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22, 2009

16+1件事

我妹妹寫了,還一味提起我,好sweet呀!

我近來很sweet,甜到漏,甜到身邊朋友都頂我唔順。今天陪梁小姐買巧克力,她正在沉吟,我便打插說:「買 sweet 啦緊係!」梁小姐跌腳,「你咪咁啦好冇呀,sweet夠啦你!」我一面無辜,指著凍櫃裡的選擇解釋:「我講真架,睇下:一係 sweet,一係 bitter 呀小姐!」

星期六, 2月 21, 2009

記旅行中的旅行

2008年6月23日,我和興漢律師遊捷克。從布拉格出發,我們乘老舊的火車往另外一個城市參觀。回到布拉格已是晚上九時,我們返抵酒店用餐,燭光搖曳,但大家都累得無力浪漫。

我讓興漢律師先用浴室,自己便待在商務中心上網。須臾,律師洗盥完畢下來查閱電郵。我便回房間好好的梳洗一番,然後便番開床幔,鑽進被窩裡去睡著了。

隔天醒來我才發現律師整夜沒有回房睡覺,他一直坐在商務中心裡為招股書做註析,以解答聯交所的問題。

一夜沒睡的他有點發燒,我便拉上厚厚的窗簾,又為他放了滿滿的一浴缸的暖水,要他上午好好獨自在酒店休息,對他說我自己一個人出去溜躂也可以,並約定下午二時我會回到酒店來會合他。

於是,我拿著他給我的捷克法郎,做了以下我還沒有告知他的事情:
  1. 去了做泰式按摩,並在【心經】的音樂下睡了三十分鐘;
  2. 吃了一個味道極濃的比利時巧克力雪糕球。一個吃完了拐回小店去再吃多一個;
  3. 到訪卡夫卡博物館;
  4. 看了一個關於布拉格之春的相片展覽;
  5. 誤進名店區,驚見腳上的 Ferragamo jelly shoes 半價,立刻買下另外兩對不同顏色的,一對閃銀,一對是吹波膠似的幾近透明的淡粉紅;
  6. 吃了一頓亞洲fusion菜;
  7. 往猶泰人的墳場轉了一個圈。
那個上午我過得非常恬然。我雖然獨個兒上路,但我知道有人在某個地方等待我,我並不孤獨。

這一個星期我找不著律師,我便更加要找到他。因為我知道他要不出了事,要不就是搭上了個女孩子。

前晚他終於覆我電話。果然,他出事了。

祝你早日痊癒。

星期五, 2月 20, 2009

卡夫卡的【變形記】

我沒有讀過卡夫卡的原著,反而讀了其 parody【卡夫卡變蟲記】。

【卡夫卡變蟲記】是一部兒童繪本。故事說主人翁卡夫卡一早起來發現自己變成一隻甲蟲。他嚇得不知所措,既慌慌忙忙七手八腳地洗臉刷牙穿衣服,又擔心爸爸媽媽會給自己嚇到。

但是,他的爸爸媽媽非但沒有給嚇著, 反而沒人事一樣。便是連妹妹,學校老師及同學也沒有發現卡夫卡變了隻大甲蟲。唯有他最要好的朋友發現了他的變化。

卡夫卡傷心沒有人知道他身體的突變,他一個人悶悶地關在房裡。最後爸爸媽媽終於發現了孩子的異狀,並開始以溫情融化他的負面情緒。爸爸媽媽對卡夫卡說:『不論你是男孩還是甲蟲,我們永遠愛著你』。最後卡夫卡變回正常的小男孩,結束甲蟲的生活。

是以,我一直不知道卡夫卡的【變形記】是這樣一個悲傷幽暗的故事。直至今晚我觀看了來自冰島劇團的話劇演出。

其後麗口憂愁地說或許有一天,【變形記】會在我你她的周遭上演,因為她覺得那是一個關於溝通的故事。

我的想法比麗口黯黑,我說【變形記】主角最終被家人棄如蔽履,死在一片孤寂之中,是因為他已經無法造福家人,並成為了家人沉重的負擔。簡而言之,他在拖家人後腿,所以他的存在變得多餘,所以他除了死亡離開,沒有第二條出路。

忽然想,在這一片金融海嘯的風聲鶴唳中,我們上班一族,還真應該讀一讀卡夫卡的【變形記】。

當然,我但願我周遭上演的是一部變蟲記。

星期四, 2月 19, 2009

frozen

Not talking my heart, but a salary freeze.

