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31, 2008

發生了什麼事呢?

有人冒認我,透過電話致電電訊公司為我的手機轉了一個月費較高的計劃,並簽下一年合約。我當然對此合約不知情,所以在月前從原電訊公司轉去了另一間。原電訊公司遂跟據此段電話錄音,追討我二千多完毀約費。

除了向消委會、電訊管理局及私人專員公署投訴外,我非常希望警方也來插手。

但由於我沒有金錢損失(我並未以及拒絕付毀約費),fraud不能成立;又由於是口頭合約,非白紙黑字,forgery 亦不能成立,所以,兩週前我首次報案,警方並未開case。

我不是個容易罷休的人,這兩週以來我努力搜集資料。今天我再往警署報案,CID終於同意開case。

開得好。

星期日, 12月 28, 2008

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

(1)
兩年前,一個平常的午後,好友閒閒對我說起她的另一半,我手足無措,竟突兀的轉了話題。隔天好友在她的網誌上說我倆對話中的那段空白,令她有點難過。我讀後也難過了起來。我心胸不夠廣闊。

(2)
中學時代的大眼美女同學,她姊姊開了一間美容院,我湊巧摸了上門去做身體按摸,便在美容院幽黯的燈光下與幫閒的美女同學重遇。她告訴我她的另一半也是一名女子時,我竟不能自己地歡欣起來。我歡欣到,同學要罵我一句「痴線」。

但是,我由衷為朋友能夠找著自己喜歡的,而歡欣。

(3)
在天主教教堂參加別人的婚禮,悄悄的一線陽光從歷史悠久的木製垂花門滲進,給我們的輪廓添了對照的陰陽圓缺。

鄰校的友人在正職之外開了一間相親公司。我和她閒閒說起男女私情之事,她笑說我才不用找她幫忙,我也失笑,告訴她就是因為大家都如此般考慮,我就落了單,唯有小姑獨處。語畢我回敬了她一句,問她可有適合對像,她不語,氣氛便有點尷尬。

及至出了戶外,站在五彩繽紛的花鐘下,一對新人在遠笑意盈盈。我壯了壯膽,裝作不經意地說起大眼美女同學的事,聰敏的友人立即會意我會意了,「你不知道的嗎?我以為你一直都知道的。」

現在知道了。

而且,我很想送你黃碧雲的【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

星期六, 12月 27, 2008

攀石

我很在意那平均分配混身上下的十多磅新添的肥肉,做 gym 太悶,今天便攀石去。

第一堂教授的是安全防護知識,二人一組,一個縛住條救生索爬(climber) ,一個在地面扯住條繩(belayer)。情況跟吊威也差不多。

於是,大家你做 climber 我做 belayer 地扮家家酒地玩過兩個半小時後,便要做 accessment,合格了才可以繼續。

教鍊問誰要先做 accessment,洋漢想也不想便說:「ladies first!」

你好野。

我跟同組的女子率先上馬。爬到山頂,climber 要放手跌下扮出事,考驗 belayer 是否能夠掌握如何用救生索。

輪到我爬,我爬了四分三,便怎樣也再爬不上去。教鍊一味叫:「你伸長隻腳呀你你 yaan 呀你你隻手捉住果個黃色拉個身上去呀你---」

唉,你估我係米B女咩。我成身都無咩力架,我個腦同d肌肉分手左好耐架啦我。

爬極都爬唔到,教鍊又不准我放棄,鑑於我覺得自己成隻青蛙咁既身世極為不雅,我便放手tiu tiu fing。(妖,個攀石場個 logo 就正正係一隻撻在牆上的青蛙。)

唞夠,再黎。yeah, 得左。我終於 yaan 到上去一股作氣爬了上山頂。登山的感覺,非常好。

然後,便放手扮跌,再一彈一彈地游繩下地。

咦,某人曾經說過自己在紀律部隊訓鍊時要一彈一彈地游繩下地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我好享受喎。

又,咦,我問我同組的女子做勝行,「IT support」她小聲地說。「我都係IT喎,你咩地方呀?」「政府」她更小聲地說。「邊個部門呀?」「XXXX」她用微乎其微的聲音說。

嘩,有冇咁岩呀。

伸長自己黎閱讀: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yajou/3/1246311558/20050411082525/

BLOG!

好死多日冇寫blog,我要寫blog!

