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30, 2013

章小蕙散文- 好玩的girl‘s gathering

年前還有點閒置時間的日子,最愛跟幾位愛穿衣愛打扮的要好女友()茶或晚飯玩girl’s night。其中一位女友為日本時裝雜誌之fashion stylist,另一位則是以前多倫多中學校友,現職化妝及形像指導。兩人之穿衣本領已達出神入化境界,且最擅長反傳統的chanelhermes穿著法。 
     
九十年代初期chanel紅得發紫。大家每次聚會時都會以得意傑作的嶄新chanel配搭出現。一坐下來便像研討會似的報告chanel最新情報,如巴黎名收藏家didier ludot之二手店剛到了一批六十年代的chanel haute cauture套裝,那裡可找到古董miriamhaskell的假珍珠舊金鑲法人造飾物,去完整chanel look,又或者是終於在那城市才找到當季大熱的限量版毛毛外套,更好玩的是假如輪到自己在家裡款待大家high tea時,會以自己收集多年的二十多本每季chanel catalogue裝展錄影帶和雜誌專輯招待好友,三數女孩子圍在一起邊吃amigonapoleon蛋糕邊看得津津有味,如癡如醉。 

就像frances ford coppola電影life without zoe一樣,十二歲的女主角在家裡款待同學,一群小女生把女主角媽媽的chanel飾物全往身上堆,有趣生動… 
     
自己狂熱chanel時期剛巧常常坐harley車尾,索性以黑色chanel長身外套配反領大白襯衫,緊身黑皮褲,襯衫腳用chanel圈圈鐵鍊低腰束著,腳踏洛杉磯買回來人家駕駛電單車的黑色biker’s boots,圓圓笨笨的。chrome hearts老闆看見那雙小肥靴時還特地替它們換上純銀chrome hearts扣。脖子上常掛著chanel仿古金邊放大鏡長煉(那時常參與唱片封套製作或擔任挑選照片之工作,每天與大堆底片為伍)和一瓶小型號的“5”香水。香水瓶倒是沒開過,只喜歡瓶身那三零年代長方形bevelled glass art deco工藝品味道。用一條幼幼白底印滿“chanel”黑字的包裝絲帶綁在瓶頸系在脖子上作長鏈用。
     
八十年代末期的hermes包包也不大為人廣泛熟悉。當櫥窗還可以看得到birkin的時候,最愛以kellybirkinplume去配襯chanel組合。想到喜歡的birkin顏色用料組合,打電話到巴黎去訂購也只需三數月之訂造時間,現成的更要七天時間便空運到手。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