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4, 2011

地產霸權

我由大角嘴走到旺角走到花園街,晚上八時十五分,那間著名的冷鋪打烊了。但我那硬頸的性格回來了,我哭哭啼啼的日子已過去了,所以我踏著我的melissa slingback jelly shoes,走到太子聯合廣場。

毛冷鋪消失了,是因為我們不再打毛線,還是捱不住貴租呢?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