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23, 2017

取捨

去年十一月中薄扶林醫院要求我入院,但他已經為我們買了票看舞劇,我坦白到死,告訴醫護人員我想和他一起觀劇,反建議十二月才入院,醫生搖搖頭,護士反白眼。


 


結果當晚他有工作在身,打算陪我看一會便自己先行離去返公司繼續工作。這次第二次他要留下我一個人的occasion (第一次我講出黎包各位笑死)。


Anyway,我非常條件反射地在文化中心少許提高聲音叫他不要丟下我一個人,要走一齊走。


有個緊張我健康的朋友得知此事後串我:「你為了他 postponed 入醫院,他卻沒有打算把舞劇看完。 」


我和朋友分別後回到家一人在家嘆口氣,輾轉思歸。他為我付出的代價,他對我的出手相助:如果我是一間上市公司,他在短短十七年我們認識的日子𥚃,他已經為我扮演了兩次白武士。白武士在金融界是個很有意指的詞語,是非常嚴肅的一個行動。


我是個很自我的人,我不會傷害人,但我有自己的世界。然而他,三年沒有見面,我居然完全投降。


我留下來在香港的目的,是為你的生活添加美好多姿多采的 life experience 。你朋友老同事都知你老成持重,但我有辨法令你微笑賤笑和哈哈大笑,我心𥚃很圓滿很幸福。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