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30, 2010

開心。買樓 唔開心。買樓

快中秋節了,我品嘗的香茗卻是英國的伯爵茶。香港中環置地文華酒店內的MO Bar,午後陽光穿過玻璃簷廊,在地上照出一列列整齊的七色彩虹。

電話響起,是律師樓叮囑我過一會兒要上去交大訂,我唯唯諾諾。

律師樓幫我處理樓宇買賣的是一位中年男師爺。可能我舉止衝動幼稚,又或者看似好欺負,他往往以恫嚇的態度跟我說話。

我不喜歡跟這中年男師爺打交道。我打算再多坐一會兒才上律師樓去。我低下頭,一下一下地用銀匙攪動飄浮在紅茶上的檸檬。圓圓的檸檬在杯中轉來轉去,我便有點出神。

「我能夠順利地完成這一連串的交易嗎?」我問自己。我按了按眉心,calm down, girl。都怪我自己愛冒險。我其實蠻愛冒險。

談戀愛我唯心,知道time is not on my side, 應該為將來籌謀,但我縱容自己放肆,是故在愛情路上,我成天跌跌撞撞。

工作上如果覺得委屈,我話走就走,寧願獨自面對其後找工作的種種不安定。

旅行不買地圖不訂酒店,亂行。

而原來買房子我也可貫徹任性的作風,八月天霎時衝動購入大埔低密度住宅一間,兩星期前在堅島散步又覺得還是中區好,便立即約經紀看房子。看房子時又發然一間連約的單位座向景觀不錯,回報合理,便大筆一揮。

時為二零零九年十月初,按當時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指引,銀行承造投資物業按揭,最多只能達樓價的八成半。我手頭的現金只足夠支付大訂(大訂+細訂=樓價一成),如此一來,我便要盡快把大埔低密度住宅賣出,套現現金支應負餘下的半成首期,再找銀行承按。

我吸一口氣,從手袋拿出碎粉盒。「魔鏡魔鏡」我對鏡中的自己微笑,「對著酸牛奶哭喪著臉,於事無補」我對自己說:「走,走去解決問題吧。」

我揚手結賬。一如既往,我今天挽的是一隻香奈兒手袋。

香奈兒,是個不甘向現實低頭的女子。如果她想要的,現成沒有,她就去創造。米撞黑的鞋子、晚裝長褲、穿上金鎖鍊的皮包肩帶、透過精準的化學公式所研製出來的香水、綑絲帶邊的羊毛外套......一切一切,如果現成的沒有,她就自己創造。香奈兒不會向現實低頭。

我也不會向問題低頭。走出置地,我甩甩手袋,大步大步向前走。

星期二, 12月 28, 2010

大家樂自助點餐機

不要看我一個優雅女子,我是好geek的。

想像一下:我,黑裙飛揚,裙下有好多jobs 在飄來飄去。我劍一樣伸出手,咒語是:「凡是process的事情都可以automate,並提升效率,節省時間。」

晚上我到大家樂晚飯,發現了一部大家樂自助點餐機,我馬上試玩。點了小菜餐,又加錢點了熱飲。誰知check out 不了喎。

errrrrr 我覺得可能的問題有:programme 漏左個 check out screen(嘩冇可能錯成咁啫);check out screen 不過 touch screen "check out" tab 不夠sensible。㩒來㩒去都反應曖曖昧昧咁(有冇搞錯呀家下 touch screen 技術咁成熟;個點餐system和百達通system 不協調。

請個COO,做下interface design,做下core systems integration 啦。

與其嘈嘈嘈又扣工錢有咁又咁,不如諗下點automate的點菜的process。再來,開設上網預定餐點呀。

星期一, 12月 27, 2010

玫瑰街列女圖

其實都有數位同學在澳門工作,Miss Sit 一聽我把聲就大叫:「喂你點L樣呀衣家!?」

她帶我去28蚊餐廳,叫了一桌的食物,係咁講好狠大聲咁講。

我告訴她我平安夜去唱k我唱k時很投入的,「梗係要拉咪㗎嘛。」Miss Sit說。呢位Miss Sit係好唱得之人。Miss Sit和小玉棍都好唱得的。

(咁黃小貓同學兩口米同學全部都唱得。咁,天主教女校,朝朝唱聖詩,係一種訓練來的。)(我有時都唱得,但我不穩定。哈哈哈,係高中低音都不穩定。)(你知道就唱歌來說,什麼是穩定嗎?氣定神閒。)(唱歌,係用氣的。)