有丁點失落,因為之前被賦予了少許期望。

回想去年四月復活節前,我臨危受命為佈置辦公大樓而趕赴花墟挑選鬱金香。在玫瑰百合薰衣草之間穿插之際,cost centre manager 致電給我。因為背境嘈雜,他長話短說:「加你人工十個巴仙。」合約員工都有得加人工,我非常喜出望外。

正能量一下,或許有那麼一位全知的守護天使,祂去年已經知道我今年的景況,所以在事情還未臨在我身上時,祂已經為我鋪好了路。

星期三, 2月 18, 2009

如果就只有這麼一次

你以後也不要找我了」。楚楚說

如一替楚楚別好頭上的玫瑰玫瑰卡的一聲如一便在楚楚耳邊說:「如果就只有這麼一次不單我玩弄了你你也玩弄了我。」

不是的我不是這樣想的

如果我只有這麼一次這一次就是這樣獨一無二的一次第二第三次是其後無數個獨一無二的一次又一次

星期二, 2月 17, 2009

20090215 14:00

如一帶楚楚來到山頂餐廳二人各自叫了食物餐點來了楚楚卻沒有胃口楚楚不想吃因為她餓的是另外一些

黃碧雲無愛紀中的情節

星期六, 2月 07, 2009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Scarlett Johansson 的戲。關於名畫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的故事。

女孩家道中落,到畫家 Johannes Vermeer 的家當女傭。偶爾 Vermeer 發現了女孩對色彩光暗非常敏感, 最後女孩成為畫家的繆詩女神。女孩做模特兒,讓畫家繪下了【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此幅名作。

電影中段,二人站立在拱形的 bay window 前,畫家問女孩天空的雲是什麼顏色的。一番觀察及思索後,女孩胸有成竹微笑地說"there are colours in the clouds."

There are colours in the clouds.

中三時學校來了位美術科的代課老師,她指導我們素描。我當時在畫一隻紅蘋菓。老師巡到我身邊來時,著我仔細觀察紅蘋菓。紅蘋菓表皮上果然不只得紅一種顏色。有藍有綠有黃有啡。There were many colours.

這位代課老師,我謝謝你給我的啟蒙。

星期四, 2月 05, 2009

The Nanny Diaries (I made a lot of typos recently. Were them all to do with the pills? Shall ask the psychiatrist tomorrow.)

租一隻DVD回來,我把此戲看了兩遍。最深刻的是大學主修商科副修人類學興趣亦是人類學的 Scarlett Johansson 說人類學學說認為認識自我最佳的方法是將自己置於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中。

我對電影中種種小資產階級的事物極為入迷,同時亦同意 Scarlett Johansson 不是女主角的最佳人選。推介這篇影評,內容極為有趣。

找天我會讀一讀原著小說,細嘗本來風味。

星期二, 2月 03, 2009

閒話家常

醫生:「咁你尋晚食左幾多藥呀?!」
病人:「五粒stilnox .....」
醫生:「乜話?!」
病人:「......仲有五粒imovane .....」
醫生:「(低頭在鍵盤上疾打)我寫紙你去睇精神科。唔該你搞番好你自己個 sleeping pattern。」
病人:「怕且都真係要去精神科,咁食法都冇OD。」
醫生:「假紙要不要?」
病人:「我有上班。現在lunchtime。」

各位唔該唔好鬧我唔爭氣亦唔好一臉鄙視話我卻道天涼好個秋。記下,是病歷。

Again and again, to Xiao Zhu





















好衰架迫人地向咁多人面前講

閒話家常

小丑神屢次約我再度共赴半山。我說小丑神你有所不知了,我倆一別多月,我胖了這十磅可不是鬧著玩的。見面?待我消減點先啦。

小丑神:「那麼其他男人約你呢?其他男人你是不是都不見呢?」
七十樓:「有些都見㗎。」
小丑神:「咁我咪特別?你要瘦身成功先肯見我。好開心呀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