每個人都認識每個人,每個人跟每個人的關係都是千絲萬縷,每個人之於每個人都是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一次飯局,英報老總便一言以蔽之:「香港之地,話事者就是那百多人。」又當然,not everybody is everybody。

九宵雲端的翻風雨浪,滲透至處於食物鍊下下層的我這名小女子身上,竟也有過一些見之於微的世故小故事,讓我可以在離開現場後,牽牽嘴角,迴緬一番。

一次負責統籌首腦主持的會議。大夥坐著開會,我卻站在首腦座位後五步之外,穿一條小黑裙,雙手收在背後,臉上掛一個微笑,等待命令。

首腦演說完畢,正要巍娥地站起跟眾人握手,坐在他身旁的紅顏立刻條件反射一樣地出手為他拉開椅背,更向我飛來一個眼色。我連忙踏步上前,趕在首腦完全站直身子之前為他把椅子挪開。

會議後我跟資深同事說起此事。我思疑自己是否未夠眉精眼企,醒醒目目。同事神機妙算,評說如果我當時太過照顧週到,事事搶先,反而不美。

所言甚是。

但我可能離開此等人事太久,敏感度日漸失色。

日前部門仝人吃團年午餐,同事M良久仍未出現。秘書小姐知道我跟同事M為師兄妹,關係親厚,便叫我致電同事M催促他。說時遲那時快,同事M的直屬上司已經快我一步打電話給同事M。不過,同事M的電話長響,沒有人接電。

團年,要齊人,秘書小姐便再叫我嘗試致電同事M。我前一晚吃了太多安眠藥,迷迷糊糊沒有思巧清楚便拿出手機按下號碼。

同事M接了我這個來電。

原來他忘記了要吃團年午餐,自己一個人出去午膳了,手機則遺留在辦公室,所以他接不到直屬上司的call;但又事有湊巧,我打電話給他的那一刻,他剛剛返抵辦公室。

在他接我電話的同時,我彷彿看見他直屬上司的眼睛閃了一閃;而他這名年輕的女上司,一向不喜歡我。

不過放心,她不喜歡我,我也沒有什麼損失。因為,她不是我的老板。

這兩天

好好多了。多謝關心。更多謝梁小姐告訴我我令她好鬼sweet。

呵。

星期四, 1月 15, 2009

就是這樣。

我盤算著告訴醫生我想換另一位離我家近點的醫生跟進我的稱況。醫生那天心裡也有一番自己的盤算。他太太身子不舒暢了吧,接連兩通電話,彷彿在催促他快點關門回家。

我說出了換另一位醫生的要求。醫生無言,只給我他的手電,著我有什麼緊急情況,記緊通知他。

我揑著八個數字,自忖我抵死也不打出這個電話。

我做運動我攀石我對鏡自攬我回復二十四吋的腰身我籌劃公司事務我在powerpoint描劃偉大的藍圖。我告訴自己我健美可人受器重又有很多好朋友愛護我。

但我感到憂鬱。

我睡不好,不想進食。

Stilnox 披上 Sleepman 的糖衣又來和我一起。

今早有點 OD,反正要找個辦工時間去做一個撿查,就call sick 一天。

電話鈴鈴作響,細細妹在客廳呼喚我接電話,我卻不願意走出房間。她拎著聽筒發脾氣了,我也發脾氣了,我顛著聲音大叫說我在哭泣,你就樣我哭一會好不好,我不想你看見我哭泣的樣子。

哭,一直哭到現在。豆大的淚滴在鍵盤上,不幸起來,MacBook 就這樣給弄壞了。

現在媽媽叫我吃飯。但媽媽,和著淚吃飯是很凄涼的。

星期日, 1月 04, 2009

Have faith


MM:
昨夜我未熱身,所以並沒與你好好的談一談。

你知道嗎?旅英七年,在無數個冬日中埋首研究 embryology 的你,已經襲上一身了學者風範。我握著你的手,眼前的你平易近人,溫文爾雅。而我腦海中的你,繫著兩條辮子,穿一條藍裙子。

離開中學,我們掙扎著拉扯著,走過了這十個分道揚鑣的年頭。日子,或許跌跌撞撞,或許輕狂明媚,或許灼熱刺痛,或許眼淚凝眶,或許春來惆悵,或許夕陽無限。我們都各自各走過了。

