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30, 2008

敢叫秋風任意疾吹我心靈,揮一揮秀髮我臨崖只會更見天空之高海洋之闊

come on!

(噢,明天又要度劇本......)

星期一, 9月 29, 2008

致--

藤木同學、魔術師:

好消息一則:細細妹她決定了堅持下去。

甚欣慰。

細細妹連續上了廿三小時的班,我跟她說:「你在做的,叫危機應變。機會難得,要好好珍惜。就算多累,也要勇敢面對!」

星期六, 9月 27, 2008

Psychological Tumor

醫生跟我說:「這你都長大了,可以保護自己了,何苦還要在意你母親能/有否保護你呢?」

+++++
希治閣的 Marnie 是我常常默默地獨個兒反覆看了又看的一齣電影。

鐘情此戲,除了愛 Tippi 的冷艷、喜歡女主角的對白、迷醉於女主角那個衫裙鞋襪一一區全的皮喼,我時常狐疑戲中那陰陽怪氣的母親,是否也是一個原因。


+++++
星期三晚我媽提起了族中一名賭徒,說他現在債主臨門,被迫入窮巷,言語間很有同情包庇之意。我聽罷她竟然與這名族人尚有來往,便大興問罪之師,並一再重申身邊有爛賭之徒,禍連家人。然後我媽便跟我吵了起來。

我不忿回房,卻激動至不能自己,竟連吞了三粒 stilnox。 Overdose 之下,情緒失恐,開始哭泣。號哭聲驚動了鄰房的妹妹,妹妹叫了我兩聲後我便到她的房間去倒在她懷中哭個不停。

我跟妹妹說,這勾起了我小時候的不快回憶。

+++++
我認為我媽是個不稱職的媽媽,在她的養育下,我這個女兒,還得自己去保護自己。那時如果有【護苗基金】,我必定前往求助。


+++++
事情不是非禮或強姦。是否因此,很多人,都不覺得我那不快回憶可以如何傷害我?即便是我的男友們。

+++++
而事實上,這是我的一個血淋淋的心理創傷。而更血淋淋的是,只有靠我自己去超脫。

+++++
我對如何捍衛自己的權益,一向非常敏感。這,是否因為我慣於認為,能保護我自己的,便只有我自己?

+++++
星期四那天在辦公室我已經感到有點 panic attack。早退到醫生處求助時,我竟然眼紅哽咽。醫生遞我紙巾,我卻死命按耐著眼淚,不讓它掉下來。我不要屈服,我要戰勝自己的創傷。

+++++
小王子說:「時間治療一切創傷。」而我的醫生說:「這你都長大了,可以保護自己了,何苦還要在意你母親能/有否保護你呢?」

看來,時間真的可以治療一切創傷。

星期二, 9月 23, 2008

攞你命三千

  1. 一班玫瑰街老同學拉大隊去捐血,投頭一看,捐血站抽血的護士,竟也是一位玫瑰街同學;
  2. 我去相熟美容院做身體按摩,這天 sign-in 時,一位大眼女子問我對美容院何有意見,最後,大眼女子說:「可否問你一個問題?」我說:「你一定想問我是否玫瑰街同學了... 係呀,你係 黃麗珍丫嘛(假名)!」;
  3. 細妹麗口看來跟營養師言談甚歡,我一臉狐疑,便問二人:「咩呀,你地有偈傾咩?乜你地唔係第一次見面架咩?」二人同聲說:「我地晨早識左啦。」營養師還說:「我仲去過APA果頭同你細妹食晏添。」?????!!!!!我同營養師做左七年同學,佢都冇黎搵我食晏喎!
  4. 題外話:我昨夜,如同進食薄荷糖一樣,吃了很多片安眠藥。我望著鏡裡自己的眼睛,卻看不出因由。

想借中大U啦書

嗚嗚有冇人可以幫手...

星期六, 9月 20, 2008

又一次不甘損失,據理力爭!

Anya Hindmarch 的 相片手袋系列近年減產,我便上拍賣網站獵取心頭好。

貨物寄抵我家,我一看便知道不對路。拿出年前購自專門店的貨一比,質料金屬配件車工完全走了板。好一個美國東岸賣家,居然膽敢賣replica給我!

