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31, 2015

I am fit because I eat alone



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下雨的日子總是想起上海以及張愛玲。晚上站在窗前看瀟瀟西廂雨,心中不免淒清寂寞。

熟讀張愛玲,熱愛錢鍾書,明白劉以鬯,了解《紅樓夢》,我的一顆心自然比較多愁善感。沒有戀愛的日子猶如錦衣夜行,真是何必珍珠慰寂寥。

誰叫我天生遲鈍呢?好好的身材容顏在二八年華時不知道如何活用,八九十年代的時裝潮流亦不適合我的體態。年輕時沒有好好發光發熱,亦沒有瘋狂戀愛。現在手段純熟了,世態卻是炎涼的,熱情當然是被逼自動降溫。



重讀亦舒《玫瑰的故事》,忐忑忐忑。當然心中有個家明,不過很早就放棄尋找他。我心中的家明是完全明白我的好處和壞處,那麼他就會珍惜我若珠如寶。但是現實是沒有這個人的,哪裡去找純潔如兔又靈巧如蛇,理智感情並重的人呢?

四年前遇見前度,用現實的標準,他是很好的男子了,對我非常慷慨。所以到現在我還是感激。於是套用《玫瑰的故事》中黃振華的說話,就是只在乎曾經擁有。

午餐時間逛崇光百貨,在瘋狂血拼的人潮𥚃我在Wedgwood 遛達。搬家到深井之前一口氣買了三隻杯,粉藍色的一隻送了給蒲公英同學,自用的兩隻卻是一搬回自己的家就打破了。

我對生活的要求不高,晚上和週日與愛我的男子用 Wedgwood 的骨瓷喝茶就可以了。他甚至不需要明白骨瓷是什麼,不需要知道 Wedgwood 的底縕。我不是玫瑰,不一定要家明。




《再別康橋》


再別康橋
 
  輕輕的我來了
  正如我輕輕地老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年青的兒女

那燈畔的毛巾
是掩蓋用的唯一
肥皂裡的老身
被人的手掌翻閲

水渠上的曱甴
黑亮的在水底招搖
在天台的冷風裡
我情願做一條死屍

那簷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洗澡水
潑灑在老人間
冰冷着
髑髏似的殘軀

求助?舉一只手指
向茫然更茫處注視
滿載一心委屈
在白日光浴𥚃呻吟

但我不能叫喊
啊啊是受辱的吶喊
姑娘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死了
正如我悄悄的生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張選票




星期六, 5月 30, 2015

人字拖



《人字拖》

因為紅色及七折,我買下了這雙 Ferragaomo 人字拖。自己知自己事,天生腳趾長得貼齊,從少就穿不了人字拖,每次強行穿著都磨損,小則脫皮嚴重則流血,連在日本時我也不穿。

店員卻跟我說有踭啦這雙鞋,力學上是不會傷害腳趾的。力學?他説得頭頭是道,我便唯唯諾諾地付款買下。

結果呢,是證明中環的上山下山之難是超越一切力學的。

我只不過徒步至大會堂借了八本書,再行至IFC想看看 Happy Diamonds,結果腳部又痛又累,Chopard只是搬到太子大廈,我居然沒有力氣走過去,累得散了,連吃一個 GODIVA 雪糕都彌補不了,得回家躺下休息。

漂亮的人字拖,可遠觀而不同穿上焉。


星期日, 5月 10, 2015

百年孤寂 solitude of a hundred years



Creation of arts must and should and being no-choice to be in solitude. 

From inception of the artistic ideas, to picking useful wood pieces at the rubbish collection; from managing the moving to fixing your rather unsolid ideas; from drafting it to colouring it. This is the moment that suddenly your family your lovers your guys your school mates your teachers get disappeared.

