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5, 2015

「你何時結婚」

報載高更的畫作「你何時結婚」售價創新高。




談高更一定離不開大溪地(我知我知,官恩娜丫嘛)。高更在中年來到大溪地這個盛產珍珠的原始國度,起首時卻為其歐洲化的一面有點氣餒,幸好高更意志堅強,守下去畫下去,才有這些畫風別樹一格的大溪地仕女圖。

我不肯定我認識高更在先還是梵谷在先。在亦舒小説《圓舞》中女主角承珏一時貪玩化了個濃艷妝容,她的監護人傅于深便給承珏看高更筆下的女人。自始承珏便常常一張素臉示人,不能忘懷的只有囗紅。

至於梵谷,應該是從台灣作家三毛書中讀到的。中學二三年級時買了梵谷的畫冊,《星夜》令我驚為天人。

現實中當年的梵谷及高更應該惺惺相識,不然梵谷不會邀請高更一起渡假,高更離開前後梵谷又發神經剪掉自己的耳朵。

常説警世藝術家必然有病,不然他怎麼看得到凡人看不出的脈絡?又或他怎能看出凡人看不出的脈絡後仍能心境如水,心態平和?

是以梵谷腦袋有病,他精神分裂;是以高更身體有病,他是淋病梅毒之類。

沒有病的可能惟獨是一個畢加索。這個能夠拒絕可可香奈兒的男人,其精神自有其幹練之處。

至於我,我的最愛已經從梵谷轉到達利,最後落戶 Rene Magritte。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