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31, 2008

32個小跳

~ 黃碧雲 ~

......
04

古典的廣場呈圓形:鬥獸場是圓形的,劇場就呈半圓。鬥牛場也是圓形。圓形有中心;視線與權力都歸於這個中心。最典型是梵諦岡聖彼得廣場。西班牙義大利法國 德國的廣場叫plaza;pi-azza;place;platz。英語的廣場變成了四方:華盛頓四方,查浮格四方。老英華人就叫查浮格做白鴿廣場。但查 浮格四方可能不是四方的,奇怪老經過又去過遊行集會也湊過大除夕的熱鬧,都無法記憶查浮格四方的形狀。天安門廣場很可能是長方也可能是四方,大太了,無法 有量感。巴撒和四方都是屬於民眾的,但現代的四方沒有中心。可能四方比較民主。但百年前香港死囚行刑是在西營盤的海傍。巿集之旁。每星期三早上行笞刑和死 刑。北京菜巿口也是斬頭之地。在街巿旁行刑真是庶民。香港的廣場是購物大廈商場。四拍四:古典音樂的時間。

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

Sunday, June 04, 2006

-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顧城

儘管蔡康年先生那碗魚鬆麵很吸引,但不慣吃人家碗裏的東西,便按捺了一週,今天終於自己去好好滿足了口腹之慾。

從店裏出來,居然聽見賣阿婆底褲的那個歐巴桑說「……我卻用它尋找光明」──唔係呀化,這可是顧城的詩。究竟是這個地方臥虎藏龍,還是七十樓太搖盪,令我神經錯亂?

一定是六月四日這個日子令我神經錯亂。

好久沒有看<星期天明報>,便急步走向圖書館。坐下,翻開,今年頭版主角是丁子霖。

木犀地,小連在木犀地離去。(大玉兄,我流血的地方是否就是木犀地?)

八九年我小四。六月四日那天清晨,爸爸媽媽打開電視,不發一言地看滿是硝煙的畫面。公公在文革時坐過牢,不知那時媽媽心中滋味如何。

聖公會兆強小學旁邊有間小布行,老闆很吝嗇。但是六月四日後的第一個上學日,他捐出黑布,為兆強小學每一個師生的手臂纏上黑紗。

六年後我中四,媽媽從同事處借來了一大堆六四時新聞節目的錄影帶。時值中四期終考試,份外無聊兼心靈空虛,我便狠狠地重新認識這一段歷史。是六年前的事了,但無線謝彩雲的述說卻是永恆。

八九年我才小四,九五年我祇不過中四,六四其實與我何干?

我想除了因為那是中國的事情,教人揪心之外,還與幻滅有關。

理想時常叫人經歷幻滅。所以,對別人的幻滅也較能體會。

不能在圖書館安靜地坐下去,我決定自己買份<明報>。誰知整個小島的<明報>已售罄。

我心火紅,便回家寫下此文,以茲紀念。

星期五, 5月 30, 2008

憶中學

素顏天使的留言勾起了我中學的回憶。

總括來說,我中學過得頗快樂。預科更是我的一個重要的啟蒙時期。

很奇怪,我會說經濟科給了我一個理解人性的框架,但心理學卻啟動了我的批判思考。

高級程序會考的心理學課程等同中文大學心理系的入門課。課程內容概談各大重要的學說──不過這不是於我最有進益的部份;對我最有進益的說關於 how to design/ evaluate a test。Leading questions, correlation vs causal relationship, 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random sampling, sample vs population 等等概念,全是在心理學這學習的春天時期播的種,並經過中大的洗禮再得以根正苗紅地牢牢地生長在我心中。賴應彬老師的課,對我的人生有著神秘的影響。

至於經濟學,對我影響至深的概念則是 ceteris paribus, elasticity 及產權。

星期四, 5月 29, 2008

黎堅惠 Winifred Lai

(sa啦講買名牌,便再燃起我寫黎堅惠的慾望!)

去年深秋日日走過三聯,滿目都是【時裝.時刻】,鋪天蓋地得叫人抗拒。我便誓神劈願地明志「唔買!」

一星期後在樂民打書釘,諗縮數打算站個二十分鐘把【時裝.時刻】看完,咁又唔洗買。誰知翻著圓角書頁,頁頁讀來,覺得此書不只是一本說時裝的書那麼簡單,便打倒昨日的我,購買了一本回家細細閱讀。

時下很多人寫時裝,在我看來都流於膚淺。不是寫個品牌名字,評論一下wearability 就算有見地,而是必須對布料、剪裁及顏色等時裝基本原素都有認識,才能寫出卓越見解。

為什麼平民成衣和名牌精品就是那麼高下立見?那是布料及剪裁的緣故。為什麼剪裁有別?除了是高低手的原因,也因為平民成衣講求成本效益,是以免浪費布料為前提去左右剪裁。

黎堅惠的書有告訴我們她對品牌在這些基本原素上的觀察。

有人聲稱「唔知自已想點,淨係知自己唔想點囉!」乃第四代香港人的敘述,我實在不知道有幾exclusive。八十年代末黎堅惠大學畢業,她都說自己「只知道自己不想做什麼,卻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年少捉不透自己,不要緊,通往未來的路是會隨年歲的增長而越走越知到方向的。

黎堅惠說她喜歡【雙姝奇遇記】。戲中的巴黎女孩鼓勵鄉間女孩去教意大利文掙錢,鄉間女孩耍手說自己不懂呀,巴黎女孩便叫她頂硬上呀,做下做下就上手了。黎堅惠說她自己也是邊做邊學,她說那是 can do 精神。我好欣嘗這種大無畏的 can do 精神。我認為 can do 精神是唯一可能打破 peter's law 的武器。

說回時裝,林奕華說黎堅惠與其他寫時裝的人的分別是她有「知識份子」的身份,也有一個知識份子的胃。林奕華說知識份子對於萬物皆好奇,而好奇的程度又只是探頭探腦而已,所以才會把事物從資訊提升到知識的層面。

對了,就是這樣。如果你是真心喜歡欣賞一種事物,你一定會想知多一點來龍去脈。不過時下的所謂時裝愛好者,卻不甚了了。但即便是不甚了了,還是會為自己偏挑名牌來買硬說一番因由。因為呢,要承認自己虛榮承認自己只有靠衣裝,畢竟是很一件難堪的事情。

我喜歡閱讀黎堅惠的生命。看見又一個知識份子actualize了自己的才華,是令人鼓舞的。

唱山歌

無情情黃雨,我又沒打傘,上班的路便走得有點忙亂。

這棟環保設計辦公大樓,開了多個明亮的天窗採光。陽光滿室的日子當然一屋明媚,但一遇上陰霾,那幽暗的落差卻是更令人頹然。像今天。

開了電腦,JUSTIN寫了我一封電郵,說要再多吃一個飯。我微笑了。天窗沒有陽光,視窗卻洋溢暖意。

我也喜歡跟你聊天啊。而且,我也喜歡跟你一起狂吃一餐啊。(報告各位,兩個星期內,因為狂吃了很多餐後,我重了十多個巴仙!)