星期五, 12月 26, 2008

我看王維基之死

王迪詩小姐說王維基之死在猥瑣,此言差矣。

我說王維基之死,在於他做老闆做得耐,好狠耐無打過工,就真。

做老闆做得耐,忘記了辦公室政治,忘記了要小心翼翼,防人之心不可無。這邊廂樹敵,那邊廂做出予人口實之事,實在太大意。

星期六, 12月 20, 2008

家常

媽媽宣佈今晚不在家,我便請纓負責煮晚飯。煮什麼?咖哩啦,一定冇死。

到吉之島入貨,順手賣了隻燒春雞。

回到家,見爸爸也在,便問他今晚要不要吃我弄的咖哩。「食,咩唔食呀」我一時高興,撕了隻雞腿給爸爸吃。再問,「洗唔洗播小丸子你睇呀?」

飽餐後,敬備有氣蘋菓汁邀妹妹們共酌。

(照片及短片後補)

星期二, 12月 16, 2008

Apparently this is not my day

先扭傷條頸,後要上差館。

為何,我總遇上這些事?

我要天天成長

所以愛看媽媽亞四。

不是說我要育兒,而是我作為一個成年人,讀媽媽亞四如何身言教,很有啟發。

星期一, 12月 15, 2008

超級核突的菠蘿

好核突好狠核突勁核突超級核突的菠蘿呀!(click 去睇下啦包你見到如此菠蘿,你會毛管戙晒呀!!!!!!!!!!!!!!!!!!!!!!!!!!!!!!!)

#QUOTE#
鳳梨是由一個個小花共同發育而成的聚合果。切開鳳梨看見的小格子,就是每個小花的子房,有些鳳梨的胚珠在開花之後就會退化,但有些雜交品種還是會出現種子。
#QUOTE#

!!!!!!!!!!!!!!!!!!!!!!!

星期六, 12月 13, 2008

當我年輕的時候

九八還是九七年夏天,我們兩班預科班的同學一起到東坪洲郊遊。

是因為地理科老師的提議吧,那時遊東坪洲尚未普及,我們出遊,有水警在岸邊站崗,又有警察帶著警犬沿途守護。同學還拿香噴噴的燒烤食物逗弄狗狗,十分有趣。

離開時謝西嘉挽著我,與幾位理科班的同學一起走。走過這一大片沉積岩時,我呼喚同學們一人站到一塊石上,拍張漂亮的照片。同學們擺起陣來,果然奪目,後面雷白嘉一夥見此情境,便前來加入,手執相機的也不甘後人,把相機丟給老師,便成就了這張漂亮的照片。

最後人是有點太多,不過無損美好回憶。

我非常喜歡這張照片。


星期四, 12月 04, 2008

轉行

你可以說我已經轉過兩次行。從 ngo project executive 到主席助理到內部傳訊。

但我想三四年後,再轉一次。

今天想:五年後,我希望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呢?如果做信託,我便得先念好法科,考埋 s.t.e.p更加理想.。

回過神來,我望著電腦,忽然一陣討嫌,襲上眉頭。畢業這七年來,我每天大部份時間都是望著電腦過活。日對夜對,我近視也深了,肩膊也彊了。

五年後,我還想竟日對著電腦嗎?

星期三, 12月 03, 2008

珠光寶氣琉璃瓦

這一齣電視劇看得我哈哈大笑。

蔡少芬在泰國湊客?我做過喎衣份工喎,地點亦是曼谷清邁清拉。黎姿這個助理服侍chi che 咁轉的老闆有口難言要傳紙仔?咦喂我都試過喎。

猶幸,我沒有李司棋咁既姆媽。又不過我突然覺得如果我是李司棋,我一定認為這三個女兒是琉璃瓦,張愛玲筆下的琉璃瓦。但如果我係編劇,寫盡d 我寫琉璃瓦,但結局呢,就抄張愛玲另一部作品【花凋】的情節。

星期一, 12月 01, 2008

Hotdesking

興漢雷蒙律師時常覺得會計師職業生涯苦兮兮(無獨有偶,王迪思都說在一單刁中,會計師呢,嘿!)。一日,興漢雷蒙律師像發現新大陸般對我說:「哇,家下入四大,連位都冇架,俾部notebook你架乍!返公司呀坐果d公家位架乍!」

果d公家位叫 hotdesks/ hotel desks 囉唔該。

實情是, hotdesks/ hotel desks有咩唔好呢?需知道一間firm/行的 cost structure,佔最大既係人工,第二就係租金喇。hotdesking/ hotelling facilities 可以optimize office space utilization,對盈利既貢獻不能視若無睹(盈利=盈業額-成本)。

若公司有朝一日要遞奪我個位,我一定不會戀棧。

errrrrrrrrrrr

其實我想講既係:我想買個新手袋--因為我開始要拿住部notebook,港九新界地去開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