我電郵賣家抗議,對方不聞不問。好,我便反手向 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投訴,並上網查出賣家居住的社區的地方警局, 寫電郵向警方要求協助。

我把投訴函件副本抄送賣家,賣家終於正視問題,原意回收貨物及退款。

當然我蝕了寄還貨物的郵費,但總算取回了貨款。

因此事,我才知道大陸有這麼許許多多生產 replica 的工廠。工廠還厚顏無恥地面向世界說自己的產品 echo that smart and distinguished style at an affordable price,呢。

星期五, 9月 19, 2008

錯誤切除乳房手術

身為女人,如此醫療事故,實在令我痛心疾首。唉。

Reference: Methods of Breast Reconstructive Surgery

再講毒牛奶

1. 大陸政府做咩幫私企買單?私企的出品毒害消費者,賠償責任在私企。如果係香港政府,相信會按食品安全條例查封企業,在由消委會牽頭協調消費者入稟,加埋報icac,想辦法凍結企業資產應付索償。當然,呢呢路路,一定要攪好鬼耐;

2. 大陸政府做咩幫私企買單,我相信一來為左穩定民眾,是公關需要;二來,會唔會驚一時之間咁多間大企業一齊唔惦,會做就上百萬下崗工人,如此一來,對管治來說,是比起千萬腎石bb,更大檸樂的一個危機?!(嘿!)

3. 所以呢,如果中國有個社會安全網,呢件事,就可以有多d resilience;呢件事,亦有更多的機會推動中國企業痛改前非(政府一面幫消費者向企業討回公道,一面依法(前題當然係有法可依啦)懲治企業及其負責人),去蕪存青;

4. 我覺得,短時間內(五年?),中國企業以出產毒食品為樂的氣候,不會有大的改進,因為好大部份的消費者,都沒有議價能力,而向無爆鑊的日子裡,政苦亦唔得閒亦無心神幫消費者爭取些什麼;

5. 外資會唔會食晒中國個餅?嘿!

星期三, 9月 17, 2008

焦媛。白毛女

焦媛,好戲!

我一直欣賞焦媛。很多人不屑她的那些 gimmick ,說她嘩眾取寵,說她旁門左道。但我的看法並不如此。正如一個真金白銀做善事的大亨,任憑路人怎樣說他沽名釣譽,他為有需要的人,施予了援手,是事實;同樣,舞台上的焦媛,混身散發藝術的激情,叫人(我)動容,也是事實。

焦媛在扮戲及舞蹈上的表現出色,唱功則略欠穩定。不過她洋溢的激情,實在吸引。

【白毛女】本是中共的樣板戲。故事主角為單純率真的小村姑喜兒,與父親楊白勞相依為命。喜兒與同村青年農民王大春相愛。楊白勞因生活所迫無法還債,被惡霸地主黃世仁以強按下指印簽下契約,將喜兒賣了給地主黃家。

在除夕之夜楊白勞喝做豆腐用的鹼性水自殺。喜兒被送進黃家抵償債務。喜兒儘受折磨及欺凌,最後更被黃世仁姦污成孕。喜兒後來在地主家傭張二嬸的協助下逃出黃宅,並進入深山隱居。喜兒一夜白頭,她生下孩子,嬰兒卻最終夭折。深山中的白頭喜兒被村民誤認為白毛仙姑,村民還因畏懼而拿食物供奉她,喜兒借此維生。

兩年後,王大春隨八路軍回鄉,往山洞尋找喜兒途中,卻遇上前來拜白毛仙姑的黃世仁及他的母親。三人糾纏之間,黃世仁母親被殺。黃世仁正要反擊之際,王大春的八路軍同袍趕至,殺死了黃世仁。王大春便帶著喜兒離去。幕下。

焦媛的演出,全情投入,令我深受感動。看到悲傷之處,我居然落下了淚。「咩都俾晒舞台」,是我對焦媛的評價。

Technical 方面,善用布料營造或實或虛的佈景設計,非常到位。服裝恰如其份。至於音樂,則歌及詞皆順耳。

那邊廂,編舞實在匠心獨韻。白毛喜兒辛苦獨力產子,孩子出生卻不幸夭折--這一連串的變故,都靠焦媛手上的一塊血色紅綾去完成。焦媛用身體配上紅綾說故事,給我的玄想世界打開了一個新的天窗。

【白毛女】由焦媛實驗劇團出品。焦媛自己擔任劇團的藝術總監。此劇各方面都發揮了出色的水準,我認為焦媛的領導及把關,至為關鍵。

【白毛女】中的喜兒,在封建父系社會中,身體不能自主,歷盡不必要的坎坷,但又有冤無路訴,觀照了我們現今香港社會中某一群婦女的狀況。所以在【白毛女】的場刊內,有【風雨蘭】的介紹。

各位,如果你認為焦媛不過是個聲色女子,我想對你說:「唔係,焦媛不只是個聲色女子。焦媛,其實,好好野。」

合皮爸父地

十七日:小劍
十八日:舞者、縫寶寶、發現我連身裙暗藏三文魚子的營養師(我又在傻笑了)

(此名單待續)
(我年紀漸老,重要事情,要寫低)
(邊鬼個留言講多謝呢?)

