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06, 2010

舞小姐的故事

讀星期天明報,有一副刊作家談周澄的故事,說年輕一代價值觀有問睇,做舞小姐都不言悔,僅當這是社會經驗之一。

我好奇,便找資料看,首先發現很多人抽水打落水狗,方向集團又說有恩客作證主角賣笑也賣身,又有人說主角誤信友好傳媒,俾人出賣,更多人說主角明明就是為錢下海。

身為女子,我會說我了解對感情失望,然後自暴自棄的精神狀態。自暴自棄有很多表現方式,暴飲暴食,也是其中一種。

自暴自棄,當然不好。但有些人,就是要自己跌過才成長。我對於和我一樣非要在痛楚中才會成長中的女子,哀矜憐憫。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遇到人生中極其沈重的打擊, 精神狀態不可能如常, 如果設身處地去想像一下周小姐當年的處境, 她所承受的刻骨銘心的痛楚, 她做舞小姐的行為是可以理解的, 亦是可以原諒的.

匿名 提到...

面對人生中極其沈重的打擊, 精神狀態不可能如常, 如果設身處地想像一下周澄當年的處境, 感受一下她所承受的刻骨銘心的痛楚, 周澄當年做舞小组的行為是可以理解的, 亦是可以原諒的.

seikomatic 提到...

自暴自棄去做舞姐可以理解,咁自殘出家殺人吸毒賭波濫交呢?系咪因為今日覺得做小姐無傷肝,所以不言不悔,咁就系因為身邊無人同佢講: 蝦....你阿媽後生身材幾正喎!

haode2010 提到...

受打擊, 一時反叛, 用不用三個月?
一個剛出校門的女孩, 怎能忍受在這情況下連續幹三個月呢? 除非她覺得任人摸是很舒服. 現在她對這段經歷似乎沒有承認會為她和她的父母帶來重大傷害. 這是怎樣的價值觀?
有些舞女有其可同情的一面, 但舞女絕不是讓父母安心自豪的工作, 也不能因為同情一部分舞女就把這類工作當成是普通工作般看待.

匿名 提到...

受打擊, 一時反叛, 三個月不算是很長的時間; 從挫折中恢復過來, 隨時是一年半載甚或更長久的事情. 周澄沈淪舞場三月, 幡然醒悟, 抽身而出, 殊不容易. 對於時下年輕人誤入歧途, 例如自殘身體離家出走濫藥濫交病態賭博等等, 社會應對他們多一點同情與關懷, 少一點責備.

七十樓危危下望 提到...

我們看別人的故事
自然不遂心
要遂心
我們便得活出自己的故事

發生了的事情
首先要勇敢面對,才能談反省
如果主角是我的朋友我的妹妹
我痛心之餘我會給她時間去療傷

感情是可以好刻骨銘心
當然亦是很個人的經驗

建議大家找回周澄最初的訪問看
不要只讀斷章取義的抽水文章
理解 , understand
從來=/= 認同,recognize

同理心
不源自認同
而是來自理解

seikomatic 提到...

分別在活在人家既經驗(同)活出自已既經驗

同理心系咪有助於明日白事情既全部,就等如理解無助於是非對錯。


千奇唔好誤會,俺幾十年前系深圳已經覺得做一個漂亮既二奶只系一種生存既方法或者一份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