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5, 2015

是春夢一場嗎?

讀報的時候是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清晨六時。按耐不住情緒,很不安很難過。我不明白。如果我是政府,我一於大手大腳啥也不做,他們集會,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他們便會散去。何止不用出動防暴,連PTU都慳返。

又不是説只有wiki先有生活的背負,一介草民如我也有自己的𣕧鎖,自己的局限。我害怕人多的地方,人多反而我會有幽閉恐懼,我心跳會加劇,我會不安我會哭泣。所以我沒有行落山去參加。單身一人,我既無能又懦弱。

啟蒙後的學生年代未曾有大型的學生運動。六四時才小學,〇三已經大學畢業。百萬大道坐滿人的日子我沒有見過,因為我連畢業禮也沒有出席。

既是自由派,又是扮存在主義者,那麼民主是什麼?民主就是容許眾聲喧嘩,以及透過選舉以求令為你發聲的人當選成為統治者,並循同一途徑,把你不同意的人趕走。

民主亦是眾生平等,政冶上沒有世褺得以嬌蠻N世的人。為弱勢發聲,不是因為他們可憐,而是他們有權獲得平等機會,亦是此心彼心。喂,話唔埋他朝吾體也相同?!所以要做好個制度,令其完善。

各報紙的頭條令站在便利店前的我震驚,再看看我面書上的更新,很有人說本來覺得學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見出動防暴警察便覺得學運是不和平的,香港真是亂了。本末倒置得很。

學生手無寸鐡,至多是爬來爬去,沒有暴亂。示威一方沒有暴亂的能力,也就沒有防止暴亂的需要。說亂,我親歴其境的是上星期六的蘋果店,那時的lFC,就真係亂啦。

學生們人多又爬閘,表面證供是他們闖入私地,警方的而且確可以拉人。然而公民廣場(即什麼政總東冀前地)是否公眾地方,則成為警方是否依法執法的前題。

不過政府如斯輕易就出動防暴警察也容易變成狼來了,以後的示威也會把此納入預期,香港人亦會見怪不怪。

自由行在香港亮刀恐嚇都只是緩刑之麻,咁點解黃同學要求保釋被拒?不分左右紅藍綠,大家可否想想是否合理。



我無能我懦弱,氣壓太低我唔想出街。於是我唔出街又可以發揮我一介草民的綿力。放心,我唔會出街的。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