談起感情事,我告訴她我上一鑊的癲喪,Miss Sit說:「超,我都好癲......不過係女人都有可能癲。」

話題談到我失眠的問題,Miss Sit說:「你怕失眠然後皮膚差,是因為你覺得無咗衣家個樣你會冇咁多人鐘意。老友,問心你係咪先?」中學同學真係好。

Miss Sit 是個才藝豐富的女子,她畫畫了得唱歌了得。上台做戲,都得。Miss Sit 做過我寫的戲,她扮一隻熊。那是白雪公主的故事,不過不是童話,而是一個偵探故事。

白雪公主、皇后、小矮人,還有熊仁,一場有人死亡的戲。台下的觀眾(同學和老師)可以一起估兇手。這是什麼課外活動呀?

這是當年玫瑰街的課外活動。

我有幸我的中學時代,身處在一群都有 drive 去 self actualize 自己的女子中間。

被疼愛的感覺

我到訪妹妹及我的同學黃小貓的家(對我妹妹跟我中學同學同住!)。家有貓媽媽及貓bb兩隻。

只見貓媽媽又不停用頭擦貓bb的頭,又舐貓bb。二十五日那天夜晚澳門結霜的凍,貓bb在震抖。他瞪一雙無辜的綠眼睛,與我對望。

我跟麗口說:「我就是想要這種感情。」

麗口說:「家姐你收皮啦。」

星期六, 12月 25, 2010

Bulk print on Christmas Eve

我心思思別天一到酒店就去dap骨然後吃自助餐然後到官也街找妹妹。廿六起床吃早餐做運動午睡吃翅出去浦。

但律師在 bulk print 。我樓下,成埋人好多last minute changes。

「我聽朝叫醒你。」

「送本招股書你好不好?」"no, thank you ."

完。

星期三, 12月 22, 2010

twenty and ten

關於2010 我第一樣聽說的是該怎樣用英文說2010。

回望 2010,這是充滿陣痛與反醒的一年。2009年是我一個重要的年份,很多Paradigm Shifts在 2009 發生,但整個轉變是在2010年才完成。2010年痛得我要命。

十年前的今天,我從日本回來,一方面拿拿臨要在半年內完成本科,一方面不知下一站是天國還是地獄,人浮於事,前路茫茫。

那時我對小丑先生說:「我第一份工做咩我以後就做咩人。」

但天主的安排不是這樣的,祂既然gifted me with some talents,就會係我係咩人,我先會做咩工。

天主亦非常公平,我之可以做我,亦有trade off。我的trade off,大到我想唔玩,削骨還母。

我不知道天主的旨意是什麼,例如逆思維一下:我皮膚身材仲好好,是否因為祂預備給我的男人還未出現?(我覺得做一個好好,皮膚好身材笑容好頭腦好脾氣好的我,是對給我愛的人的最好回禮。)

響咩都唔知的情況下,信念是很緊要。Love was God's plan when he made man。我相信。

所以okay我不知到2011我會如何,但我覺得2011對我來說會是一個充滿喜悅的一年。

我想一遢糊塗的2010快d bye bye。我好期待2011。

莎莎

我是很喜歡我的中學時代的。所以和中學同學重聚,我份外開心。

今天跟中學同學莎莎catch up,她聽了我上一段感情幾咁癲後,醒了我一句勁嘅,並且話我個人太在乎他說了什麼,「你應著眼感覺!你feel唔到既咩?」

我又醒了醒,我NLP是感覺第一視覺第二聽覺第三呀,點解我會咁呢?

可能在接收負面/出乎意料之外的訊息時,我是聽覺第一呢... oh my god...

