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7, 2014

O for Ostrich Hermes KelIy


清晨七時,我打扮停當,站在連身鏡前打量鏡中的自己。

天然鬈的長曲髪梳成一條側辮子,穿一套深藍套裝裙,腳踏 Ferragamo 酒紅 Vara 平跟鞋,拎一隻 Hermes 鴕鳥皮淡啡金扣 28 吋 KeIIy,側頭猶豫了一剎那:挽著 Ostrich KelIy 去見職位為 HR Manager 的工,會否太串?

但我的 Kelly Bag,優雅精緻自在,並不喧嘩。再想面試通常都是 Candidate 先坐在會議內等 Interviewer ,手袋放在身傍的椅子𥚃,不甚顯眼。這樣一想,我甩甩頭髪,便自若地出門上班去。

須臾來到辦公大樓,他們果然安排我先坐在會議內等,手袋亦收好放在身傍的椅子𥚃。面試官來到,一輪基本的對答後她開始很針對地問我問題。聊著聊著我已知道我不是她的那杯茶。

她要請個 HR Manager 負責 Staff Engagement 的工作,由於職責比較新穎,她想試試面見一些非 HR 紅褲子出身的 Candidates。

對,試試而已。

香港的 HR 是很保守的一群。圈內極著重出身,人人最好按步就班,從 HR Officer 做起。要成為經理,就必須在 HR 的世界內困獸奮鬥過五至十年。這樣,你的面試官才會放心。

但我的問題是: HR,其實只是一般事情,common sense,人事關係。一個做了十年 Payroll 的 HR 同事箇然叫人安心,因為他做慣做熟,機器一樣。然而在這個講 Talent ,科技發達的年代,電腦就已經可以取代 HR 的計糧及其他 operational 的工作,加上 ESS 和MSS,今天的HR已經不是十年前的 HR。HR 的未來應當與時代互相呼應,HR 不該只是後勤支援,而是各營業部門的 Business Partner。HR 的從業員,亦都不一定位位也是紅褲子出身。

我帶著有點惆悵的心情,離開港島到尖沙咀來,出席奢侈品牌 Brand Off 的活動。我一到,大家便擁著我說我的 Kelly 勁靚。對呀,好靚架,靚到唔憂嫁。

巡了會場一圈, J&B Outlet 位於尖沙咀金域假日酒店地庫,佔地4,000平方呎,匯聚日本及亞洲手袋配飾品牌商號,包括:BRAND OFF、Kineya、K Gold、Ookura、Ginza Jewelry 及Luna Talise。

漂亮精緻的手袋首飾踢走我的悵然,但我仍樂觀地希望香港的 HR 界,能像我們看 Brand Off 的商品一樣,拋開昨日的落後心態,明白舊物不是二手下欄,而是 vintage。Vintage 有過去,像人一樣。一個從 Brand Off 找來的廿年 Ostrich KelIy,她被打開關上,打開又關上。開開關關之間,貼身地和她的女主人一起見證生命的璀璨與寂寞。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