我事後想,我喜歡跟你聊天,可能亦跟存在主義有關(上腦啦上腦啦)。

黃碧雲說她那時會讀那些創校和在校的老知識份子的書,像錢穆和勞思光。因為他們有知識份子承擔的精神。也因為他們的承擔精神,教育和感染,所以不是黃碧雲那些四處招搖開舞會的舊生,但會因為理想失落而大哭。

我在舊友面前不存招搖之餘,卻未敢說會因為理想失落而大哭。不過正如我跟你說,我時時感到空虛;而這空虛,可能就是憂鬱常常隱約見於我面上的原因。不知是否如此,近來我也想讀唐君毅及勞思光。

吃飯,趁熱。切切。

-.-.-.-.-.

Sunday, March 12, 2006
回首又見黃碧雲

我回來了。
好邪。
每次我心靈蛻變的時候便會在互聯網上與黃碧雲撞到正。

美國回來後發現只是兩週的行行企企便足以令雙腿回復纖細結實,心便蠢蠢欲動想跳跳舞,誰知演藝的費明蘭高課程又額滿了,求求其其瀏覽一下其他相關的網址之時,就給我跌跌撞撞的闖進了黃碧雲的大學回憶,無端端又吹皺一潭春水,勾起了舊事。

我真愛黃碧雲。何其巧合:當我一人在東京對小丑先生日夜思念,第一次孤獨地面對繾綣的想念時,大玉兄給我寄來了<突然我記起你的臉>,讓我初會黃碧雲的溫柔;而當我滿眼桃花,想狠下心來不甘寂寞時,小丑先生又把<無愛紀>連同生麵皇利賓納甘寶湯煉奶種種俗世的食糧空郵給我。我還歷歷在目的是我拿著滴著紫紅津液的<無愛紀>,就著書桌的黃燈,當晚就嚓嚓嚓的把林楚楚的故事看完。套現在的語言來說,<無愛紀>是很brokeback的。到我在中環雄糾糾,黃碧雲又出新書,小說中有個律師去見工,老闆問她為何想做這份工,黃碧雲便用她作者超然的聲音說梗係為錢啦,我賣時間給你難道連心靈也要奉獻?前一陣子我馬不停蹄地去見工,我的履歷表都算琳瑯滿目了,諸位老闆仍然問我為什麼想做這份工呀,真無聊。連我這麼容易自滿的人都覺得自己無懈可擊的答案其實很流,怪不得 人人都話我說話打官腔啦。

見過的老闆還包括楊受成。他問我大學成績點樣,我心諗我依家點樣先重要而我依家點樣你都見到啦,問我過去點又點?然而我還是非常誠懇地告訴他我成績一般,因為我追求真正的知識,向難度挑戰,並不如一般同學那麼樣去選易拿高分的科目。

黃碧雲在文中說她離開大學很多年才明白,這才是教育──每個人讀自己喜歡讀的書,過自己喜歡過的生活。考試可以很符碌,前途就不大會謀算,不時還想著社會責任及承擔。而後來她又知道,原來這就是大學教育培養出來的理想主義。

我非常同意既呢。中大那段日子真是美好的時光,在火車上搖搖晃晃,在課室也是搖搖晃晃(雖然我中學時也是搖搖晃晃故聖母玫瑰也是我美好的時光),只有和別人聊天時才是清醒的。文中那個阿忠邊為黃碧雲的電影打燈邊吃薯片,黃就說他專心點不要吃薯片好不好──我想起那時我也有個男同學,我和他傾proposal 他卻邊傾邊講電話(依家就話有sms),還要給我聽出他是在約會女孩子,我亦是劈頭一句喂你不要溝女好不好。那個BA學生姓甚名誰我都忘記了,但我記得他都是很喜歡話劇的。

我近日重讀<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但這個「類」同性戀的故事卻一點也不brokeback),依然覺得自己很「煙視媚行」,只是媚行給媚俗者看就不必了,所以愈加我行我素,愈來愈難記起別人的臉。

傾慕的感覺很窩心。那年夏天大玉兄約我去看黃碧雲的讀書小劇場。我感紉大玉美意之餘,還是讓事情不了了之。世間好事不堅牢哦。傾慕的人留在心坎裡就好了。

黃碧雲說她向編輯長嘆欲哭無淚,短短一句,卻勾起我對自己的編輯的回憶。想想都覺得自己很威,在聯合往本部的路上,在u拉,在飯堂,電話時時響起然後便聽見編輯實在的聲音:八婆,好交稿啦,我想捏死你!在公教報撰稿的日子很短(嘿嘿,編輯的日子也不長),但點都要死掂佢的感覺強烈而叫人亢奮,是生活的催情藥。

原來黃碧雲時時都會哭泣。而我亦覺得哭泣是自然不過的事,因為being的迷失實在使人氣餒,所以我喜歡柴崎幸的<存在>。七月清晨時在太子行的天橋上與大玉兄(又係你!!!)不期而遇,一時悲從中來,泣不成聲,希望大玉兄那天沒有因此而惶惶不可終日。其實那天我一路抽泣,歷盡渣打銀行大廈、匯豐銀行總行及皇后大道,終於抵達頂樓的彼岸,並再接再厲,在上司房間哭了兩個多小時(一如在意大利時)。

讀書小劇場讓黃碧雲覺得是在經歷自己的喪禮;赴美前羽毛球高手語重心長的一席話不單讓我重新發現友誼的可貴,更令我想到如果有一日天妒英材,我仙遊了,真正關心我欣賞我完全包容我的人卻因為互不認識,而不能組織治喪委員會,是多麼的遺憾呢。故此,在適當的時候,我會製造讓大家彼此認識的機會,為我不日的死亡鋪路(嘿)。

-.-.-.-.-.
重讀自己的舊文,心態是有點不同,但情感依然。

瞓左落床突然諗到彈起身......

大師:
無錯,隻馬一直都有呢個想法。
不過,隻馬唔係「你」,而存在主義之於你,重點在「你」卻非其他。
(Bingo!)
(Your thoughts always click on me. Indirectly.)

