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21, 2010

跟自己相處

漸漸明白,我需要大量時間獨處,聆聽及了解自己身體及心靈要告訴我的話。

頭要爆炸了、膊胳酸楚得要命、雙腿乾燥、心情平靜得來帶點納悶,突然想大量閱讀。

我飄上半空,抽離地俯瞰自己,像個天文衛星。颱風暴雨的形成非我手能揮之則去,但至少我想學習預測。【紅玫瑰白玫瑰】的振保一樣,我想管住自己。

可恨我不是【兩生花】裡的維朗莉卡,我沒有兩個我。日子一天一天過,每一時每一刻只有一個我。過一種白色的生活?過一種紅色的生活?我的感覺竟是: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即便是給我粉紅色的一生,把白色攙入紅色,漂漂亮亮,日子久了,還是會心思思幻想著另外一種顏色。

但事實是我眼前只有這一生,只有一個我。我沒有可能一時紅色一時白色。理性點,為自己著想,我還是管好自己吧。

裸立鏡前,我抱抱自己。管自己之餘,也要愛自己。這樣的身材這樣的皮膚,稍一不留神,便會變質。我跟自己說:「你要珍惜呀。」

2 則留言:

怒火眼睛 提到...

常常想著要管好自己, 管完頭髮管臉蛋, 管完臉蛋管酥胸, 外表管完又想管內在美. 管個沒完沒, 其實不是完善自己, 反而有點挑剔自己的意味吧. 彩雲易散琉璃脆, 這樣的身材這樣的皮膚甚至這樣的腦袋, 留不留神都是會變質的.

出發啦, 理得佢紅定白, 你想變色溝色時, 老老實實又有邊個吹得你脹.

Morca 提到...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 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 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