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14, 2009

The Tempest

我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風景,但見寶雲道上渺無人跡--在這刮大風的黑色夜晚,街上自然連鬼也沒有一隻。

一星期前我氣得想殺人,好朋友聽罷我的怒吼,沉默了。沉默不如金,如劍。一劍吉醒我。

莎士比亞的《暴風雨》描寫米蘭公爵被弟弟奪去爵位,帶著女兒米蘭達和魔術書流亡到一座荒島,在那裡調遣精靈,呼風喚雨。 一次,公爵喚來風暴,將弟弟和封爵之地的王子所乘的船刮上荒島,憑借魔法,讓弟弟痛受教訓。 弟弟悔改前非後,公爵饒恕了他,兄弟和解。結果公爵恢復爵位,女兒米蘭達與王子結婚,一同回到意大利,一場政治風暴在寬恕感化中終於風平浪靜。

莎士比亞在《暴風雨》中不單譴責了自私的陰謀,還讚美了純樸的愛情。

氣,回想我一念之差,唏呢嘩啦,怒火遮眼,真真是有愧街坊。


車,今朝儘管沒有明月,我仍舊有能力可以裝飾別人的窗子,因為我在看風景時,自在大把人在樓上看我。

對不對呢?我親愛的Operations Manager。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