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20, 2018

Condolences


和蕭公子不同我中學以前是從來沒有溫過書

直到小學六年級我仍然打天才波上學聽多少考試寫多少英文生字一次生兩次熟不用查字典不用背書但又不是天才年年考第十

所以聖母玫瑰的第一次考試我真仆街🐦我考第一百零幾

原來是要溫書的

後來自然我找到自己的學習方法交出我此等女子該有的成績

我此等女子該有的成績仍然未交出終本呢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