星期三, 5月 28, 2008

筆記祈克果

1.
人生就像一條馬車每日走過的道路。很多人在過著生活時就像閉上眼的馬伕一樣,雖然明明在前進,不過從未將開眼睛。他的生命,只是靠著那熟悉道路的馬兒前進。真正的存在卻不同。儘管他和其他閉上眼睛的人好像沒有分別,大家都只沿著生命而行。不過,他卻是真正的存在,嘗試控制命運。 

2.
人生的階段:
活在「美感階段」的人只為現在而活,因此他抓住每個享樂的機會。「道德階段」的特色就是對生命抱持認真的態度,並且始終一貫的做一些符合道德的抉擇。如果一直過著這種生活,最後也會厭倦。因此,有人在晚年回到「美感階段」,也有人跳到另一個階段,也就是的「宗教階段」。

3.
如果人不知道有自我,庸庸碌碌過了一生,到最後也只是一場空,這樣的人生沒有什麼意義。

4.
存在是一個不斷重複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所需要的就是「選擇成為自己」,做一個真誠的人。所謂真誠的人,就是要對自己負責、忠於自己。

加油

今天孫柏文說「加油」難譯,深有同感。關於「中國加油」,還有個近來熱透了的 Stand Up! China.

星期一, 5月 26, 2008

也可媚行記

難得上午在九龍上班,便約梁小姐飲茶。

在雞扎腸粉春捲之間,我問梁小姐近日喜帖來襲,作何感想。梁小姐聳聳肩之後,反問我。我便老老實實地告訴她我不以為然。酸葡萄,是因為結婚恍如完成了一個階段-做人又做多了點。

去年加薪,喜出望外之餘,望著糧單,我亦彷彿看到模模糊糊的字樣-「單身大長金」。五年後人工再翻多一翻,不是沒有可能。大長金我是做定了,不過是否單身,卻且看我如何選擇。

對於婚姻,我是沒有什麼荳芽夢的。婚姻於我,一定是二人一起成長、一起老去的過程無論:床上的床下的、家中的家外的、你的我的,所有事情,都要有能力有承擔有智慧一起去追求卓越。只有不斷向前,我才不會覺得悶懨。

我好討厭,生活的悶懨。

下午我又想,女子的三十而立,那個「立」,除了婚姻,還有什麼可能?思想至此,一直存在在我心內的那些想法彷如冰雪下的花蕾,突然復甦了。我突然記起我還有很多事情未體驗過。好,布拉格之旅後,我的下一站,為何不可以是索邦大學?

女子,媚行。

我慶幸我是女子,我幾乎可以看到我向上師申請放一個月假時的灑脫。

星期四, 5月 22, 2008

轉貼!

本科時統計這一科是必修科。但正如其他工管一年級的課程一樣,這統計課是雞精課程,志在快過打針地讓同學們「知」多過讓同學們「識」,真真走馬看花一樣。

那幾種 distribution,我直覺是很有用處,但學習也講緣份,所以雖然我時常記起 Poisson Distribution ,亦常常思疑這有助理解及 predict 業務上的種種情況,但奈何當年實在太愚惰。

今天, Poisson Distribution !太好啦,容我又轉貼,以作日後溫習之用。

Poisson

poisson.jpg
柏松分佈的機率質量函數
(Source: 美國地質調查局

從梁博士1 博客看到這篇刊登在自然的文章

最近看到有人說「地震局說地震不能預測,為何餘震卻能預測」,去證明地震局根本就能預測地震。之前在一文的 footnote 已經加以討論。看過梁博士介紹的文,要加多兩筆。我是地理地質學白痴,以下純以統計學/機會率觀點解話。我是一個研究統計學/機率論的民間學者。
地震是一個隨機的事件。我們將時間分成一個個 Unit time ,或者 Time Interval ,例如一天、一年、十年。每個 Unit 都可能發生地震。假如將每個 Time Interval 的地震次數 Plot 出來,這就是著名的泊松分佈( Poisson Distribution )。地震是一個柏松過程 (Poisson Process)。柏松分佈不像常態分佈2 ,其機率質量函數(Probability Mass function, pmf)只有一個參數,叫做 Lambda 。 Lambda 像常態分佈的平均數,是表達每一個 Time Interval 平均事件發生次數。我估計,地震的 Lambda 是相當細的。

常見的柏松分佈有甚麼呢?例如一個電話投訴中心每分鐘收到的電話次數、一台 Server 每天被入侵次數,又或者一個急症室每天因為交通意外入院的病人數字。這些過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一般時間不發生,每發生的話,就會發生多次。例如交通意 外的例子,通常時間急症室每天都不會收到交通意外傷者。可是在一天之內出現第一名傷者,傷者通常多於一位。即是話,有第一位,就很有可能有第二位、第三位 甚至第 N 位。難以預測的,是那一個 Time Interval 有第一位入院傷者。當這個 Time Interval 有第一位入院,出現 2-N 位的預測就會易很多。

統計學/機率論,不明白,不要緊。用係人都明的說法係:阿媽都知發生地震後會有餘震。發生了地震後,預測會發生餘震是最容易的投注。但不代表,預測第一因地震,同樣是容易的投注。

  1. 以前一直叫他梁生,現在叫梁博士 []
  2. 常態分佈的 pmf 有兩個參數,分別是平均數和變異數。而泊松分佈的平均數及變異數均為 Lambda ,故此只有一個參數。 []

Cynicism

Cynicism (Greek: Kυνισμός) originally comprised the various philosophies of a group of ancient Greeks called the Cynics, founded by Antisthenes in about the 4th century BC.[1] The Cynics rejected all conventions, whether of religion, manners, housing, dress, or decency, advocating the pursuit of virtue in a simple and unmaterialistic lifestyle

In pop culture, the word cynicism generally describes the opinions of those who see self-interest as the primary motive of human behaviour, and who disincline to rely upon sincerity, human virtue, or altruism as motivations

On the other hand,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suggests as the usual modern definition (per cynic): showing "a disposition to disbelieve in the sincerity or goodness of human motives and actions" and a tendency "to express this by sneers and sarcasms".

Sour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Cynic

星期三, 5月 21, 2008

關於冷漠

星期一我跟朋友說我們這兒的辦公大樓等間默哀呀,他便說丫唔知點解我冇咩感覺喎,又說可能因為自己一向都不愛國咁啦。

我竟立刻挑通眼眉,一針見血地指出我關心四川災情,與其說是愛國之情,不如說是本著人道精神更切題。同樣,說不捐錢是因為救災是國家的責任,故國家不力請追問國家云云,更是胡說八道。(並非說馬雲-阿里爸爸已經作出澄清。)

又有人評論那些輓歌呀墓誌銘呀什麼呀統統都沒有用,因為隨時間流逝,感情會麻木,熱心會冷卻,情境會遺忘。我說呢,這些人呢,都應該是犬孺學派的信徒。

精神科醫生們印了一批海報,教人如何減輕壓力。其中一項說:相信無私的愛。我這個天主教教徒,當然在心中安排宗教意義對號入座。四川地震後,看見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情境,我又有了新的體會。

