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03, 2012

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

我不害怕,我只是憤怒。我明白做官要打官腔,我亦有時打官腔做人肉錄音機。然而打官腔=/=黑白講。冇上街等如支持不握手言和等如冇禮貌?下?!

看見小朋友絕食我眼睛紅了,素顏天使在facebook呼籲玫瑰街同學關注母校我又想流淚了。

我穿一條黑裙,跟玫瑰街同學心連心。



2 則留言:

seikomatic 提到...

天使面孔既孽瘤加上公公的語言特技,果然系特區高官終極版2.0

Sonia S. 提到...

there is no 高官 her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