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12, 2010

Van Cleef & Arpels

水藍色的項鍊和黑色的指環以外,如果再想要點甚麼,我情願那是一對珊瑚紅的耳飾。

逐件逐件收集,令我想起茶花女。

【茶花女】卷首,敘事者參觀茶花女生前的寢室。但見茶花女的梳粧桌上排著一整套的銀器梳子,敘事者詳端梳子,各式銀器背後刻著不同男人的名子,看來這一檯名貴梳粧用品,得來不易,粒粒皆辛苦。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