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30, 2016

之行之行

之行:


故事是完了,站在故事之外的我,卻是仍然時常引頸張看,希望在那凝滯了你的故事的井水,用眼睛捕捉得到你那閃現而過的影子。

人潮中的偶遇,何其虛無縹緲,因為這是黃碧雲。這可不是亦舒。

我要拾人牙慧告訴你:要了解黃碧雲的暴烈,必須要同時意識她的溫柔。

黃碧雲的溫柔是她滿心地關心世界,關心人類。黃碧雲用筆,在香港的灰藍的天空撕開一片又一片血紅的傷口,濃腥滴滴的,讓每位讀她的書的讀者頭上下一場有侵蝕性的酸雨。雨水蝕去了長久偷安生活的繭,令讀者知道生之痛楚。

黃碧雲叫讀者跟她一起痛,黃碧雲想讀者與她做個同路人,一同脫去心之繭,去感受別人的痛,去面對這滿是痛的世界。有錢有閒去感受別人的痛的讀者一定不在盧旺達伊拉克;或者,有錢有閒去感受別人的痛的讀者,會是身處香港的你。

之行之行之行之行。

我這半年閒來無事,便成天上網,也交了些新朋友。昨夜,一位網絡上認識的小妹告訴我她與她那一起了六年多的男朋友分手了。我無言。然而,其實我很想說,去年與我分手的那一位,我們一起,也六年了。為那消逝的感情,哭過消瘦過渾噩過便算了,經歷就當福氣。「愛不在乎擁有」固然是酸葡萄狐狸先生所發明的廢中之廢的廢話,「我要活得比你好」發奮之餘也是近乎竭底斯里。心上添了個新傷,新傷痊癒了便叫舊患。心有痂,怎能當沒有事情發生過?經歷,就當是福氣罷。

許之行,離開中大後,你到哪兒去了呢?

葉細細
零七.初春.香港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