莎莎話不過,自己仲癲。得得得得得,大家一起癲。

癲,是一種經歷。我慶幸我人生中有d野,可以令我發癲。亦慶幸我係今年癲,唔係老d先黎癲--well,你知我,一定要癲過先知咩係癲,癲過先知癲係一件唔好既事。

比如說癲咗咁買樓,我諗唔會有下一次。

講開又講,我租客計劃結婚要退租,我第一時間向投資者公佈消息。投資者對能否以我自己的畫提升樓宇(品味)價值不置可否,但對下一次租俾客還是公市則建議三思。「租比BVI?咁點追租先?」「咁佢 one dollar company 欠租點先?」

Yeah,癲過先知咩係癲,租過樓先知咩叫租。(嘿我都唔知自己講咩)

幻聽

不知何故,我今天一整天聽見大提琴樂聲。

星期一, 12月 20, 2010

why men love bitches

I am just a woman so I react like many other women do when we are undergoing the process of breakup. Like, to read a tons of books on relationship.

"Why men love bitches" is apparently one of the hot picks.  However, as review on amazon suggested, this book could just as well have been written for men, and been titled, "Why Women Love Jerks."

This book helped me to retrospect my previous relationship because it outlined all the psychologies. But very unlikely it can do any help with my future relationship because if relationship is all about these secret tricks, then everybody, male and female, knows it now and there is no secret trick anymore. (BTW I deem it a logical trick itself when a book is selling its readers some secrets about something...) 

Relationship, all kind of relationship, friendship sisterhood boyfriend/girlfriend, is affectionate and passionate in nature. It is not a war. When you try to defense it is a war. 

Relationship is 1+1>2. If you feel like it may come out as 1+1<1, then you start defensing or protecting your original 1 and you are not in the relationship anymore. If you find yourself being always in the status of defensing or protecting your original 1 then you are a poor thing because you never know how graceful it is when you are trusting others while being trusted,  you are giving while receiving, you are loving while being loved.






 

獨居女子

社民連新星捲入強姦案事件令我反醒獨居女子的身份。

well 原來我一個女子獨居,男人便認為被邀請到訪我香居,等如我開綠燈。

嘿嘿。

曾經有人企圖說服我:「開心咪得囉。」我忍無可忍問他先生你貴庚?

如果我要那種開心,我會想要年輕的體壯的技巧很好的伴侶。對不對?

所以我現在:一,不大招呼男客;二,就算在樓下只要我覺得對方很想和我上床而我不,我會笑著建議對方往紅燈區(當然做好絕交的準備)。

對不起,我獨居但我的門不開放。我的門只有我真心想開的時候,才會開放。

(係呀係唔係示範單位俾你入黎睇左先決定買唔買。)

星期日, 12月 19, 2010

王迪詩

新近認識一個男子,穿戴名貴,說自己是美國律師樓的國際律師,並且家勢顯赫,父母分別是法國富翁及日本學者。

又的而且確他英文好日文會說,思考極分明,說話很有條理,能夠簡潔地表達自己。我當然不介意有人陪我說話有人帶我上高級餐廳然後就此為止,但我亦對男子說hey i feel like you are too good to be true。

那間美國律師樓,我湊巧數年前上去見過工,所以對其背景略知一二。跟男子一樣名字,做 M & A 的律師,確有一名。

可能他是假的,所以他沒有給我他的名片。

可能他是真的,所以他沒有給我他的名片。

這男子說香港好像只有律師及iBanker。我笑了。對呀,你看王迪詩筆下的世界,不就是只有有律師和iBanker嗎?

在香港有一個speed dating 的 agency,聲稱旗下男會員中,多達 XX% 是iBanker。我是參與過agency的活動的,但我遇不到iBanker喎。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大眾心中,在 iBank 工作的便是 iBanker。但 trader 不是 banker,broker 就更不是 banker。難道大家會誤稱 teller 做 banker 嗎?

