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28, 2017

關於詩歌。關於寂寞。

長門儘日無梳洗 何必珍珠慰寂寥?又難到我走上露臺點燈 未發覺原來樓下有人?感時花濺淚 恨別鳥驚心。明月沒有裝飾我的窗子,我倒去裝飾別人的夢了。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