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5, 2015

翟紹棠

終於病倒了,為免死於流感,我睡足整天,定時定候吃撲熱息痛。
流了一天冷汗,終於好了點。
但是心情很抑鬱,孤單的感覺太強烈。




我何時會遇見翟紹棠?
翟紹棠,我等你等了兩年了!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爬滿了蚤子。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