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6, 2016

九龍華仁書院



其實今天是一個開心的日子,因為今天是九龍華仁書院的朋友們廿週年的聚會。

九龍華仁書院,Wah Yan College, Kowloon,是一所由耶穌會創辦的天主教男子中學。學校位於香港九龍西油麻地窩打老道一個山頭。

九龍華仁書院校舍廣闊開揚。校園有兩個足球場和一間天主教聖堂。禮堂的地板是一個斜臺。

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小時候有一次由天主教慈幼修會舉辦的活動居然選址九華,令我第一次踏足這間學校。但因為是慈幼的活動,當時並没有在活動中遇見九華的人。

中學時代雖然我也是領袖生,但我不是學生會幹事,所以也沒有參與什麼聯校活動。

大學時我非常潛,一味掛住拍拖。天天飛揚先生是在校巴上認識的;定係向Katso 在百萬大道的街站?!額~

天天飛揚先生是我很喜歡和欣賞的朋友,高大的身影,清省的頭腦,關心社會,動員能力驚人。有一次他玩比喻,他比喻自己為獅子,好多時候躺著不動懶洋洋,但事出必要一個咆哮就嚇死人。

然後就認識了鄺公子。最記得他批評我時常用自己把尺去量度別人,機敏的我立刻反駁他我有冇尺就唔知亦先唔好講我,你話得出我心𥚃有把尺其實你自己不就是用你自己心𥚃把尺來量度我?

又記得鄺公子評論能言善辯者諸如我或天天飛揚先生儘管在思辯過程中遙遙領先,但這不代表我們的想法是無誤。講得慢同講話不動聽的人所言可能才是真確並且更有意思。鄺公子此言甚是,我記得我當時的反應是立刻靜默下來。

再然後認識了蕭律師。我為蕭律師寫的歌詞開首是這樣的:

「像一個木人,只懂工作,卻沒有幻覺。」

但是我知道蕭律師並非一個木人,他的好處多著呢,要讚美他實在是順手拈來。有人披著大男人的皮,內裡其實是個大 BB,平時的晦氣話其實是 inner child 在撒嬌啦。錫鍚大 BB。

陰差陽錯我又跟葉老闆見面。我們性格非常相似:激烈火爆有仇不報非君子。一個告人告到拉著執達吏上啊~一個就唔開門接信你吹得我脹咩。我地又鐘意靚。唉,葉老闆你有咩頭暈身慶我感同身受架。

最後和林總會面。咦原來大學時代他有份照顧我隻兔仔,仲幫兔仔改左個名叫 Safety 。哈哈哈哈,命運的安排實在出人意表。

當然還有其他九龍華仁的朋友,不過今天是上述公子們的週年聚會,所以就寫下我心中的你們。友誼萬歲啊。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