相信人道精神,其實跟相信人間有愛差不多,我想是對本身的精神健康也是有益的。相信人道精神,相信別人無私的愛,會令你有安全感一些,生活得暢然一些。

聖經中的那個撒瑪利亞人,內心應該比另外兩個袖手旁觀的路人甲乙更平安,更暢然。

聰明人,應該學習撒瑪利亞人的精神。

孤兒

數年前方向報曾經以一所孤兒院關閉為題,在社論呼籲市民關注本港孤兒需要。

工作需要,我跟進了此報導並下了一番工夫了解本港孤兒的概況。記得我的老闆當日劈頭問我:「喂,點解香港有孤兒先?」這問題看似愚蠢,但只要你想深一點,便會知道其答案,是了解孤兒情況的關鍵所在。

在法治社會,人/法人的存在須要有一套系統去存檔。存檔,不單是紀錄,還有辨識的功能,以及為界定產權提供了一個基礎。

兒童的監護/撫養權多歸屬其自然父母所有。父母雙亡的兒童,在社會認知上來說,是孤兒,但在香港的法制下,卻未必等同孤兒。在香港,只有失去自然監護人的兒童,在經過法庭程序並由法庭頒令由社會福利處處長作其合法監護人的,才是法理上的孤兒。

而孤兒照顧及領養孤兒的措施,便按上述定義辦理。

今天,讀日月報,見轉載了一則有關四川開放孤兒領養熱線的消息如下:

四川開通領養孤兒熱線 (明報) 05月 21日 星期三 08:35AM
四川民政局特別開通兩條熱線,讓熱心人士領養地震中成為孤兒的孩子。
兩條熱線的號碼分別是028-84423064 、028-84423065。如果領養的夫妻雙方年滿30歲,家庭經濟能力允許,身體健康,都可以撥打熱線進行聯絡。
由於救援工作還在繼續,目前暫時不能確認孩子的身分為孤兒,必須要等救援完畢後,確認身分無誤後方能展開領養工作。
我但覺轉載太斷章,且上內地新聞網把詳盡一點的信息轉貼如下:
震后孤儿生活及收养成关注点 大量热心电话涌入
2008年05月18日 13:01 来源:南方都市报

  汶川震后孤儿的生活及收养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对此,四川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说,孤儿从确认身份到完成收养需一年时间,目前民政部门所有人力物力仍在搜救一线,请爱心人士等等。广东省民政厅则提醒市民,有意愿收养地震孤儿的市民可先到本人所在地民政部门预约登记。
认养电话从早响到晚
  “近几天我们的电话从早响到晚,很多都是咨询如何收养地震孤儿的。”四川省民政厅办公室一位姓沈的工作人员说,“群众的热情令我们非常感动,但目前首要任务还是抗灾、救人,我们所有力量都投入到搜救幸存者、接受捐赠、调运物资等工作中,现在只能作些解释工作,希望群众能够理解。”
  
 记者发现,很多群众对孤儿收养程序和有关法律法规并不了解,多是抱着一颗热心,急于为抗震救灾出力。四川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处长叶路介绍说,收养孤儿要依法进行,在抗震救灾工作结束后,民政部门才能展开孤儿送养工作。
  四川省民政厅婚姻收养处处长江涛说,“大家的热情值得肯定,但孤儿从身份确认到初步配对,再进入公示,最后完成收养,这个法律程序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他表示,由于表达收养意愿的个人团体较多,目前正考虑做收养意愿登记,但能否收养成功还有很多其他因素。“这是灾后民政部门的工作重点。”
 
广东民政部门登记意向
  昨日,仍有不少市民致电本报咨询领养孤儿的程序。省民政厅提醒市民,目前,四川灾区最重要的任务仍是救人,有意愿收养四川灾区孤儿的市民可先到本人所在地民政部门预约登记,广东将积极与四川民政部门沟通信息。市民也可以打电话020-83197555咨询。

  据初步了解,到目前为止,本次强烈地震灾害造成的孤儿数量,当地部门仍在进一步核实,尚未核准,而且四川省有关部门也尚未提出需要兄弟省市协助收养安置孤儿的意见和要求,“我们会积极跟进、及时了解掌握情况”,广东省民政厅副厅长郑人豪说,根据以往的经验,在不同的申请收养人都具备爱心、经济能力等前提下,为了孤儿的健康成长,民政部门会根据血缘关系(比如有的远亲愿意收养)、地缘优势(不同省份文化风俗有区别)等原则,就近安排孤儿到家庭中寄养。加上本次地震中也产生了大量失去孩子的父母,如果今后这批父母愿意收养,当地民政部门也会首先满足他们的意愿。

  郑文豪同时提醒广大热心市民,收养孤儿是一项长期而艰辛的行为,加上在地震灾害中成为孤儿的孩子往往年纪偏大,需要养父母投入更大的精力,包括帮助孩子尽快走出心理阴影等,所以养收养儿童的市民要做好心理准备。
 
收养程序
  ●确认身份
  先确认未成年人的父母确已双亡,当所有有抚养义务的人都放弃抚养后,可初步确认孤儿身份。然后将有收养条件的收养人与孤儿配对公示,没有异议后才能将孤儿送养。

  ●收养人条件
  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有抚养教育孤儿的能力;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疾病;年满30周岁。无配偶男性收养女性的,年龄应当相差40周岁以上。

一場災害發生了,拯救及災後工作無疑千頭萬緒。四川民政部门即使未能立時展開孤兒善後問題,也即時開通咨詢熱線,不單為日後的工作作好預備,亦正面積極回應了熱心市民的善意。這是一種有效的危機管理,值得嘉許。

星期五, 5月 16, 2008

舞動奇跡

掠去內地參加者的片段,儘現無線小家。

Spy Game

明珠現在正在播放,我很喜愛的一齣戲。

... 獅子大廈=美領事館
... 蘇州監獄內,盡是粵語

星期四, 5月 15, 2008

我最怕聽見傷者壞疽要截肢的消息。希望醫學能夠再進步多一點,那麼地震被壓在瓦礫下從死亡中挺了過來的倖存者,可以真正的否極泰來,不用一輩子承受失去肢體的痛苦。

我多麼希望那些弄出了雙頭老鼠、八手小貓,和兩面豬的科學家,能把這些驟眼看來非常邪惡的實驗應用到壞疽病患者身上。那麼,壞疽患處的肌肉組織便可在培養下附著骨骼重生,成為病患新生的肢體。

義肢價格高昂,需要定期保養。小孩子或發育中的青少年,更需按發育情況,不時更換義肢。配好了義肢,患者便要進行復健,重新學走路。從被獲救的一刻起,截肢者便得應付無止境的身心障礙。

我無法想像失去肢體的痛苦。往日當我面對一個一個截肢者的個案,我都在電腦前看紅了眼睛。缺肢是如此赤裸的傷害,如果是我,我每天洗澡時,可如何安然直視命運的亟難?我一定會瘋掉的。

