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18, 2010

輓歌

突然我很想書寫,因為我無話可說。突然我很想忙公事,因為我知道兒女情長。兒女情長,人生氣短。

我們每天通很多次電話。多數是你打給我。上午你打電話叫醒我;中午你會一邊跟我說電話,一面買蒸飯。你七時多才下班,這時你會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你晚上會上什麼地方,見什麼人。十二時你回到家你會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催我睡覺。

昨天一如既往你打電話給我訂這兩天的計劃。我們笑著閒談著,胡扯一番,我說要去IKEA,我又說晚上要弄雪菜肉絲炆米給你吃。然後我們有一點齟齬,然後我突然傷心起來,心痛得像給匕首插入心臟。隨即那「叮」的一刻突然來臨,我住口了,我不再說話,雖然眼淚已經下如雨下,但我讓風關上你的窗戶,隔開你和我的空氣。

我的感情像海潮。有時理性地知道要往後退,但一股來自月亮的神秘引力卻要我衝。有時去到一個港灣,明明應該甚麼也不想敵不動我不動,但直覺卻叫我潮退有時。做了三十年人,我相信直覺,也願意受大自然潮汐的擺佈。

命運的鋪陳滴水不漏而出人意表,後天出差,正好給自己一個retreat。

2 則留言:

Hana 提到...

去上海出差吧?

有時間一定要去試試正大廣場的那家'俏江南'靠窗的位子將大上海夜景盡收眼底,你會感覺面對世界,人其實很渺少的...

take care

Asuka 提到...

不知你是否嗜甜,但甜味往往能給我一點點emotional boost。如果你在上海工幹以外有點私人時間,可到桃江路1號(近東平路)的La Cepreie餐廳吃一個French Crepe,每個去過的香港朋友都讚不絕口,咸甜皆好,我個人當然偏愛甜crepe多點。那店的四眼法籍小經理還頗cute的 ;)
在上海住了差不多4年,我最愛在某些法租界蹓躂,桃江路東平路一帶是其中一處。吃罷crepe,在梧桐樹影下散步,有時我會走到淮海路上的上海圖書館看書,有時就在附近的小店看看,最後到Paul買些德國硬豬仔包回家,就是一個很愜意的下午。
如果你愛喝朱古力,以及時間充裕,還可到思南路上(近淮海中路)的HoF,那兒的蛋糕和熱可可都沒話說,環境舒適,找個僻靜小角很容易能消磨2、3小時。惟一我不喜歡的地方是這店附近太熱鬧(淮海中路很沸揚的),不像桃江路那邊幽靜。
漢源書店嘛,個人覺得已不怎麼樣,如果要找點人文氣息的書店(加咖啡),我愛到巨鹿路(近常熟路一段)的渡邊書店,在往富民路方向走下去,沿途有一些特色小店,路上的Le Grange和Mesa餐廳的甜品和咖啡挺不錯,我更愛到後者來個Sunday Brunch。
不好意思,這麼遲才留言,你好像今天來到上海啊?希望你別介意這麼長的留言。
我愛看你的文字,請繼續做你自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