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06, 2010

在主席辦公室的日子

同事們常打趣我時時周旋在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們之間,如履薄冰。實情我一點也沒有不自在,我「人盡可夫」,連阿爺也「湊」過,在我眼中,實在沒有令我要戰戰兢兢的老闆。

在主席辦公室的日子,我自封渾號,叫「小四」。英語裡好像有一句話形容大人物們身邊的那個小四,稱為「那個遞水杯的人」。電影【Love Actually】裡,後來和首相先生成為一對的那個女孩子,她在唐寧街的工作,便是「那個遞水杯的人」職能的最佳寫照。但通常主席會把私人事務也交予助理辦理,所以【穿Prada的惡魔】又令Personal Assistant們更有共鳴一些。

有一次我剛轉工不久便要過新年,我一早已經提醒主席大人要兌零鈔,好封利是。主席大人揮手叫我勿囉囌。好了,年三十那天他下午打電話吵醒還在睡覺的我,指示我致電他銀行的客戶經理幫他換五萬元一百蚊紙。

「X生」我反白眼,「銀行已經關門了。你的客戶經理亦已經下班。」主席大人震驚:「咁我咪無得封利是?!」又懶醒,「咁我去提款機㩒?」

我沒好氣,心想你知唔知要如何才可以在提款機成功提取五百張一百蚊紙?仲有,除了錢,利是封呢?你有利是封嗎?於是我打斷主席大人的妄語,問他晚上什麼時侯回家,我會親手把五百封利是送到。

如果某一年的大年夜,你在中環㩒不到一百蚊紙,然後你好嬲,那麼你可以找我算賬。哈哈,因為那時候那些一百蚊紙都給我提走了。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