在截肢者面前,我變得失語。截肢者哀傷,我也哀傷;便是截肢者積極,我卻仍是感到凄涼。

盛大天災之下,渺小的人類只有逆來順受。但我仍盼望我們昌明的醫學,再勉為其難,也能保守著壞疽病患者的肢體。

星期三, 5月 14, 2008

情緒慢快門

今天陽光太燦爛,曬得一地都是我的殘影。

上午返九龍的辦工室辦點事。在食堂裡,我垂著眼要了一杯好立克,加進了瀑布一樣滿溢的花奶。

電梯大堂熙來攘往的,我混在人潮中卻霎眼認出了梁小姐。心頭一熱,我竟不顧手中驚惶晃動的熱飲,細細地叫著梁小姐的英文名字,碎步追了上去。

相認了也沒有什麼,只是兩人一起乘了那麼半分鐘的升降機。到達我的樓層,我說不如下班後聚一聚,門便在眼前關上了。

其實我真的很想和梁小姐說說話。我需要有人陪我說說話。

後來我才發現我把電話忘了在家,所以見面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一向對攝影沒多大的興趣,對拍照的技術也沒有什麼認識,還是最近才知道用「慢快門」便能捕捉移動中的光影。這樣嫻靜的生活之於我,一定是一種慢快門。

星期二, 5月 13, 2008

Rene Magritte

第一次看見 Rene Magritte 的畫是讀西西小說【浮城】的時候。那時我在中大上寫作課,掀著筆記,只覺圖畫別緻,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看 Anthony Browne 的【誰來我家】,翻到一頁看見插圖上畫了房間外的一塊牆,牆上掛了一幅壁畫,畫內一列隆隆行走的火車,那呼出來的烏烟竟然穿越了畫框,噴在牆壁上。我便想起了 Rene Magritte 筆下那凌空從壁爐駛出的火車頭。

Rene Magritte 的圖畫,有些很觸動我。比如看到這幅關於戀人的圖畫時,我便無可避免地想起愛情中的盲目及無可奈何。

又比如這幅空中的鴿子,我就想起民主自由固然是光潔美麗,但既得利益者的暗黑力量卻往往籠罩大地,令一窒息之餘,反襯爭取的過程,是多麼的舉步為艱。

觀賞舞蹈,有激勵心志的作用。觀賞完一場精彩的舞蹈,心情十分膨湃,以至臉上蕩洋著笑意,腳步輕盈得好像能乘晚風而起,飄上夜空,漫遊星際。

看畫卻是極為內在的一件事。看完了畫,我便常常低著頭,不想與別人有眼神接觸--我的感情都給掏淨了,空洞死白的一張臉,怕嚇著別人。

遊雲的一天

不知大家會否跟我一樣,遊雲時只能以母語思考?

唉,完全唔知今日做乜。

星期日, 5月 11, 2008

回呀回

Elvis:

借一宗人寰中偶然的慘案去大做文章增加暴光的社會人士、時評人、名嘴固然並非上品,但也不能抹殺真的有些社會人士、時評人、名嘴是深感痛心故有感而發。

我以為對此等「上綱上線」的批判,著眼處不是人們是否太「上綱上線」,而是人們「上綱上線」後,如何談討。

關於偶然和常然,不用問都知道這是偶然。但有些時侯偶然會變常然,正如偶然的疫症會有機會變成風土病一樣。

服務社會的人,需要有能力去辨別哪些偶然慘案有可能幻化成常然社會問題;關心社會的人,需要有心去追問哪些偶然慘案有可能幻化成常然社會問題。

『但這件事件是否常見?過去一年來發生多少宗?是否存在普遍性?沒有人理會。』這些都是數字,警方及社工團體都可以給你答案。但我的看法卻是:新移民不容入社會,貧窮,毒品,網絡誤交損友,援交,黑社會等問題炒埋一碟後就會有一宗一宗的個案出現。把這些個案按其沉重艱難的程度一列排開,我們可以有一個spectrum。那麼,這少女慘案是否顯示spectrum越長越綿延?spectrum 末端的顏色越來越黑墨?

我想這就是我特別為了此案而揪心的緣故。

謝謝你來問,讓我迫自己想得深一點。

星期六, 5月 10, 2008

破窗效應 (篇文岩岩兩歲丫)(唉果陣我真係清閒到呢)

雖然只是企業中的初級員工,但不知為什麼,一向對企業的Corporate Governance 非常著重 。 在我真正用心體會過的企業,計有青春協會、動物有錢會、雞金會及現在的愛黑發,在公司管治上令我滿意的就只有青春協會。

公司管治
------------------------------------ 
                       

什麼是公司管治呢?簡單來說就是一套管理企業的準則,而定立準則的目的就是使管理人在擁有權分立的情況下仍克盡己任為企業尋求最大的利益。複雜來說公司管治關乎操守、公司文化、股權/控股、獎勵、內外監控及法規等。

而對我這種初級員工來說,一句講晒,良好的公司管治就是能夠提供一個大環境讓/令全世界一條心為公司好。

一條心為公司好 -> 盡責任,做本份 -> 不卸膊,不搶工/功 -> 締造公平透明文化 -> 不(用)旁門左道 -> 各安其位 -> 公司像機器 -> 個人去留不成問題 -> 公司穩建 -> (如配合有遠見精於捕捉市場的管理層)公司在穩健中前進。

而怎樣締造一條心為公司好的大環境,就要從上述「複雜來說」的各點入手。

不說動物有錢會及雞金會,說說我如何看現在的愛黑發的公司管治吧。

非常明顯,愛黑發的員工們都是抱「打份工。者」的心態,管理層則在「打份工。者」的心態上再搭「唐朗朗小姐」式的待人接物態度。大家終日無所事事,走位蛇王,你推我卸。細既懶,大既蠢(但唔知自己蠢),公司便只有發酸地淪落,低處未算低,一再勇創管治低谷。

初入公司,我問自己是否因職位敏感,撞鬼機率高,才有此洞悉。我便嘗試抽離,eliminate職位之便,看看如何。

破窗效應  
------------------------------------                                      
談一談破窗效應(犯罪學果個,唔係經濟學白痴果個)。

破窗效應的理論認為:如果有人打壞了一個建築物的窗戶玻璃,而這扇窗戶又未得到及時維修,當窗戶破了沒人修理,路人經過後一定認為這個地區是沒人關心,沒人會管事,別人就可能受到暗示性的縱容去打爛更多的窗戶玻璃。因此引發更多人打破其他的窗戶,於是從這棟大樓開始蔓延到整條街,擴散到其他鄰近街道。

厠身於辦公室之中,我未能夠耐性地把我的觀察與破窗效應直接乾脆地劃上等號,但我隱約感到兩者之間有婉轉的關係。

主席助理斟咖啡                               
------------------------------------            
公司有兩位Tea Ladies。無錯,係兩位,係Tea Ladies非掃地嬸嬸。因公司工作分配騎哩,其中一位Tea Lady每日下午都會不在公司,即是說每天下午都只有另外那一位在,負責斟茶及出街(據我觀察,多數都係去Bank)。主席很少在公司出現,但是偶然都會和一大棚人開會,此時便需要常常斟茶添水。