 

星期六, 5月 09, 2015

香奈兒


只有很少人能夠明白。衣飾諸如皮包鞋子及珠寶是女人除房子及男人之外的重要投資。買得起買最貴的,用個廿年二三十年不在話下,有需要時還可以折現。

一雙花拉加莫的平底鞋,可以穿上十年八載。鞋底走了様去打掌,走路小心點別被務失的陌生人一腳踏在你的鞋子上,把鞋面刮花了。好好看護鞋子,花拉加莫一本色伴你走一輩子的路。

香奈兒皮包减價,經濟日報打電話來話我買不買。我説我一向喜歡香奈兒的春秋貨,多於classic的。

上星期溜入店内,一店的蛇皮產品。其中有個 shell pink ,透著珠光與橙色的色澤。很可愛,但不對我胃口。Shell Pink 手袋很難襯出優雅的形象。此袋太搶眼,來不及的嘩眾取寵。是小妹妹突然有錢的手袋。

這個灰色的則低調含畜優雅,蛇皮經處理後結實,不會像 Shell Pink 的飛了出來。Shell Pink 的設計也不耐用,很容易隨便便刮甩鏻片。我此等女子,當然不適合。

今季香夸兒的蛇皮系列真不是人人憧欣賞,亦非人人 carry 到。買個手袋然後非常小心的用,出街要帶防塵袋罩著,多別扭。

所以我不介意下個毛毛雨,我與我的灰色蛇皮香奈兒更親蜜。低調含畜優雅,揹著香奈兒,多少也要有這種氣質。沒有也會沾染得來。

星期六, 5月 02, 2015

撞橋撞車撞鬼你咩《衝鋒車》

(少許劇透)

首先要多謝麒麟兄弟於百忙之中招待看電影及吃晚飯。不過下次請早點開始「逗Sonia笑」及「抱抱」情節,咪鬼等到在地鐡月台分別時才使出渾身解數,令人耳𨠫未盡,好鬼黑心。



合拍但百分二百港產電影《衝鋒車》由揸開筆改揸導演筒的劉浩良執導,靚佬吳鎮宇任達華鄭浩南譚耀文加古巨基主演。由於港産,所以我用廣東話寫這篇文。


故仔講一班賊佬假扮差佬想去打刧一架黑金藏於屍首內的跨境運屍車,點狠知同一班更惡的賊佬撞橋,然後一番埋身肉搏。中途殺出的程咬金包括一個有制服情意結但卻因為一己任務是臥底小巴司機的緣故而不能夠堂堂正正穿制服的真差佬。


電影中不斷出現相同的命題,旨在論說「穿什麼衣服不要緊,重要的是本質是美善的。咁,就夠曬」。咩著假差佬衫既真漢子,咩假小巴司機既真警察,咩臭的酸菜,咩心肝脾肺腎俾人拎走晒的先人遺體,咩用十六座紅色小巴改裝的假衝鋒車一全部都係指涉同一個意念。

冇錯劇本對白很抵死,金句連連。但係車!咁咪即係《無間道》?賊佬想做好人,要搵返身份認同。賊佬扮差佬扮到去捉賊好on居咩?劉德華直頭想同過去一刀兩斷,做個永遠的好人。唉,編劇都撞橋⋯

一様還一樣,話說回來呢,《衝鋒車》的劇本寫得很細致,荒旦得來合邏輯,笑位像日本的煙花表演,引得笑聲一朵朵連連爆發。


我最鐘意扮盲炳的鄭浩南。鄭浩南喎,同彭丹拍床戲的鄭浩南喎,點解咁有喜劇功架既呢?戴副大眼鏡,本來都忘記他是性感型男,但去到電影中間有一幕他沒有戴老花眼鏡在吃雪糕,我便又想起彭丹了。題外話,請我看電影的花樣男子應該唔知我係諗起彭丹的。成日話我做乜諗野,咁,我,係諗依啲野既。 


古巨基個形像係一百分正義年青好差人,但古sir講野太慢,舞台劇般唸的對白像蟻咬,聽得人很不耐煩。在尾聲他又做番卧底小巴司機講粗口先至感覺聚財。


黎緊五月勁抽既《全力扣殺》又係講放監賊佬尋找人生新身份的故事。咁咪又撞橋?看來身份 identity ,是香港人世世代代永刦回歸的茫茫焦慮。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