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15, 2006

家居意外之泰山壓頂

  今天,首宗家居意外終於發生了。

  昨夜睡的挺甜,可能和波蘭神父那關於革命和共產的故事有關──我實在太喜歡聽故事了。
 
  清晨六時左右,不知在發甚麼春(秋大)夢,我居然吱的一聲從夢中笑醒(小文仔:原來真有笑醒這回事,我依家信啦)。翻身再睡,才十時就起床了,為星期天的我來說算是早起。

   陽光勇士:你還記得業主曾對我說那衣櫃的櫃門要抖起來才開嗎?我就是懶,沒有抖它一抖,結果成道門又木又玻璃咁就泰山壓頂向一百六十厘米四十五公斤的我 跌下來。我身閃得快,但big toe卻給壓個正著。今次好甘,正如上次在家給古箏壓傷手指一樣。(麗口:此時此刻我非常想念你)
  
  幫big toe拍照後,我忍痛Hercules上身一樣把櫃門放回衣櫃。
  
  午飯後保安叔叔告訴我我的單位曾有白蟻之患,不過業主已找人處理過了。我當然立即懷疑白蟻在泰山壓頂一事上所扮演的角色,保安叔叔便自告奮勇話幫我睇睇。結論是如有白蟻,該在牆腳線處而非衣櫃。
  
  哦﹏不過,就在保安叔叔要離去前,泰山壓頂又再次上演。這一次保安叔叔和見過鬼的我皆身手不凡地閃開,二人都沒有受傷。保安叔叔研究一番後總結泰山壓頂的原因是櫃門路軌老化。
  
  哈,人証物証俱全了,我便楚楚可憐地致電業主,告訴他我明天要回中環驗傷,而本星期六要招待客人,「懇求」他於週五前搞掂個櫃門。

  收線後,另外一道櫃門也搖搖欲墜,希望它不要有樣學樣泰山壓頂啦。

星期二, 5月 02, 2006

創作在小島

喜歡創作想必與我 all or nothing 的性格有關 ── 創作一係就有一係就無;創作不會如青苔慢慢滋長,創作是平地一聲雷。即使苦苦求雨,就算獻上羔羊,不打雷就是不打雷。

香港的天空愈來愈老,藍藍的,像缺氧的嬰,又沒有天幕,遲早死亡。既然天老,就應該有情,所以有人願意相信:雨仍然是可以求的。但需要信賴及功力(大玉兄說的功力)。在小島的艷陽下,兩口米便以信賴及功力,打通希臘諸神的經脈,讓創作靈感在海岸與點點的浪花互相輝映,一個昇華了的劇本在孩子吹出的肥皂泡之間閃爍著彩虹的七色,冉冉上升。

兩口米抵達小島前我逗貓去。貓很黐身,逗完了我要離開了貓居然跟著我。我回頭看回頭看回頭看,貓沒有再跟上來。我很有一點憂郁,感情的付出和接受都是一樣的重。

四條煙給我帶來的
500大元結果我全買了書。共25本。包括李天命、牟宗三及何秀煌。原來的書主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實在很想知道。可能也是中大的,而且至少曾經修讀<<思考方法概論>>。我把<<破惘>>借了給店主,交了一個新朋友。

500
大元我今天就到銀行去入票還給四條煙,因為我要四條煙送我的是實實在在的吸塵機。

四條煙:我的頭髮在等你呀。(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者:我的Hitchcock DVDs 也在等你呀

除了25本書,與兩口米在中環分別後 我 還 買 了 4 雙 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