Tea Ladies的行事曆由接待員負責。而接待員當然不會視此項工作為一個managerial task(基於能力及意願的限制),所以接待員只是擔當被知會及紀錄的功能,亦由於沒有意識去plan Tea Ladies的每天的行事曆,所以便不會和我作溝通,了解是日主席會否又有一大棚人來開會。

於是,一天下午,有一大棚人上來開會,初來報到的我便第一時間找Tea Ladies,當然她們都不在,於是我便親身上陣,斟茶添水。出出入入次數多了,主席便在一眾客人面前兜口兜面問我喂,點解要你斟茶呀?D人呢?行政部主管便向我使了一個眼色,著我叫接待員做斟茶的工作。

離開房間後,我當然沒有叫接待員斟茶,因為縱使我只是過客,我仍然不做自己認為不合理的事。把接待員叫進來斟茶?那counter邊個坐?接待員是訪客expect自己會見的第一個人,counter哪可以丟空?

其後我盡量主動和接待員溝通,讓她在有客的日子把Tea Lady 留在公司聽主席使喚。不過幫助不大,因為第一:Tea Lady慣左我行我素(再其後要我義正詞嚴先搞掂);其二:根本無人知何時有一大棚人來開會(因為主席喜歡即興)。

有兩位Tea Ladies但要主席助理斟茶看似雞毛蒜皮,但我卻覺得非常不自在。

我認為如此情況,公司各人都脫不了干孫:Tea Ladies不在其位,接待員不謀其政,行政部主管領導不英明,連主席也有責任,因為另外那位每日下午都會不在公司的Tea Lady不在的原因正是源自他,兼主席喜歡連公事都即興。

OLR音樂劇
------------------------------------                                           
Mrs. Szeto 暑假初出發旅遊前我已經提醒她要address鐵芬妮的不滿,搞翻個講心大會,如果唔係,分分鐘其他人陸續離場。好啦,一路唔講心,依家終於不歡而散了。

我當然知道離場是麗口及貓的獨立決定,但我又覺得此事同破窗效應有婉轉的關係。

如果,在葉遜謙亂UP OC當秘笈時,在土星人出招追殺我時,有人mediate,時不時提醒大家舉辦音樂劇的目的,緩和一下氣氛提升一下士氣,讓大家時刻把學校記在心,便不會發展成為做而做的地步,便不會搞都大家無晒心火,只得肝火的地步。

兩口米:我說大家都責無旁貸,是這個意思。

破窗效應與時事新聞

近日有兩宗新聞令我非常揪心。

當然不是聖火,而是不幸少女事件(好驚今晚發惡夢)及緬甸風災失救。

青少年踏上不歸路,往往叫我難過痛心惋惜。我不會說人是生來平等,但我認為香港儘管貧富縣殊,貧家的孩子生活上心理上也會苦一點,但路還是有的,機會還是有的。放棄自己,徹底地放棄自己,我在旁看著,總會有莫名的難過。這一宗新聞,使我難過的不單是女孩,還有那兩位男孩。我真的很難過。我覺得我們的社會有些窗子破了。

破窗效應的理論認為:如果有人打壞了一個建築物的窗戶玻璃,而這扇窗戶 又未得到及時維修,當窗戶破了沒人修理,路人經過後一定認為這個地區是沒人關心,沒人會管事,別人就可能受到暗示性的縱容去打爛更多的窗戶玻璃。因此引發 更多人打破其他的窗戶,於是從這棟大樓開始蔓延到整條街,擴散到其他鄰近街道。

(我驚失眠,都係去瞓。)

星期五, 5月 09, 2008

我xyz,因為我什麼意見都聽

我是真民主,因為我什麼意見都聽。

我是真持平,因為我什麼意見都聽。

我是真包容,因為我什麼意見都聽。

是嗎?民主、持平、包容,就只是「什麼意見都聽」那麼簡單?那並非 「什麼意見都聽」,是否就是不民主不持平不包容了?並非 「正反兩邊都說一說」,是否就是不持平了?

法 官 昨 在 判 詞 指 出 , 《 業 務 守 則 》 要 求 廣 播 機 構 在 處 理 具 爭 議 性 的 真 實 題 材 節 目 時 , 必 須 遵 守 持 平 要 求 , 但 廣 管 局 錯 誤 理 解 守 則 。 法 官 認 為 , 持 平 不 一 定 是 報 道 正 反 兩 面 意 見 , 或 囊 括 不 同 意 見 的 言 論 , 例 如 製 作 關 於 對 抗 禽 流 感 的 節 目 時 , 如 何 能 做 到 具 兩 面 意 見 ? 持 平 最 重 要 是 不 偏 不 倚 、 沒 有 成 見 及 公 平 , 更 對 廣 管 局 對 持 平 報 道 的 看 法 , 感 到 驚 訝 。 法 官 續 指 , 港 台 製 作 該 集 節 目 只 是 探 討 人 類 的 狀 況 , 如 實 及 忠 實 地 讓 受 訪 的 同 性 戀 者 表 達 他 們 的 渴 求 、 生 活 遇 到 的 苦 難 及 憂 慮 , 並 沒 有 倡 議 及 鼓 吹 他 人 接 受 同 性 婚 姻 。

當然,「聽」這個字是有岐義的可能的。

星期二, 5月 06, 2008

轉貼!

1. 題外話
from On Goethe by goethe
好多友講雪山獅子女,我冇咩興趣講。

唯一想講既係,我唔認為「出黎」=「搏上位」=「預左比人起底」

就算係「搏上位」,都唔等於其他人可以披露佢既資料。

至於係米「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我淨係會諗,你出黎示下威表達下意見,原來有幾會比人「起底」,咁就以後都唔好出黎。

將「起底」合理化習慣化whatever,咁米好。鼓吹衣隻暴力,香港會更加和諧。

自由,對某些人黎講,係冇界線--特別係講到「你係米中國人」時。

(當然,講得你係米中國人,就緊係講「中國人」。個體,存在既咩﹖)

七十樓危危下望 已在文章 "題外話" 上留下新的意見:

衣d咪就係等同話八九學運參予者出得黎革就預左比人革左你條命
又或
靚女性感得就預左比人非禮
咁囉

啫其實呢個不可思議的邏輯既重點係

起你底革你條命抽你水的人們
是無腦的
人們的行為只是個product of Classical Conditioning

2. 少男性戰印傭案
from Slow by Chainsaw Rio

康港發生了一宗奇案,話說一未成年少爺與成年印傭一起看咸網、睇咸片。少爺竟主動要求印傭性交,兩人性戰沒有被揭發。及後少爺及印傭多次性交,少爺 不想再續此關係,無奈印傭以呻吟聲挑逗,少爺只好被迫再下慾海。直至少爺向教會求救,事件被揭發,印傭被控「向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昨日判決,印傭現還 押待刑。

