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30, 2010

開心。買樓 唔開心。買樓

快中秋節了,我品嘗的香茗卻是英國的伯爵茶。香港中環置地文華酒店內的MO Bar,午後陽光穿過玻璃簷廊,在地上照出一列列整齊的七色彩虹。

電話響起,是律師樓叮囑我過一會兒要上去交大訂,我唯唯諾諾。

律師樓幫我處理樓宇買賣的是一位中年男師爺。可能我舉止衝動幼稚,又或者看似好欺負,他往往以恫嚇的態度跟我說話。

我不喜歡跟這中年男師爺打交道。我打算再多坐一會兒才上律師樓去。我低下頭,一下一下地用銀匙攪動飄浮在紅茶上的檸檬。圓圓的檸檬在杯中轉來轉去,我便有點出神。

「我能夠順利地完成這一連串的交易嗎?」我問自己。我按了按眉心,calm down, girl。都怪我自己愛冒險。我其實蠻愛冒險。

談戀愛我唯心,知道time is not on my side, 應該為將來籌謀,但我縱容自己放肆,是故在愛情路上,我成天跌跌撞撞。

工作上如果覺得委屈,我話走就走,寧願獨自面對其後找工作的種種不安定。

旅行不買地圖不訂酒店,亂行。

而原來買房子我也可貫徹任性的作風,八月天霎時衝動購入大埔低密度住宅一間,兩星期前在堅島散步又覺得還是中區好,便立即約經紀看房子。看房子時又發然一間連約的單位座向景觀不錯,回報合理,便大筆一揮。

時為二零零九年十月初,按當時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指引,銀行承造投資物業按揭,最多只能達樓價的八成半。我手頭的現金只足夠支付大訂(大訂+細訂=樓價一成),如此一來,我便要盡快把大埔低密度住宅賣出,套現現金支應負餘下的半成首期,再找銀行承按。

我吸一口氣,從手袋拿出碎粉盒。「魔鏡魔鏡」我對鏡中的自己微笑,「對著酸牛奶哭喪著臉,於事無補」我對自己說:「走,走去解決問題吧。」

我揚手結賬。一如既往,我今天挽的是一隻香奈兒手袋。

香奈兒,是個不甘向現實低頭的女子。如果她想要的,現成沒有,她就去創造。米撞黑的鞋子、晚裝長褲、穿上金鎖鍊的皮包肩帶、透過精準的化學公式所研製出來的香水、綑絲帶邊的羊毛外套......一切一切,如果現成的沒有,她就自己創造。香奈兒不會向現實低頭。

我也不會向問題低頭。走出置地,我甩甩手袋,大步大步向前走。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