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30, 2013

章小蕙散文- 從一個髻開始

看法國電影,女主角如Emanuelle Beart常常把頭髮隨意的盤在腦後,那份不經意欠修飾的美,連女性觀眾看了也會著迷。 
     
時裝雜誌SpurFigaro更是每季的把Pret-a-porter時裝展臺前幕後風光以極「變態」(非常細膩)之手法供大家欣賞。自已除了曉得下季潮流動向之餘,最能得益是看到模特兒進場前和做騷後以自己裝束示人的模樣。假如大家有留意的話,不難發現到長髮模特兒總愛以一個腦後小髮髻把被弄得五花八門的一把頭髮以最迅速的方法處理好,如Kate MossNaomi Campbell有一陣子的Christy Turlington等等。只見她們穿著牛仔外套或古董大衣,手拿著Birkin Bag,袋口永遠有一塊Hermes的茄士咩有絮絮大圍巾塞住,配著小低髻,發梢發尾都跑了出來,什麼都像不經意的由上至下亂七八糟的令人歎為觀止。 
     
小時候跳芭蕾舞時代總是以一堆鐵黑色髮夾加髮網把髮髻死死的鞏固好,長大後看見都掉頭走。 
六、七年前偶而在巴黎一家小小舊舊的化妝品店看到這些仿玳瑁小小髮,買了數支回去試試,卻試出驚人發現,只用四支髮夾便能將看起來松松的髮髻牢牢鞏固,維持一整天而所需時間只十秒鐘而已;很後悔只買得四支,隔數月再去找老婆婆說賣光,以為在巴黎不難找到,總之跑了十幾家就是沒有。 
     
有時候在巴黎的百貨店或是其它城市的Drug Store也會看到一些差不多形狀或大小不一樣的,也儘管買回去試試看,有些一插進髮髻馬上滑出來,有些插進去跟沒插差不多,固定不了。 
     
這些年來,光是買這些代替品就花了好些冤枉錢,走了好些冤枉路。 
直到年前再看到這些髮夾後,便十數支十數支的買回來,不是給朋友就是給客人搶去,索性找出批發商在店裡開始發售,皆大歡喜。 
     
最令自己發出會心微笑的是,有客人看到玻璃糖果瓶內的髮夾再試用後的驚喜,頻說找了好久終於看到了,而且是不會掉下來的。 
     
去購物是很開心很有滿足感的經驗。自己最著重就是這一種Shopping Experience,尤其是能在一家店裡買到自己鍾情的風格,無論是衣裳、飾物、One Stop Shop是最好玩不過的事情。 
     
看到留言板上一位「客人」說在本店覺得自己買貴了發,在別的地方有更平宜的,現正歡迎這「客人」把髮夾拿回本店退錢,就算是用過也沒有關係,相信損失的不是本店。 
    
從一個髮夾發展成一場罵戰,其中牽涉及無辜網友被人咀咒「現在是鬼節,有錢人花錢燒銀紙」之類的文字或是「有品」「無品」的修養攻擊,我覺得已超越了大家應有的態度,更損失了一切意義。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