此案充份展示了多個法律盲點。首先,法律上是沒有女姦男的,因為所有性交,都要有男性「扯旗」的第一因。這亦即示,兩人的性交,男方有自願成份。法律亦只有俗稱衰十一的「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1 ,而沒有「與未成年少男發生性行為」。如與之性行為的少女為 13 歲以下,無論是否願意,會犯下「衰十三」,此罪與強姦同等,最高可罰終身監禁。今次「少男性戰印傭案」只能被控「向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裁判官話此案難判,的確是很難判。

我特別拿出此案出來,原因是這個案件是一個縮影。話說韓國火炬跑步遊戲,中國留學生對當地記者及人權團體作出「愛國行為」。外電見到的影像,是留學生飛腿攻擊韓國人;也有記者被石頭擊爆頭。也有內地「反 CNN 」論壇指出,是韓國人挑釁在先,甚至韓國人出手打人。但是西方通訊社沒有拍下韓國人打人。2

我國人仕最愛找出第一因來為自己的第二因開脫,中國人所謂叫做先撩者賤。就像「性戰案」,我們看到印傭是少爺開口要求性交的第一因,似乎問題的起因不是印 傭,好像沒有少爺的第一因,就沒有印傭「向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的第二因,會同情印傭。襲擊與打架,只是前者沒有第一因。與強姦及二人同意非法性交一樣。

永遠永遠,第二因在「襲擊與打架」、「強姦及二人同意非法性交」都是有罪,不會因為有否第一因而令罪行潔淨。有否第一因,只會決定第一因是否共犯。兒童向 你要求性交,成年人理應拒絕,應該禁止第二因出現。就算南韓人真的有挑釁,留學生不能克制嗎?克制不是一種更加高尚的民族操守嗎?

  1. 最高可罰監禁 7 年 []
  2. if any… []

星期一, 5月 05, 2008

近朱者赤

1700 工程師口甜舌滑邀靚靚七十擇日晚膳
1820 七十話擇日不如撞日我家下就向堆填區出金鐘咁不如你向西港城對出叮叮站等我搭叮叮過都黎你就上車好丫工程師答
1858 七十告訴工程師叮叮埋站啦工程師話吓係咪巴士站呀巴你個頭呀叮叮呀tram呀呢個時候電話無電
1900 叮叮慢慢停靠西港城對出站頭七十長髮飄飄工程師向七十揮手但工程師人卻站在一丈遠的巴士站
1910 七十在兩個站後下車好辛苦先去到一間酒店借電話同工程師聯絡上七十叫小朋友乖乖地等媽咪接
2000 七十同工程師三餸一湯食呀食
2030 工程師踢了七十一下(記仇記你一世!)
2100 七十飽到懷胎十月一樣跟依然是一塊板咁的工程師分別啊分手總要在雨天
2120 七十邊看電視邊喫掉了三包珍珍但工程師應該仲噢緊巴士返屋企

山區探訪

母校乃一所天主教修會學校。修會與慈幼會同宗,慈幼會百年前已在韶關傳教,與當地極有淵源。

唸中學時,便多次到韶關服務。有那麼的一次,還走了來回共六小時的山路入乳源縣的山區小學,去跟學校的小學生一起,渡過了兩天向彼此學習的旅程。

出發前,江神父叮囑大家別帶甚麼新奇的禮物給孩子們,引起了大家一陣關於突然的物質享受是否就等同精神的污染的討論。

你可能會問,我們一群普通的中學生,能有什麼物質享受給人家呢?

嗯,那時我中四,是九十年代中。那時的羅湖,尚且不是現在車水馬龍的羅湖,更何況是韶關未通公路的山區?而且山區資源匱乏,當地居民日常食用的肉類,不是豬牛這些,而是鼠,一種碩大的鼠。雞,是有養的,但可不是等閒會吃的。自來水,是沒有的;用水,就得打。抽水馬桶,是沒有的;公厠的模樣,就不用說了。

那時那山區,一面完整的鏡、一把沒有掉牙齒的梳子、一盒彩色木顏色,一只可書寫流暢的筆,已帶來享受。

我對「一面完整的鏡」特別深刻。

旅程中我跟在村領導後頭探訪了一個家庭。當大人們在聊日常時,我的目光被擱在窗邊的一塊破鏡所吸引了。那塊破鏡是那麼微弱乏力地反射著天空的光,在暗啞的房子綻開一個彷彿吹一口氣就會煙消雲散的光圈。

到步的那個晚上,入到村來,已是晚昏。天井裡搭起了個露天的灶。女人們麻利地劈柴、生火。裊裊炊煙之間,我們卸下背包,拿出午餐肉及鯪魚罐頭,同行老師便捲起衫袖把餐肉切粒,混入加進蛋汁去煎,又把鯪魚放在米飯上一起蒸。旁邊的村里男子則在斬雞。

星期六, 5月 03, 2008

翻譯自習

香港人 登記做選民
Hong Kong is our home Register as a voter

日常乘車,兜口兜面見到這組雙語口號,眼冤但卻欲避無從,甚為無奈。其實,多想少少,口號便何好少少,例如:
Hong Kong is our home Register to vote
或:
Hongkongers, be a voter

星期五, 5月 02, 2008

關於舞

我不是舞者,連業餘的也算不上。

舞蹈之於我,正如世間一切美好事物一樣,可以為灰白的人生點睛。是以,我希望能夠與其他人分享。

大師上次的留言,我便很想認認真真地回應一下,也好趁機把人間美好的風境描在這兒,讓大師失落時、無聊時、納悶時,當明信片,一張一張的翻,許可以忘憂。

舞蹈,是用整個的身體去表達自己。為什麼我們會覺得舞者(如Elena)跳得很 swimmingly?因為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是用整個身體去完成。她滑下了左腳再站起來時,是整個人升起的:她的左腳、右腳、臀、胸肩,和頭,一起提升,完成動作。她沒有閒置她身體的任何一保份。

一個好舞者,不會浪費身體的任何一部份。

Dong A Dance 的女孩,我說她揉合了太極,除了因為那些極其容易辨認的推手姿態外,還有她動作中的節制元素。

太極的動作多是建立在曲膝的姿態上。不要少看公園那些伯伯,這個曲膝的姿態很考腳力的。要維持曲膝姿態,用力便得沉穩。這便是節制了。

Yoga 則重平衡,以及身體的柔軟。缺少了整個身體的協調及節制的展現,yoga 的動作,看起上來便談不上優美或力量。

另外,我說Dong A Dance 的女孩做到了「千手千腳」,是說她揮動手腳的動作做得非常靈活而節奏平均,鏡頭下出現了幻影,如千手(腳)觀音一樣。而「千手觀音」,是群體中國舞常有的戲碼。

我非常喜歡看舞。出色的舞蹈,最柔揚卻還是蘊涵了節制的、牽連了整個身體的力量。正如做人一樣,要做到泰山崩於眼前,必要走過了蜀道難。

共勉之。

星期四, 5月 01, 2008

回覆小札

黃小貓同學:

謝謝你送的百力滋。
因為這盒百力滋,我喜悅了一點。
唔......好美!

x同學

轉貼!

