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28, 2011

北京東方廣場 的 deja vu

1999年盛夏我和小玉棍到北京旅遊。初時一起住在呼家樓(113號線會經過的地方),後來我自己搬到一家四星酒店住(這一回想才發現自己從少就追求享受,不太能夠吃苦。但天啊我會考那年聖誕曾經到韶關的乳源縣做義工。那時是怎麼的一份狠勁才能夠翻山越嶺走六小時的山路下鄉去的呢?真是講你都唔信。)

1999年北京東方廣場還是爛地一片,慢吞吞地施工。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旅程中就是常常經過這個地盤。有一天看到地盤的說明,知道那是七十樓的投資。但其時我才剛進中大,七十樓關我咩事呢?

工管畢業後投身 ngo 界別,命運一步一步鋪陳下,我竟在七十樓工作,並且再次跟這地產項目扯上關係。此商住群組的租金極貴,令人頭痕。好奇心驅使之下,那時我查了文獻,翻看這地產項目的前世今生,首次了解收地起樓的故事,亦第一次看見中介人的價值。

犀利女士真的很犀利,但長相清甜優雅(楊凡鏡頭下的她多麼標緻)。她很犀利,但我不害怕她。多數情況我都能保持鎮定,一字一字地回應她的要求。但七十樓的工作壓力亦非常大,令我不時發惡夢。

明天上市的香港首單人民幣IPO項目,我也參了一手,就是因為想重溫一下舊夢。

後話是好狠詭異地,小玉棍畢業後亦投身 ngo 界別,命運一步一步鋪陳下,她現在為地產商工作。嘩這是否地產霸權的一個展現呢?我們無啦啦總會在某一個神秘的時份為地產商打工。

題外話是樓下竟然有一間中原分店準備開張。無他,高雲臺三期快屆現樓,周圍亦滿是地盤密鑼緊鼓地起樓。這一區行情一定看漲。為了未來著想,我還真的要認認真真地工作,好好供樓,說不定兩三年後我盤算中的business model便會出現,到其時我就可更加自主地過自己的小資生活了。

3 則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