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9, 2011

【多少恨】

傾盤大雨的日子總叫我想起張愛玲的小說【多少恨】。雨水像一個陰魂不散的幽怨女鬼的披頭長髮,重覆地在我的眼前拂來拂去,擾擾攘攘。其實小說裡好像沒有什麼下大雨的場境,但【多少恨】這故事仍然是幽幽怨怨的。

【多少恨】女主角虞家茵是一個獨居在上海的女子,年方廿五歲。她往一所富有人家打工,當一個小女孩的家庭教師,不經不覺和男主人互相傾慕。男主人打算照顧虞家茵,誰知虞家茵的父親卻跑出來,先要拿許多著數。虞家茵覺得羞愧,便終止與男主人的戀愛,隻身跑往廈門去。

張愛玲筆下有屢見這些一走了之的女子。【多少恨】的虞家茵出走廈門,【小兒女】的景慧獨自到離島去教書,【傾城之戀】的白流蘇無情情跑到香港來其實也是一種出走。我也有出走的傾向。當事情剪不斷理還亂時我便想一個人逃走。

【多少恨】還有一幕場境時常縈繞我眼前:虞家茵洗了手帕,然後把手帕一塊一塊地貼在玻璃窗面上晾晒。這場境在【紅玫瑰白玫瑰】中也有。

我為了給我的IT男朋友送午餐,現在廚房堆了一大堆碗碗碟碟煲呀食物盒呀,又淋了個混身濕透。我很想逃走我不想洗碗,另一方面我那濕得擰出水來的連身裙卻貼不上玻璃窗面,真是多少恨呀。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