星期二, 9月 16, 2008

errrrrrr
  1. 有冇chem人講一講三聚氰胺係可以點樣溶落牛奶到?
  2. 如果溶係好麻Q煩既事,咁奶農做假既機會是否不高?反而係,直接將粉狀三聚氰胺溝落鍊製完畢的奶粉到?咁,就即係三鹿做假機會大d啦;
  3. 又如果,三聚氰胺係可以好就手咁溶落牛奶到,咁奶農就可能有嫌疑。咁我就問:三聚氰胺,奶農可以向咩途徑購買,仲要係,可能大量地購買;
  4. 無論邊個攪鬼,三聚氰胺的供應鍊,係破案的線索;
  5. 大陸賣牛奶唔係今年先有得賣,係咩誘因導致做假的出現?係咪某人的靈機一觸?定係一溜都有攙三聚氰胺,不過亦一溜有條安全線,但呢期突然有人喪心病狂?
  6. 如果有人突然喪心病狂,係佢等錢洗挺而走險?定佢發現 internal control 有漏動,不吃白不吃?
  7. 三鹿的生產物流結構係點?係咪 regionalized,即廣東的生產物流中心供應廣東;京津唐的生產物流中心供應京津唐?定係全國集中?
  8. 如果 regionalized 或原材料加工係 regionalized ,咁同腎石bb數目有冇correlation?如有,點解?
  9. 有人話攙三聚氰胺係內地奶業潛規則,下?好驚。有冇證據?(之不過,之前無聽聞果衣個問題喎...咁又所以,三聚氰胺,係咪有條安全線?or e.g. 為免現形,所以一向只加向成人奶粉???如果係,咁,就,嘿!)
  10. 其實呢單野,傳媒要接近真相,不是那麼難,肯往上游思考及追查一下,you are near。

星期日, 9月 14, 2008

腎石雪條客

麗口說:「死啦,我地食咁多醫脷牛奶雪條,會唔會生腎石架?!」

無錯。

星期二, 9月 09, 2008

選舉

衣個講法我認同:
Fooled by Randomness
來自 凍啡走甜 Justin 著
......

曾跟一位工作於美國某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傾計,他主要研究災難後政府的應變措施。他說最忌把human behavior都納入研究模型裏,因為人類行為高深莫測,變化多端,幾乎無可能模擬。

選舉也是人民意志的彰顯,選舉結果把人民的意願量化地清楚展示。於是,選舉成為社會科學的其一個研究對象。在現行的比例代表制下,政黨要妥善分配選票才能得到最多議席,這正正是要了解人們的行為模式。可是,除非有能力控制絕大部份人的選擇,否則,要準確地配票絕不可能。同時,泛民的支持者大多都主張投票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這使泛民的配票措施更難執行。
......
先走遠一點,說一些量子力學。

在我們生活的世界裏,碧咸射波永遠準確,傅家俊QQ响袋,林丹的高遠球下下落正底線,曾志偉在《半支煙》裏說一個專業的殺手只需要一粒子彈,一切都精確無比。我們的物理運動,一切都能以牛頓力學解悉。

當我們回到最微觀的世界,把物件分拆到最原始的粒子來看,粒子的位置和速度幾乎是隨機的,被「測不準定理」主宰。「測不準定理」說我們無從同時確定一個粒子的速度和位置,原因是當我們觀察這個世界時,無可被免地會影嚮到被觀察的世界。

吊詭的地方就在這裏。當我們連最小的粒子都未能夠準確觀察(更枉論是控制),現實世界的東西由以億計的粒子組成時,為甚麼C朗卻可以準備地控球在腳逢人過人?

