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09, 2009

哀,六四。哀,香港的六四。

「生活的考驗,極為嚴酷。還未打倒甚麼,我們首先已被打倒了。我們對我們相信的主義,或遠離,或重新演繹。我們會因此而失去。我們的同志朋友。我們慢慢會知道,原來我們的智識與信念,亦不過一時一刻,正如我們的生命,有開始,有結束,有限制。」

黃碧雲《後殖民誌》

黑夜就是給我黑色的眼睛但既然我有眼睛我焉能不尋找光明

Picture: Die grosse Familie by Rene Magritt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