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19, 2015

輸唔起

我在七十樓時,工作需要及初生之虎的一夥上進心,迫令我每天持之以恆地把所有刊登在本地中英報紙上的新聞和評論都細心地看一遍。



已經不記得是先生親口説,還是閱報得知,他大約是説:「由我買一様物事那一刻,我便盤算如何將其售出。」

我學懂了這句話,從此對所有身外物一概不作無謂留戀,有時花錢買物,有時用物換錢。我還把這句話用在工作上,我有我鮮為人知的涼薄世故。

但是我一直沒有學懂得把這句話套在愛情上。我一直做不到拿得起放得低。

前晚明明是個約會,柏寧酒店的海景十分美麗,但臨床心理學家很快便進入狀態,很字字穿心字字中的地話我個人除了很多很多xyz的缺點外,尚有「輸唔起」的性格。

我一笑,對,如果我落場,我要贏;當然為了避免為了贏所需要付出的心血體能,我很少落場。--「唓,關我咩事」是我的心底話。

把這道理運用到愛情,不知我要經歷幾度輪迴,用自己的眼淚為自己超渡幾多回,我這硬頸女子才學懂此玉女心經。

我佩服這一位clinical psychologist對我首一小時因肚餓而黑面的忍耐(等到我幾乎拍枱走人--唓拍枱走人是我一貫作風);及後到我願意傾談他即主導談話,並且非常一箭穿心地指出我的缺陷,正中要害。我懷疑他的重語氣刻薄的用詞也是他計算後的結果--客氣言辭空廢的說話不能抓住我的注意力,而真功夫卻叫我微笑欣賞。

Well,「輸唔起」其實是我冇捉好盤祺(係咪好押韻呢,我突然諗到既)。「由我買一様物事那一刻,我便盤算如何將其售出。」,Sonia,由你投入感情那一刻你便要想像如何抽身。毋論自己手指上的鑚介如何閃爍動人,毋論他手指在空中規劃的未來是如何幸福,你實在不要迷失自我,然後死扯唔放(又好押韻丫)。

心理學家説我的情緒大部份來自腸臓,他又說中我的心事,所以我完全明白他說什麼。不安,是腸說的,不是腦說的。

世事如祺局局新,千古無同局。所以我响衣度多謝我媽媽,她混亂中的一句:「你放棄左,咪睇唔到下一步祺囉。」

我必須解決失眠這個令我身心疲憊又損害錢財的死結。回到2000東京八王子那個人生首次失眠然後我萬刧不覆的夜晚,究竟我是怕什麼?門有沒有鎖?又抑或是我反鎖自己?

一次柏寧酒店的海景晚餐,叫醒了我心中的佛洛醫德。心理醫生(我多麼想這樣稱號你),謝謝你的輔導。我相信診金不下於餐費。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