原因是世界上有個定律叫Law of Large Numbers。因為這個定律,九大行星才得以井然有序地圍著太陽轉,何鴻燊才可以免費派叉燒飯,牛頓力學才不致被量子力學摧毁。

Law of Large Numbers說一件隨機的事件重覆好多好多次,結果很穩定。簡單來說,拎一億入葡京,一鋪過買大細的結果,跟分開一百萬次每次買一百蚊的結果相差很遠。後者,重覆一百萬次同一個隨機過程,好大機會是最終(唔計比人抽水同圍骰同老笠)拎番一億走;前者,就是兩億同清袋之別。同一個隨機的過程重覆很多次的話,大概的結果卻是可預知的。

這可以用作解悉投票行為。假如有一班人投票,目的是希望泛民能保住關鍵小數的地位,而對泛民個別的候選人沒有特別偏好時,隨機投票可能比配票容易。每個人都從泛民裏隨便一張名單,只要人夠多,每張名單的得票自然相近(如新界東,廿萬張選票均勻地分怖在五張名單上)。選配票之難,在於它所需之鉅大資源,也在於人類難以預測的行為;反而,在泛民在無辦法配票的情況下,人們各自各「隨機」,各候選人所得的票數卻能平均分配,無招勝有招,能得到超乎意料之外的結果。

......

發音不準
嗯。

發音不準是事實,但是樂此不疲地取笑他亦不見得上品。

配票
好想知道,建制派是如何執行配票。亦好想知道,聽聽話話按指示投票的人,是怎樣的。

Politics for Dummies
黑人說提出archive 各候選人4年前甚至8年前的政績對比,咁,其實亦回去 day one question,即:立法會議員,是做什麼的?

星期四, 9月 04, 2008

友誼

近來反反覆覆地看《吾妻十六歲》,一來電影委實好看──情節層次豐富而緊湊,劇本寫得非常好,二來我 fetal unhappiness 來襲,看喜劇可舒緩身心。

《吾妻十六歲》主角寶恩,由美少女文根英扮演。寶恩是一名高中生,她得罪了班主任,班主任於是出手報復,要她獨個兒完成禮堂的大壁畫。寶恩一人畫呀畫,她的好朋友同班同學惠媛看不過眼,便伸出援手,與寶恩一起努力。唸藝術的男主角愛護寶恩,喚來大學老死一同「潤筆」,終於化腐朽為神奇。

一晚我又在重看,麗口坐在我身旁,有感而發,說人生能獲兩臂插刀摯友,死而無撼。

Well,如此兩臂插刀的摯友,我真係有喎。

大玉!

大玉,你記得嗎?我 year four (去完 exchange 要多讀半年)時不是要幫 cuba 製作開放日的展板嗎?那天黃昏我打電話給已在中環熊貓基金上班的你,向你求救,你下班後二話不說便千里迢迢地趕過來百萬大道幫忙,陪我釘釘貼貼,陪我吃飯盒,然後回你港島東的家。

梁小姐!

梁 W S 同學,你記得嗎?中六我搞越之悅,禮堂果條用牛皮紙造既 banner 係你同馬同學幫手整架!!!!!!!!!!!!而 katso 呢,和你倆無關,不過你們因為我,犧牲課餘時間去挨義氣!

還有校慶前夕,我在輔導室一個人畫一個大校徽。學校那個死人校徽,構圖複雜到暈,一班美術了得的文科同學,見我咬牙切齒的,便出手相助。所以當校徽畫畢,我獨個兒在美術室用發熱線順著畫好的校徽圖切割托底的發泡膠時,我一點也不孤單。

念書時代的這些兩臂插刀,一起赴湯蹈火的回憶實在太多。追憶似水年華,因為此情難再。今天我們出來社會工作了,自己的份內公事當然沒有理由要朋友挨義氣,朋友在工作上遇到困難,亦不是你想幫手就適宜出手。所以年輕時真的要好好細味友情之無價,多為朋友付出(咁我當年有冇付出呢?咦?嘿!)。

奧運開幕那天,眾人團聚火鍋店給梁小姐慶生。十二個之中來了十一個,眾女喧嘩,興高采烈。我不好火鍋食物,亦討厭食店油煙,但那個晚上我非常歡愉。不單因為梁小姐,還為了與在坐各位或深或淺的友誼。十多年啊,這圈子得來不容易。對於大家一直把我當作一份子,我非常榮幸而喜悅(okok,我知我的脾氣呢,有時……嘿!)。

友誼永固。

星期一, 9月 01, 2008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