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9, 2017

笑忘書

 

藍色血人吹奏凱旋號叫

朱血獵獸騎著七彩獨角馬兒軍臨天下

墨綠的橄欖技要被遣忘

不是忘記就是死去

這正好是一本好看小說

其為《笑忘書》 https://t.co/jymxkYGVjG

星期五, 5月 19, 2017

青春


 


經過三年的痛苦,總算捱過了,現在只是錢的問題。然而誰沒有錢的問題呢?上市公司尚要撲水,所謂萬惡的金錢。


十七年前從來沒有想到這個港大的法律系學生會陪我長大,幫助我走過低谷,亦陪我看盡高處的風景。我們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能夠遇上當真是天主的安排。多謝 Joseph 。


當然我是 high maintenance ,不然你認為我是怎樣維持青春?又要提黎堅惠的見解:青春不在乎皮光肉滑,而是盡情追求心中的真善美。


此話有深刻的 implication ,首先你要有真善美鑑別能力,其次你要堅持真善美的追求。世界上太多誘惑,又或者懶惰,追追下唔追,變得傭俗,生活只是營營役役。


再者,話說回來,皮光肉滑仍然是重要的,至少體重適宜,皮膚狀況良好,否則出門穿衣服化妝都是為難。


生活在很多人的幫助下慢慢重回正軌。今年秋天,應該可以把鎖事都一一了斷,做番個清楚明快的人。火爆的烈女性格亦要改變。


常常覺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總是會得到。我的生意拍檔不知道他對我的意義有多大。我想做 serviced office 的生意,company secretary 一條龍嘛,自己財力不足,竟然由他圓了我的夢。


有機會,情調好些的日子我會告訴他。努力把事情做好,增加租金收入是報答,同時把感恩之情宣之於囗同樣重要。人生匆匆而渺渺,依家唔講幾時講?好,佢返港我即刻同佢講。


還有新加坡的靚仔們,我不知道你們會否成功但我希望你們成功,市場已經有競爭者,速度和質量都要提高。亦多謝攝影師,你鏡頭下的我模樣可愛。等有機會一起發圍。


這個年紀仍然天天有新鮮的事物發生,誰可以料到?《紅樓夢》林黛玉十多歳含恨而終,我視作最佳娛樂的亦舒,其筆下女子三十歲就已經世界沒日。能夠在這個年紀屢試屢戰,真是不容易。


要對自己更好。

星期一, 5月 15, 2017

那夜凌晨我坐上往大埔的私家車

 (1)

侍奉皇上吃午餐,皇上問起昨夜大埔凌晨之消夜。


皇:「你做咩要講自己幾多歲?人家問你什麼問題鳥?」


婢:「啟稟皇上,昨晚奴婢叫 Room Service 時,叫完野食後酒店員工問我爹地媽咪向邊,逼不得已我才公開年齡鳥。」


皇:「你被人誤會是小孩子實在活該鳥。好心你就諗清楚先打個電話丫嘛你把聲又白痴~」


婢:(跪下)「奴婢知罪!」


皇:「你已經不是第一次鳥!(愈講愈烈)你呀,成日都係咁,平白無故生出多少事鳥?🐦!」


婢:(叩頭)「奴婢該死!」


皇:(拍案而起)「🐦!抵你死要自爆自己貴庚🐦!」


(2)

上午在中文大學。


蘇秘書:(浪漫)「這是母校崇基學院,讓我們步行上去小橋流水~」


蕭律師:「係咪女鬼果度🐦?」(浪漫已被粉碎)


(3)

談找數問題


小老闆:「我俾張支票佢啲 Bank info 向曬上面鳥。」


大老闆:「你真係唔🐦識做人🐦!你估個個識解 cheque 啲數字架?!」


小老闆:「咁係我唔岩囉咩啫。」

星期一, 5月 01, 2017

器官捐贈

許多話題沒有討論呢。


像器官捐贈,開正你果行其實。普通法絕對建基於其時道德,而法律卻絕不涵蓋道德的所有範圍。


我本人是不支持點名捐贈器官,雖然即使不點名,只要知道器官捐贈冊排名,捐贈者亦可能知情受贈者是誰人。


這單新聞全港各方人等各自 spin,事情越弄越複雜,連捐贈者在手術康復中也要意無反顧地幫助解畫。然而亦看見有評論問為什麼有人有兩次機會,而這第二次機會,是否有其他生命付出了機會成本。


至於利用其他動物及甚至異想天開地利用複製人孕育器官,以成就移植器官,救活人類生命亦逃不了道德批判的命題。讀過衞斯理的人,應該已經有思考過雷同的問題。


很久以前我對蕭公子說我不特別支持環保倡議團體,因為我覺得最違反自然的是人類。


現代社會明細地分工,這道德不道德的問題就交給醫生,和代議仕;然而盧醫生畫蛇添足搞到自己形象咁差,立法會又⋯⋯


我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思辯者,蘇格拉底果套正中我何車。奈何世界不是這樣的,大部分時間秀才遇著兵,徒呼呵呵。


這叫我懐念中學及大學時代,有事沒事三兩個人天南地北吹水。青春時沒有好好地性感打扮是遺憾,不過算了,青春時有過許多能言善辯道理分明的朋友,聊天爭吵的時光實在是千金不換。


立此存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