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4, 2017

#男人就是喜歡令女人迷途以便為所欲為

 

風蕭蕭兮@貝袋澳。


#男人就是喜歡令女人迷途以便為所欲為

星期日, 9月 17, 2017

悖論



 悖論,最生動的是「不剪的理髪師」。對哲學一片茫然的蕭公子從法律思維出發,認為此不過是 Conflict of Interest,此男子實在可愛。現在每當我看見任何哲學材料,都忍不住傻笑,小小甜思思。


相信極少香港人對哲學感興趣,可能亦有人認為哲學只是象牙塔的東西沒有什麼用處。但事實郤不然。例如上述悖論就是指出集合與個體相悖,很多其他的邏輯問題亦成為電腦程式語言的基礎。


可以學習哲學實在幸運,對做人處事有指點明燈的作用。比如現正成個香港都怪獸處處,但我們打怪獸時但可仍然有風度有胸襟,無謂打怪獸,自己亦變成怪獸。


尼釆說的。

星期二, 9月 12, 2017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這顧城著名的詩句,我第一次聽到是在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旁的教室。

工商管理學系學生有自己的書唔讀,卻去上中國文學的課。

這兩句淺白的語句,叫醒了做白日夢的我,照亮了我年輕的臉容。

預科已經脫離了中國文學,實在沒有想過新詩是可以這樣輕盈清新但卻每一句字都是那麼深刻,字字穿心,並烙印在我的手掌上。

那時聽完課就得作文,學畢新詩亦要創作。因為新意像乃新詩之本,我其時看看窗外的樹,便隨手寫了「用力踏死一只曱甴,卻引來千萬點螞蟻。」

因為迷戀「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這首曾令我心思思的顧城詩句,已經在從我思緒淡然退郤。

今天,我又讀到他的句子,但情境切切,人物細細,我覺得很痛。很心痛。

不過正如我說過的,你以為你可以殲滅嗎?並不,本來平靜的湖水開始見到漣漪,那是退無可退而站在湖邊投出石頭的一代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