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04, 2011

卵子銀行

我喜歡制度,但我抗拒制約。

如果,如果,我可能會為我的卵子存庫。

如果,如果。

如果,十年後。如果。

究竟,為自己的卵子存庫的風險大一些,還是另一個選擇的風險大一些呢?

思考生育問題,便無可避免地思考生命問題。

我為何而生?我又為何孕育另一個生命?

雖然我是天主教徒,但我並不百份百認同自己的生命是有purpose的。假若我的生命是為了成就一些非我本意的目的,我豈不只是一枚棋子?但又假若我的生命不果是一連串的偶然,那我又何必認真細味人生?

所以我說我是扮存在主義者。

又原來,我一向漏看了的海德格,其就「無名氏」的論述,是如此的貼近我的心思。

2 則留言:

seikomatic 提到...

雖然我是天主教徒,但我並不百份百認同自己的生命是有purpose的。假若我的生命是為了成就一些非我本意的目的,我豈不只是一枚棋子?

"非我所知的目的" rather than "非我本意的目的"得唔得?AND上帝既計劃無需下下向你講到明既。

本意同現實有必然性咩,本意做+X身邊二把手,年薪過憶....本意做真人天宗教主,可以嗎?

棋子可以繼續思考如何脫離棋子的方法,eg. 如果做一粒有尊嚴 , 獨立思考雖然沒有行動自由既的棋子?

____________

但又假若我的生命不果是一連串的偶然,那我又何必認真細味人生?

細味偶然既驚喜與失落...細味其實偶然非偶然既可能。


所以我說我是扮存在主義者。

俺唔識咩系存在主義,願聞其詳,不過想知存在主義是否否定神既並存性?

seikomatic 提到...

PS..選擇唔止系存庫與否,十年後仲要選擇代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