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30, 2009

秋刀魚の味

【紅樓夢】第三十五回寶玉捱拷後,一身傷痕地躲在怡紅院,眾家眷又呢樣又果樣,呵護備至:
王夫人問寶玉:「你想什麼吃?回來好給你送來。」寶玉笑道:「也倒不想什麼吃。倒是那一回做的那小荷葉 兒小蓮蓬兒的湯還好些。」鳳姐一旁笑道:「都聽聽,口味倒不算高貴,只是太磨牙了。巴巴兒的想這個吃!」

這磨牙的小荷葉兒小蓮蓬兒湯是什麼呢?先看看那副湯模子:是個小匣子,裡面裝著四副銀模子,都有一尺多長,一寸見 方。上面鑿著豆子大小,也有菊花的,也有梅花的,也有蓮蓬的,也有菱角的。共有三四十樣,打的十分精巧。

湯呢?鳳姐兒也不等人說話,便笑道:「姑媽不知道:「這是舊年備膳的時候兒,他們想的法 兒。不知弄什麼面印出來,借點新荷葉的清香,全仗著好湯,我吃著究竟也沒什麼意思。誰家常吃它?那一回呈樣做了一回,他今兒怎麼想起來了!」說著,接過來 遞與個婦人,吩咐廚房裡立刻拿幾隻雞,另外添了東西,做十碗湯來。

【紅樓夢】裡的食物最叫我留戀。而有時,我也會突然地莫名其妙地很渴望很渴望某種食物,我稱之為「味雷作動」。

這兩天,很想很想吃秋刀魚魚生啊。

星期四, 8月 20, 2009

U r too light to belay...

大哥哥抱抱我,說:「你這種骨架,再瘦落去你瘦到八十磅都有之!」

八十磅?不會吧。誰知兩星期前在醫院上磅,真的只有九十磅。醫生命令我增肥,不然他就出手--用藥。

已經很久沒有運動,央求梁小姐一起攀石去,她斬釘截鐵地拒絕:「小姐,我一百零三磅你才那麼九十磅,你 belay 到我咩?!」

Belay 唔到呀。我連自己都 belay 唔到囉。

(七十有云:要 belay 人,先 belay 你自己。aka help urself b4 helping others)


Picture: The Invention of Life by René Magritte

星期三, 8月 12, 2009

STAND UP


I am not decorating a girl for a night on the town
And I'm not a second-rate queen getting kicks with a crown

I live for myself
I adore myself
So Coco Chanel me
from the black to the white

I need to be dazzling
I want to be Rainbow High
So Van Cleef Arpels me
from my neck to my hands

It's just a little touch of 70/F's star quality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