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6, 2011

三毛與荷西

我沒有童話結婚的夢,反而是他想這樣要那樣。

不知道為甚麼我想起三毛及荷西。荷西是這樣的一個男人,高大有力的臂彎,對朋友慷慨,為生活能吃苦,為愛情而拼命工作。從前讀三毛的書不會想她的愛情故事,現在就是會想。

婚戒難買,因為我想跟訂婚鑽戒相襯,而這兩隻戒子我想一世也戴著(不過我的的無名指的實在太幼了)。婚紗我想要一條 Nicole Kidman 在Omega廣告中所穿的長裙,配一雙 Kate Spade 的金色涼鞋。禮樂要輕快的,我要走起來,裙子飛揚,並且整天跟你身貼身,不會撐一個大蓬拒你於千里。珠寶也不一定要另外買,我的 Van Cleef and Arpels 貝母耳飾不是夠標緻了嗎?嘻,不過有錢的話我會再配一條項鍊。

誠然我的穿戴不是三毛的風格,但我相信我的愛情有她那麼強大。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