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07, 2009

Kent M3

「室內禁煙,先生。」我挪開了你放在吧檯上的煙。你一面愕然,但成熟世故的你立即收拾五官,冷酷地教訓我胡亂跟別的男人搭訕,對是夜男伴,大為不敬。

「那男伴是我的師兄。而且你食煙,你唔岩。」我把手放在身後。眼睛骨碌骨碌打量白襯衫無領帶黑西褲的你。hummmmm

你離座,「我出去食。」

我把你的西裝反轉,看見那個似曾相識的label......唔係咁岩呀化?

你回來,我穿上你的西裝,一面挑釁。你拿著紅酒杯走過來,坐下。「喪妹,點呀。」嘿,又來一個以貌取人,以為我是十八廿二除卻青春一無所有的男人。我看了身邊的 ak 師兄一眼,師兄已經冇眼睇。我便自手袋掏出公司名片,遞給你。你看著看著,眉心戚戚。

係丫,我不是個十八廿二除卻青春一無所有的小妹妹。

我是個思想及生活都能夠獨立的女子。

3 則留言:

提到...

巴閉喇,思想及生活都能夠獨立的喪妹,AK 終於唔駛自己一個人飲悶酒喇?

xiao zhu 提到...

你看、你看。

看你、看你。

Karen 提到...

有酒伴了, 唔使月下獨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