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11, 2010

花氣襲人知晝暖

我塗一隻玫瑰花味道的香水。初調揮發後,手腕皮膚便遺留下一陣酥人的氣味。

一位男同事跟我說:「嗨我剛才在樓下工作時突然鼻端傳來你的香水味。我以為是你,回首一看,原來另有其人。」

我懶洋洋地回應:「那我的香水味是怎樣的一種味道呢?」

「我不懂得形容,」同事微笑,「但我認得那種氣味。」

那是一種很騷的花香味。味道裡有種張揚。是因為反正將近荼糜,豁出去潑一點也沒有所謂罷。

近日天氣漸暖,桃花都紛紛紅粉染遍枝頭。等不及新年--這樣心急,不就是爭妍鬥麗嗎。

走過桃花樹下,才發現,原來盛放的桃花也有一種很騷的味道。

花氣襲人知晝暖。暖晝催花氣襲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