當然王迪詩文中那要求某某女律師參與的MD就可能可以自稱banker啦。嘿嘿。

星期日, 12月 12, 2010

【紅樓夢】中的辦公室政治

話說小紅是【紅樓夢】中一個小人物,原名林紅玉,因諱寶玉名而改名小紅。大觀園裡姐妹丫鬟少女們見面相見歡,但其實等級制度森嚴,貌取好中差,職責分明,個個分工明確。誰不遵守這些遊戲規則,誰就會受到懲罰。

【紅樓夢】第廿四回《醉金剛輕財尚義俠 癡女兒遺帕惹相思》說到賈寶玉外出回至園內,換了衣服,正要洗澡。貼身丫鬟襲人被寶釵煩了去打結子去了;另丫鬟秋紋碧痕兩個去催水。偏偏寶玉要喝茶,一連叫了兩三聲,方見兩三個老婆子走進來。寶玉不喜婆子,見了,連忙搖手,說: 「罷,罷,不用了。」老婆子們只得退出。

寶玉見沒丫頭,只得自己下來拿了碗,向茶壺去倒茶。只聽背後有人說道:「二爺,看燙了手,等我倒罷。」一面說,一面走上來接了碗去。寶玉倒唬了一跳,問:「你在那裡來著?忽然來了,唬了我一跳。」那丫頭一面遞茶,一面笑著回道:「我在後院裡。纔從裡間後門進來,難道二爺就沒聽見腳步響麼?」

寶玉一面吃茶,一面仔細打量。那丫頭穿著幾件半新不舊的衣裳,倒是一頭黑鴉鴉的好頭髮,挽著鬢兒,容長臉面,細挑身材,卻十分俏麗甜淨。寶玉便笑問道:「你也是我屋裡的人麼?」那丫頭笑應道:「是。」寶玉道:「既是這屋裡的,我怎麼不認得?」那丫頭聽說,便冷笑一聲道:「爺不認得的也多呢,豈止我一個?從來我又不遞茶水,拿東西,眼面前兒的,一件也做不著,那裡認得呢?」寶玉道:「你為什麼不做眼面前兒的呢?」那丫頭道:「這話我也難說....」

剛說到這句話,只見秋紋碧痕唏唏哈哈的笑著進來。兩個人共提著一桶水,一手撩衣裳,趔趔趄趄,潑潑撒撒的。那小紅便忙迎出去接。秋紋碧痕,一個抱怨你濕了我的衣裳,一個又說你踹了我的鞋。忽見走出一個人來接水,二人看時,不是別人,原來是小紅。二人便都詫異,將水放下,忙進來看時,並沒別人,只有寶玉,便心中俱不自在。只得且預備下洗澡之物,待寶玉脫了衣裳,二人便帶上門出來,走到那邊房內,找著小紅,問他方纔在屋裡做什麼。

小紅道:「我何曾在屋裡呢?因我的絹子找不著,往後頭找去,不想二爺要茶喝,叫姐姐們一個兒也沒有,我趕著進去倒了碗茶,姐姐們就來了。」秋紋兜臉啐了一口道:「沒臉面的下流東西!正經叫你催水去,你說有事,倒叫我們去,你可搶這個巧宗兒。一里一里的,這不上來了嗎?難道我們倒跟不上你麼?你也拿鏡子照照,配遞茶遞水不配!」碧痕道:「明兒我說給他們,凡要茶要水拿東西的事,偺們都別動,只叫他去就完了。」秋紋道:「這麼說,還不如我們散了,單讓他在這屋裡呢!」

星期六, 12月 04, 2010

問到你上唔到市

七十樓時代,我老細教我:「人家問你一個問題你就問番佢十個問題。」

上星期蕭律師說:「通常如果一單IPO HKEx問好多問題,就係唔想俾間公司成功IPO。」

咁你點答d問題呀?「答案越短越好。」比如呢?「HKEx 問蝦你間奶粉廠點保證奶源符合衛生標準?」「我們按衛生部標準監督奶源。」「點監督?」「定時抽查。」「幾耐一次?」「每季一次。」「可否提供過去兩年抽查紀錄?」「可以。」「咦欠了去年夏季抽查紀錄,為什麼?」「XXXXX。」「如何防止同類問題?」「xxxxxxx。」

佢要問你問到你上唔到市,好。但我如果好想上市,我都會答到上到市。

真係無聊。

星期三, 12月 01, 2010

PeopleSoft

市場上有份工作,招聘一個做 PeopleSoft 的項目經理。Well,為什麼有這樣的工作出現呢?不是應該由IT和HR合力攪掂的嗎?

PeopleSoft 是甚麼來的,我google了一下。噢,原來多年前已經被甲骨文收歸旗下。

IT 真係好複雜呀,而我,連html都唔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