......想起時日如飛,想起青蔥歲月不再,我一陣滄然,淚要下了。字,也就寫不下去。

再會有期。

星期四, 1月 01, 2009

閒話家常

你坐著打字

你那色迷迷自以為自己風度翩翩有車又有樓好吸引三十出頭的男上司在你背後彎下身呵著氣在你敏感的耳朵邊說:「這兒不是這樣的let me show you....」說罷一雙手臂便在你頸項兩邊伸出來他西裝的衣袖疊上了你緊身毛衫的毛毛袖他的手在敲你電腦的鍵盤啪啪啪打出輕挑得意的樂章

你微笑款款地站起來面向著他讓出位置靠邊站對他說:「經理你請坐。」

Don't eat the marshmallow...yet

賀爾蒙竭黑色素不聽話,我現在過了慣常睡覺時間,便會眼天光望天光。

二十五日那天在流浮山白泥看不到醉人的日落,二十六日那天卻給我站在窗前看見慘淡的晨熙。

這一週來,反反覆覆,我心情也不好。隱隱一團陰霾罩在心頭,一身的低氣壓全天候準備為小姐脾氣助燃。

昨夜去找醫生聊天。在候診隨手翻開【信報月刊】,讀了這本書的介紹,更讀了以下的故事:

上午,十七歲的兒子陪爸爸出門去看醫生。到達診所後,爸爸叫兒子把車駕往車房修理。爸爸預料車子下午四時多便會修理妥當,便跟兒子約定下午五時由兒子駕車回診所接爸爸自己,然後一同回家。

兒子把車子駛往車房,師夫三下手勢便弄妥,時為正午。一個無拘無束的十七歲小年、一倆好車、五個自由的小時,等如一段冒險的好時光。

兒子開了車,縱環天下,回過神來,夕陽西下,手錶告訴他已經七時了。

兒子大驚,連忙趕往診所接爸爸。甫見到爸爸,兒子便一疊聲埋怨車房怠慢。

爸爸聽罷不作聲,五時多還未見兒子,他擔心起來,曾經致電車房查問。爸爸知道眼下的兒子在說謊。

兒子請爸爸上車,爸爸卻低頭開步走。兒子急了,便追上去問爸爸所為何來。

爸爸說:「我很難過,我在反省自己。我育兒失敗,我教育你有十七年,但我未能讓你明白我說我等你,我真的
在等候你,我會守約。但你似乎並不百份百相信我會守約。」

兒子聽罷很難過,流著淚地說出真相並請爸爸原諒。

文章作者說這是一個 don't eat the marshmallow yet 的例子。當我們被激怒時,不要急著理直氣壯地數落別人,而是等一等,退一步,想一想。如果像Marshmallow,
良好意願會在這退一步後的海闊天空,像一個奇跡地,變得愈來愈多。

That made my day!



A batista procedure?

英 女 割 1/3 心 臟 奇 再 生


四 腳 蛇 斷 尾 會 再 生 , 人 類 又 如 何 ? 英 國 10 歲 女 童 科 利 爾 ( Kirsty Collier ) 出 世 時 , 心 臟 左 冠 狀 動 脈 有 毛 病 , 令 心 肌 缺 氧 , 心 臟 更 較 正 常 大 一 倍 , 若 不 接 受 治 療 , 三 個 月 內 無 命 。 醫 生 韋 斯 特 比 情 急 下 , 割 掉 她 1/3 心 臟 , 好 讓 心 肌 減 壓 , 救 回 她 一 命 , 但 警 告 她 父 母 她 不 會 活 得 久 。


但 科 利 爾 小 小 的 心 臟 頑 強 地 繼 續 跳 動 , 她 像 其 他 小 孩 一 樣 , 照 常 讀 書 和 運 動 , 經 常 玩 欖 球 。 10 過 後 , 她 日 前 往 醫 院 檢 查 , 韋 斯 特 比 發 現 她 心 臟 上 的 疤 痕 已 消 失 , 還 長 出 1/3 心 臟 , 跟 其 他 小 孩 差 不 多 , 上 演 一 幕 醫 學 奇 。 英 國 《 每 日 郵 報 》 20090101 Apple Daily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