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6, 2009

Calls from the music teacher

我思疑都是因為阿修在咖啡店紓緩了我繃緊的雙肩,這幾天來我睡得奇好,日間沒事時也會感到眼睏。

今天約了上司九時半在中環開會。但我在巴士上一覺醒來,已經是九時十五分,不過卻身在機利文街。

急急回到辦公室,坐到上司身旁,才打開 ppt 一起埋首研究,手提電話便響了。是中學音樂老師 Mrs. Lee,她喜悅地問候我,並說不好意思隔了一天才覆我電話。

對,我找她,因為我要送本絕版 song book 給 Holly Cow。但上司在身傍,我實在沒法詳談,便草草收了線。

晚上七時我往美容院做臉。在浴室沖涼時電話響起,原來Mrs. Lee見我沒有return call,便主動follow up。我一絲不掛,站在蒸汽企缸那兒跟音樂老師聊電話,十分不對路。

我便說:「Mrs. Lee,還是讓我寫一封信給你吧。除了song book,我還有其他事情想告訴你。呢,阿 CMM 現在跟你一個樣呀,她的髮型啦說話的方式啦小動作啦全部都同你一樣呀。下?教音樂?CMM 現在是科學家一名喇,她研究 embryology 呢--我還是寫信給你吧,我快凍僵了。」

我待會便會找出 Crane & Co 信紙,給老師寫信。

P.S. 與中學老師重逢,應該是 follows a Poisson Distribution 的。

P.P.S. Mrs. Lee 的聲音聽起來跟我一樣興奮喜悅。

Picture: The Music Lesson/Sound of the Bell by René Magritte

1 則留言:

HollyCpw 提到...

甜死!
70/F: Sleep well, sweet dream, lot of kiss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