紅字是我心中「yo!」的部份。

為心儀的部份接納全部,是我一貫的作風。

關於.一百萬人的故事.貧窮

以下唔係傳聞。

今年年初上年年尾,無線阿姐及「一百萬人」入面某位浮誇女藝員(我一集都冇睇過,所以唔知位阿姐係米咁浮),去完天水圍做戶外節目後發現貧窮問題真係非常嚴重。所以,搵埋社福界代表,坐低睇下有咩可以做。

兩位阿姐開頭諗住攪個一take過節目,引起社會關注。不過,社福界代表認為類似節目唔可以令社會了解貧窮問題,唔可以令社會反思。所以,傾左好耐,最後出現衣個節目。

****
社福界代表唔鐘意宣傳。

所以,我幫佢宣傳。

當然,我都係近排先知佢有份提出衣個節目概念。

亦當然,所以,唔怪知得,之前有報導話,候任特首參選人梁生搵社福界代表討論過最低工資問題。

又當然,閒姐係個論壇節目既表現,一如以往地,真係好黑我憎。

****
關於個節目,我一集都冇睇過。

唯一睇過既係,先頭個論壇最尾30分鐘。

****
論壇入面,閒姐同其他人講既,可以不理。

不過,社福界代表講左下面幾樣野。

「貧窮問題,不是鬥慘,而是公義問題。在香港自稱現代化的城市,為甚麼仍有一大部份人面對貧窮,被主流隔離﹖」

「當有數十萬人面對貧窮,貧窮就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制度上的問題。」

「現時政府面對貧窮,是以個案模式處理。政府只係給予服務,不過階層流動嚴重不足,政府並未由制度上改善貧窮問題。」

「以往既貧窮家庭,可以穿膠花,可以係街邊賣花生。膠花,我都穿過。不過,而家冇膠花穿,你出街賣花生會比人拉。」

****
有人會批評福利主義,會批評社福界代表好多主張,會批評個節目。

不過,佢上面衣幾點,並非閒姐,又或社會上好多犬儒、自稱自由市場擁護者所察覺。

特別係,下面兩句。

「貧窮問題,不是鬥慘。」

所有抽水尊貴或學者,可以收皮。甚至係,聽人講個節目前幾集本身,其實都可以收皮。

「在香港自稱現代化的城市,為甚麼仍有一大部份人被主流隔離﹖」

所有自稱自由市場擁護者,認為香港人只要自強不息就可以脫貧既人,又點樣同個幾十萬人講「自強不息」既道理﹖

****
當然,社福界代表提出,政府所謂扶貧政策只等同於提供服務衣一點,其實真係令人尊重。

唔好講佢衣句說話既insight。佢衣句說話,證明佢係一個正人君子--衣個,應該係我對一個人最高既評價。

特別,個位係一個政治人。

****
提供服務有咩問題﹖

提供服務,政府有錢駛,官僚會happy。

提供服務,市民即時見到效果,人人開心。

提供服務,仲證明你「做到野」。

所以,佢講得出「提供服務並不足夠」時,應該令人尊重。

****
關於自強不息,自食其力。

自強不息,係香港其中一個最難明既謎思。

另一個係,泛民破壞香港。

****
點解香港人要自強不息,要自食其力﹖

我係單親母親,有兩個八歲以下既小朋友,咁點解我唔可以扲綜援,全職照顧小朋友﹖點解,你一定要我出去做野唔理個仔﹖

我做地盤,而家香港冇工程,返大陸唔夠人平,香港有成家要養,搵保安都搵唔到,咁仲可以點自強不息﹖

****
更加根本既問題係,扲福利有咩問題﹖

扲福利,本質上同我左研究右研究點樣避稅,我見到政府退差餉退稅就一定要扲,甚至乎我有錢都要去公立醫院做手術,有錢又要住公屋,又有咩分別﹖

大家,都係於再分配制度下「最大化」自己既利益--相比起真係有需要時扲綜援個批人,避稅又或者覺得政府有錢就要退稅比自己,咁後者唔係更加「過份」﹖

我地會認為扲綜援既人唔肯自食其力。所有人係香港都有工作機會,係佢地唔爭取,唔努力工作。同樣地,我地認為避稅係財技,政府退稅係應份,減紅酒稅令我飲紅酒更加平,其實更加「唔肯自食其力」。

當然,其實,我會話,大家都係扲福利,係度最大化自己既利益,大家既行為無分比此。

****
如果香港人要自強不息自食其力,扲綜援係有罪,咁同樣邏輯,我地係米贊成 電子道路收費,徵收膠袋稅,醫療收費用者自付﹖

背後既邏輯,同樣係要 有收獲,就要 有付出。或,冇付出,就唔可以有收獲。

如果我地唔相信以上既「掛勾邏輯」,認同政府應該要為需要既市民提供福利,咁點解綜援會比其他福利更加「醜惡」﹖

背後係米,我納稅多,所以,可以有更多福利﹖

****
所謂既福利,所謂既政府功能,其實隱含社會再分配既意思。

所謂既社會再分配,係涉及公義。

去到公義,我地走進john rawls既角度。

當中,涉及制度。

****
假若你而家即刻死亡,並有機會變身成為社會上任何階層任何一個人,咁你會選舉一種點樣既福利制度﹖

你會唔會再相信只要自強不息,就已經足夠﹖

你會唔會再講,我住深水步板間房,阿爸阿媽每日返十二個鐘賺7千蚊,3千蚊交左租,之後我都仲一定會自覺努力讀書,可以自強不息,可以同其他同學有同樣機會升學讀大學﹖

機會,一定有,你話自己訓街都可以自學成材。

不過,而家講既係,平等起始,平等向上流動既機會。

另一個例子。

你變身成為一個新移民,路都唔識多條,咁你會唔會話,我可以搵到份工,湊得大個仔,完全唔駛靠公援﹖

****
最後,唔好理「一百萬人」有冇完全違反社福界代表既原意,又或者個節目本身其實係米一場show。

重點係,節目出現以前,真係有人唔相信香港有班人可以咁窮。

節目出現以前,社會亦唔見有太多既討論。

起碼,節目出街,候任特手參選人梁生都會出黎做show表態。

無論你同唔同意最低工資都好。起碼,個節目真係做到d野。

****
嗯,我仲未癲到唔撈走去幫佢。

所以,幫佢賣廣告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