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2, 2010

【紅樓夢】中的辦公室政治

話說小紅是【紅樓夢】中一個小人物,原名林紅玉,因諱寶玉名而改名小紅。大觀園裡姐妹丫鬟少女們見面相見歡,但其實等級制度森嚴,貌取好中差,職責分明,個個分工明確。誰不遵守這些遊戲規則,誰就會受到懲罰。

【紅樓夢】第廿四回《醉金剛輕財尚義俠 癡女兒遺帕惹相思》說到賈寶玉外出回至園內,換了衣服,正要洗澡。貼身丫鬟襲人被寶釵煩了去打結子去了;另丫鬟秋紋碧痕兩個去催水。偏偏寶玉要喝茶,一連叫了兩三聲,方見兩三個老婆子走進來。寶玉不喜婆子,見了,連忙搖手,說: 「罷,罷,不用了。」老婆子們只得退出。

寶玉見沒丫頭,只得自己下來拿了碗,向茶壺去倒茶。只聽背後有人說道:「二爺,看燙了手,等我倒罷。」一面說,一面走上來接了碗去。寶玉倒唬了一跳,問:「你在那裡來著?忽然來了,唬了我一跳。」那丫頭一面遞茶,一面笑著回道:「我在後院裡。纔從裡間後門進來,難道二爺就沒聽見腳步響麼?」

寶玉一面吃茶,一面仔細打量。那丫頭穿著幾件半新不舊的衣裳,倒是一頭黑鴉鴉的好頭髮,挽著鬢兒,容長臉面,細挑身材,卻十分俏麗甜淨。寶玉便笑問道:「你也是我屋裡的人麼?」那丫頭笑應道:「是。」寶玉道:「既是這屋裡的,我怎麼不認得?」那丫頭聽說,便冷笑一聲道:「爺不認得的也多呢,豈止我一個?從來我又不遞茶水,拿東西,眼面前兒的,一件也做不著,那裡認得呢?」寶玉道:「你為什麼不做眼面前兒的呢?」那丫頭道:「這話我也難說....」

剛說到這句話,只見秋紋碧痕唏唏哈哈的笑著進來。兩個人共提著一桶水,一手撩衣裳,趔趔趄趄,潑潑撒撒的。那小紅便忙迎出去接。秋紋碧痕,一個抱怨你濕了我的衣裳,一個又說你踹了我的鞋。忽見走出一個人來接水,二人看時,不是別人,原來是小紅。二人便都詫異,將水放下,忙進來看時,並沒別人,只有寶玉,便心中俱不自在。只得且預備下洗澡之物,待寶玉脫了衣裳,二人便帶上門出來,走到那邊房內,找著小紅,問他方纔在屋裡做什麼。

小紅道:「我何曾在屋裡呢?因我的絹子找不著,往後頭找去,不想二爺要茶喝,叫姐姐們一個兒也沒有,我趕著進去倒了碗茶,姐姐們就來了。」秋紋兜臉啐了一口道:「沒臉面的下流東西!正經叫你催水去,你說有事,倒叫我們去,你可搶這個巧宗兒。一里一里的,這不上來了嗎?難道我們倒跟不上你麼?你也拿鏡子照照,配遞茶遞水不配!」碧痕道:「明兒我說給他們,凡要茶要水拿東西的事,偺們都別動,只叫他去就完了。」秋紋道:「這麼說,還不如我們散了,單讓他在這屋裡呢!」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小紅八十回後還有戲,脂批有逗漏八十回後賈芸和小紅會"仗義探庵"。據周汝昌研究,估量芸哥和小紅在抄家前已先離府,後應有接應鳳姐寶玉情節。

另,林之孝有版本為"秦之孝",估計是秦可卿帶來的家僕,因事敗所以一個天聾一個地啞。又因此,小紅比其他少女更看透世情,老早就說"不過幾年,各人做各人的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