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07, 2009

禪,不可以言。

回與妹妹跟中學中文科衛老師談起禪。

妹妹一面天真地問:「什麼是禪呢?」

老師彷似拈花,臉帶微笑地說:「禪,不可以言。」

妹妹把眉心一戚,我便代衛老師說起典故來:

「第一天,小和尚問師傅:『何謂禪?』師傅著小和尚伸出一根指頭,說:『這就是禪。』

「第二天,小和尚又問師傅:『何謂禪?』師傅又著小和尚伸出一根指頭頭,說:『這就是禪。』

「第三天,小和尚又再問師傅:『何謂禪?』師傅又再著小和尚伸出一根指頭,說:『這就是禪。』

「第 N 天,小和尚又問師傅:『何謂禪?』師傅執起刀,斬掉了小和尚那根常常伸出來的指頭。然後,師傅問小和尚:『何謂禪?』小和尚想伸出那根指頭--但,指頭已經被斬掉了。」

「所以,」我對妹妹總結:「禪,不可以言。」


Picture: Son of man by René Magritte

2 則留言:

seikomatic 提到...

俺覺得C傳其實系斬左小和尚個頭,因為愚不可教,【一刀禪。斷煩惱】不過太血腥唔系好夾佛教的禪機—形象。

提到...

呢個故事係咪訓覺前用黎嚇啲細老哥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