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07, 2017

聖母玫瑰


今天回又一村探訪修女,本來在德雅碰頭,修女卻把我迎進修院。

修院客廳光線幽暗,Sister Mabel Chan 話:「Sonia 我們幾年沒有見面了。」額,真係有四年。

千萬別小看修女,我們聊天的頻道和速度非常之高,短短十分鐘已經 catch up 了很多事情。修女善用手提電話非常有一手,拍照時還懂得對焦,勁呀!

聊天話題除了我點樣修女又點樣更離不開聖母玫瑰又點樣。知微見著,很微小的一個安排改變了學校氣氛,我留心聽修女説話,心𥚃明白。

我和修女一起玩手機,看見 Baby Kingdom 談論聖母玫瑰,便埋首看 post,讀得津津有味。

然後許修女出現,見到我便說:「我認得你,Sonia。咪就係你响美國時搞到美國修女間屋水浸!」額,真的冤枉呀大人。

Sister Michelle 見到我便讚我靚,我一面苦水,我這是因為生病而消瘦⋯

五點鐘唸經時候到了,修女邀請我到小教堂參與。我竟然忘記了《天主經》和《聖母經》怎樣唸,要依靠 Sister Michelle 指點。這真令人汗顏,我可以説是在天主教家庭長大,還是 Katso 的 Chairlady 呢。

剛剛跟蕭律師電話滙報,他即場流利地背出經文。「你有冇搞錯,咁都唔記得!」嘿!咁叻你背《信經》來聽下吖。(收皮,我自認自己忘本。)

聖母玫瑰的一切一切都是溫馨的,暖和的。聖母玫瑰是一間很好的學校,學校有不同的老師,不同的同學。聖母玫瑰是一間很女校的學校。我非常感恩我的青春期在聖母玫瑰渡過。

其實呢,呢間中學是我自己㨂的。是的,我小學六年班便有自己的主見,跨區選擇聖母玫瑰。存在主義,對我來説,是與生俱來。

P.S. 個校徽是超複雜。有一次 Bible Service 我唔知死地畫校徽,结果玩大左,唔夠時間上色,要同班同學幫手,Catherine Sit 有幫手。在此再次感謝各位中學同學的包容和愛護,我個人就係咁成日玩大左…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