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09, 2011

飯局

飯局,對我來說已沒有什麼特別。和律師樓的客戶有飯局、和社會上各慈善基金會有飯局、和律師行業的行家有飯局、和中學的師兄師弟有飯局、和我擔任會長的聖約翰救傷隊有飯局等………飯局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我已沒有感覺到什麼壓力。

有一次我約同事吃午飯,她問我係唔係「志雲」那種……我不知如何回應。但是,飯局有時是很有學問的事情。約什麼人、到什麼地方、叫什麼菜有時都是要經過深思熟慮。我曾經在英國留學一年,認識了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有一次約了一些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吃晚飯,在發出邀請時發覺有兩位同學,一位是來自巴基斯坦、另一位是來自印度。有一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兩個國家的關係一向以來都不太好,為免embarass,最後我們決定放棄邀請其中一位。同時,安排飯局也必須認識相關國家的宗教背景,例如約印度人吃飯,便一定不可以安排有豬肉 (或有豬肉作為配料)的飯局。我也認識一些人是吃素的,如果安排飯局時都當每個人是食肉獸,也會出現吃素的人不知所措。我是中學母校校友會的幹事,經常幫母校的校友會籌辦各類形的晚宴及舞會。我們都知道校監是吃素的,因此每一次籌辦晚宴及舞會,都必須特意要求會場安排素菜予校監食用。

我和七十小姐間中都會有飯局。與她的飯局比較簡單一點。但皆因我和她都是公務和私務都較為繁忙的人,因此安排飯局都需要提早兩至三個星期,有時在臨尾一刻都可能要改期。每次和她出來其實都沒有特定目的,都只是談天說地,把酒言歡。直至有一次,大概於2009年11月的一次飯局,她說要問我借錢,原因在於她一下子買了兩層樓,而當時她在大埔的房子還未能賣出,同時銀行由於突然收緊信貸額度令她失了預算,因此需要一筆資金周轉。有很多人對於人家開聲借錢都持負面態度,我則對此事並無任何負面的感覺,唯一的想法是七十小姐應該「預鬆 D」才購買房子,以免一些未能預見的情況 (像這次銀行突然收緊信貸) 而導致幾乎要「撻訂」。作為一個做企業融資的律師,三句不離本行,一時間我的腦海中便泛起了種種想法……

七十小姐這次需要「融資」。一般來說,融資的方式有兩種,一類是債務融資 (Debt Financing),另一類是證券融資 (Equity Financing):

l 債務融資簡單來說即貸款。提供融資的人士不會承擔債務人的投資風險,不論債務人在獲得貸款後用作何等用途,債務人仍然需要償還債權人的貸款及利息 (如有)。當然,我不會要求七十小姐支付利息,頂多都是要她請我大吃一餐便算了。

l 證券融資則是提供融資的一方將參與投資,各方成為了投資伙伴,共同承擔投資風險,若投資失利,提供融資的人也很可能血本無歸。

l 有一類是可以由提供資金的一方因應情況決定擔任債權人還是投資者的工具,稱為可換股債券 (convertible bond),即起初提供資金者只是作為債權人身份借出資金,債權人獲債務人給予一項換股權:若債務人的業務於日後蒸蒸日上,債權人可以選擇將其借出的資金轉換成股權,藉此分享債務人的業務盈利。但若債務人的業務日後出現虧損,債權人可以選擇不行使換股權,繼續作為債權人,不承擔債務人的投資風險,要求債務人借多少、還多少。總括而言,於行使換股權前,可換股債券讓債權人可以「輸打嬴要」。

當初七十小姐問我「借錢」,很明顯她是想進行債務融資。不論她買的房子是否升值,我都不會享有投資的回報,也不會承擔投資的風險。借10萬元,便還10萬元,如此簡單罷了。當時,我腦海中也閃過七十小姐是否會邀請我擔任其投資伙伴的可能性,但當然,她要求進行債務融資,我便沒有克意追問下去。我也想過是否要求七十小姐進行類似「可換股債券」的安排,但這麼多年朋友,這樣的要求有點太過 commercial了,沒有理由樓市跌就要她還錢,樓市升我就要分杯羹……咁樣對朋友? 哈哈……算吧……都係不要想了。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